【金马56】《金都》获奈派克奖 塑造港片大陆人新形象

撰写:
撰写:

金马影展与亚洲电影促进联盟(Network for Promotion of Asia Cinema)合作的“奈派克(NETPAC)奖"于日前颁发,由入围第56届金马奖最佳新导演奖项的香港导演黄绮琳,获“亚洲最强新导演"殊荣。

《金都》导演黄绮琳(右)从知名导演李安(左)手中接过奈派克奖。(Facebook@金马影展TGHFF)

奈派克(NETPAC)奖是由亚洲电影促进联盟为促进亚洲电影的复兴与发展,在全球超过30个影展合作所设立的奖项。金马影展自2007年起增设此奖,本届奈派克奖入选影片包括《判决之后》、《别有墓地》、《床的噬界》、《狂徒》、《金都》、《菠萝蜜》、《漫画少女爱启蒙》、《噤声漫步》、《摆渡之歌》、《灵界回路》。

今(2019)年由资深影评人何思颖(香港)、李富楠(新加坡)、詹正德(台)三位评审,选出香港导演黄绮琳的《金都》为本届奈派克奖得主。评审赞赏影片中深刻描绘了婚姻制度如何影响现代女性和现代人的生活,不仅触及社会层面,也呈现了地区问题。

《金都》里,男主角Edward的一举一动吸引着观众的目光,是整部电影的一大亮点。由于Edward这个角色当初设计时,就是一位行为表现会比较夸张的人,因此选用舞台剧演员也刚好符合Edward的角色个性。黄绮琳受访时表示,当时选定由朱栢康来演Edward这个角色时,很多前辈建议她:“这个演员没看过、很冒险,爱情片应该找一个帅气的男演员。"但她觉得,这部是个写实的生活爱情片,男主角不需要找太帅的来演。黄绮琳根据长久的观察,觉得香港男生的特质很“小朋友",或许跟香港男生不用当兵有关,他们很享受被照顾的感觉。

会找邓丽欣饰演女主角阿芳,是因为港片女主角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由大陆女演员担纲,导致目前香港女演员有了断层,30多岁的女演员并不多。除了这个原因之外,黄绮琳表示邓和自己一样都是1980年后出生,同样都是出身小资家庭的香港在地人,诠释阿芳这个角色也有说服力,邓在电影里的表现相当有层次感且非常自然。

《金都》一改港片中大陆人的形象

至于片中的大陆人形象为何与过去港片中刻板塑造的大陆人形象不同,而有更丰富立体的面貌,黄绮琳表示这是过去在香港浸会大学念书时,所接触到的大陆同学的缩影。“他们真的充满理想且目标非常大,还懂很多一般香港人不知道的理论,因此把这些我个人的感受加到杨树伟这个角色身上。"而剧中的杨树伟最后选择留在福州,也是多数黄绮琳周遭的大陆同学、朋友的选择,“他们都在香港居留证与中国身分证之间来回摆荡",不过多数最后仍选择继续留在大陆发展。

《金都》不仅给予观众相当平易近人的男女主角,也跳脱以往港片,带给民众很不一样的大陆人形象。(台北金马影展官方网站)

不少民众好奇,片中出现福建省福州的景色与公安,黄绮琳究竟是如何克服困难申请到福州拍摄的呢?黄坦承由于非中港合拍的剧组在申请大陆的拍摄许可证上有非常大的难度,就算以外国名义申请也有重重的限制,加上经费不多预算有限,因此剧中所有与福州相关的场景都是在香港的沙头角搭景拍摄完成。“虽然电影要求风格写实,不过片中的福州风景并不是真的,现在的福州很发达与香港一样有许多高楼大厦,但是不这样拍,不太像香港人眼中的福州"。

会选择女性婚姻的题材,除了从小到大的生活在金都商场附近这个理由之外外,也与黄绮琳个人的经历也有关系。黄回忆,快30岁时,因为与男友交往、同居多年,被男友母亲疯狂催婚,令她对婚姻产生疑问,而这部电影也是想要找出这个问题的答案。黄绮琳回答,整部电影的真正重点不在于要不要结婚,而是女性找不找得到适合与自己相处的人。电影结尾并没有让阿芳做出“选择",黄表示电影剧本在完成时不被看好,因为没有让女主角选择,这在电影专业角度来说这个剧本并不完整,不能不告诉观众女主角的选择“但我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到另外一个结尾,所以电影的结局依然是这个样子。"至于未来是否有与中国大陆合资拍更大型剧情片的计划?黄绮琳表示,像《金都》这样的规模就好,目前正构思以香港人移民到日本的故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