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56】《魔鬼辩护人》:以一己之力对抗以色列的女律师

撰写:
撰写:

台湾金马影展今年迈入第56届,2019的金马影展首度与台湾司法院合作,开启司法与社会对话之门,并特别选在北、中、南三地放映。台湾民众长期对司法不信任,媒体也时常报导恐龙法官,司法改革近年也一再成为台湾的舆论热点。透过台湾金马司法影展可以看见金马企图透过电影,让社会从各个角度认识司法,并在每部片子后,举办讲座,让法律专家和民众一起对谈,谈论善恶、法律与正义。

Advocate,“主张”一词的英文,若当动词使用,则具“提倡”、“宣扬”、“拥护”之意,若当名词使用,则有“提倡”、“鼓吹者”之意,而这个英文单字即是纪录片中主角Lea Tsemel的最佳形容词。Advocate这部片在台湾是以《魔鬼辩护人》一词作为中文译名,而谈到“魔鬼辩护人”,在近年来重大刑案频繁发生的台湾来说,这名字就很直接令人想到替重刑犯辩护的律师们,而没错,这部纪录片的主角Lea Tsemel就是为重刑犯辩护的律师。

纪录片《魔鬼辩护人》的主角Lea Tsemel就是为重刑犯辩护的律师。(金马影展官网)

这部影片有两条轴线,一个是现在Lea 正处理的各种具政治争议性的刑事案件,一位13岁巴勒斯坦男孩遭控企图谋杀犹太人、另一位女性个案被控欲以自杀炸弹在公路上进行恐怖攻击,并以各式刑事案件的处理程序分段呈现Lea须面对的诉讼程序;另外一条则是回顾Lea为何“长成这样”,并以其家人的角度来看这位不屈于举国之力抨击的Lea,以及家人在其中面对的压力跟困境。

Lea Tsemel是一位以色列犹太人,其成长背景本应让她成为一位“根正苗红”的“爱国”以色列人,怎么之后反成为“恐怖分子”们的“争议”律师,而这当中就牵涉到与Lea出生、成长之际的时间轴同步,以色列建国运动、土地垦殖,是如何影响、甚至迫害在那生存的巴勒斯坦人,即第二条的成长背景线造就为巴勒斯坦运动者辩护的她,并推进第一条故事的前进。

面对自己的个案多遭控以“勇武”方式进行“抗争”,但Lea认为,占领原先巴勒斯坦土地的以色列公民是无权教导巴勒斯坦人要如何对其占领做出回应,也因为无法苟同以色列国族主义对巴勒斯坦人的压迫,Lea基本上将其一生投注在这些所谓“勇武”、“暴徒”的刑案辩护上,既让受指控者获得公平的审判机会,更想借此让社会知道为何这些人要拿自己的身体作为抗争工具,让舆论了解抗争者的“暴力动机”何在。

透过《魔鬼辩护人》这样的片子,台湾观众能够更了解司法。(金马影展官网)

而这部长达2小时的纪录片之所以吸引人,主要还是仰赖着这位以色列法律界“唐吉轲德”的个人坚持与人格魅力,才能让人边看着严肃的法律攻防,又不至于让人呼呼睡去,尤其是在屡次失败后更带着不屈不挠的态度继续为下一个个案战斗,那种乐观自信,或许犹如她自己在1999年受访时,除了说出那段震惊以色列公民的“以色列无权告诉巴勒斯坦如何斗争”之外,她更自信说众人应试图了解她,“因为我是未来”,而20年后,即便以巴和解的曙光尚未到来,但片尾的Lea Tsemel仍是继续为了个案的法律权奔波,毕竟要对抗这个社会、这个国家的不公不义,仅有继续努力一徒。

对于司法影展,司法院长许宗力表示,2017年司改国是会议后的这两年来,司法院致力于推动各项改革法案,希望深化与社会之间的对话,因此与金马影展合作“司法影展”单元,希望透过电影,让大家理解,司法要决断他人人生的走向,是何等困难的工作,并协助社会与司法的互相理解,拉近与民众间的距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