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56】如何隔绝政治纷扰 应回归电影本心

撰写:
撰写:

2019年台湾第56届金马奖于11月23日安然落幕,没有再出现与上一届最佳纪录片《我们的青春,在台湾》导演傅榆同等级的致词风波(“希望有一天我们的国家可以被当成一个真正独立的个体来看待”)。由于中国大陆今年禁止影人与作品来台参与金马奖,虽说无风不起浪,但也许当连可以搅起的“浪”都没有的话,起风也没有意义。

但这不代表“风”就从此不存在了。继6月第30届台湾金曲奖颁发特别贡献奖时,颁奖人任将达的一句“香港加油”之后,得到56届金马奖最佳动画短片的《金鱼》导演王登钰上台致词时也说:“现实竟然胜过动画的想象……香港现况令人非常的悲痛。”

随后,获得最佳原创歌曲的《光明之日》(《返校》)作曲人卢律铭也上台致词:“最后我想要将《光明之日》这首歌送给所有在香港坚持理想……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在你们的心中可以阳光普照,致自由。”

《返校》获得包括最佳原创歌曲在内的五个奖项,图为《返校》女主角王净。(洪嘉徽/多维新闻)

政治自扰人

由于去年的致词风波以及今年的大陆禁赛等,今年的金马奖一直受到许多电影以外的关注方向,连金马影展执委会主席、国际名导李安也在进场受访时说:“进场压力比去年大,希望出场时压力不要比去年大。”

尽管如此,如果标榜“开放、多元、自由”的金马奖尝试限制得奖人的发言-无论理由多么正当-对于形象也将是致命的。因此即使金马奖不想要沾染外界政治,但似乎也只能期待参与人的自律。

可是,例如最佳音效得主周震(《灼人秘密》)的致词说:“李丹枫老师没办法来,他微信我说……就不说了吧。”明明是不说了,又好像甚么都说了。那么这到底是有政治,还是没有政治呢?

最佳音效由《灼人秘密》的李丹楓、周震(左)、嚴唯甄(右)获得,后两者情同师徒,合作关系密切。(洪嘉徽/多维新闻)

就算官方人员再三对现场媒体耳提面命“今天与政治无关”,但当美联社记者向李安询问关于大陆影人的缺席时,李安也还是不疾不徐地回答:“金马奖张开双手欢迎全部华语人。”

如果说这是提问的美联社记者政治了,难道回答的李安导演也政治了吗?

无法回避只能面对

任何接触过李安的人都异口同声地说,李安是个和气的人,不管公开场合或是私底下都一样,但是他的内在精神异常地强大。

李安说:“政治的情形是我们不愿意见到,可是我们也必须面对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其实就算金马奖自1990年代转型为民间独立组织、并开放全球华语电影参赛,又何尝有哪一年真的能与政治完全隔绝。早在2002年,时任台湾总统陈水扁欲往金马奖颁奖典礼致词,就曾引起轩然大波;多年来也不时有台湾立委因为政治立场而扬言要删除来年的金马奖预算。

李安除了金马奖最佳导演,亦同时得过美国奥斯卡奖、英国电影学院奖以及金球奖,是电影史上唯一一人。(洪嘉徽/多维新闻)

树欲静而风不止的反面是:树大,自然招风。金马奖这棵树是大了,知名度高、代表性强,在镁光灯后面想指点手脚、火中取栗的人绝对不会少。今年“台独”走了,香港就来了;明年就算香港没有问题了,难保不会有其他的议题让得奖人发挥。

极端点说,如果今年金马奖真的没有任何一位得奖者有任何一丁点的政治性发言,恐怕反而会成为“金马奖私下被政治摸头”的谣言温床,对金马奖的杀伤力恐怕更高。

携手走出华语电影的新风貌

近年不时听到,金马奖若成为“台湾影坛奖”,将失去其价值的说法;但亦有说法指出,金马奖只要台下还坐着李安,就会有价值。李安本人则说,金马奖是一个大家庭,让全世界华语影人相濡以沫。或许就像本届最佳电影《阳光普照》中的描述,家庭也有黑暗、也有秘密,但始终是独一无二的家庭,值得所有人的珍惜。

金马奖开放全世界华语电影报名,最佳女主角杨雁雁是马来西亚华人,后主要往新加坡发展,本次是第二度获颁金马奖、第一座女主角奖。(洪嘉徽/多维新闻)

金马奖评审主席王童曾表示,华语电影应该走出属于华语的新风貌。事实上,近年华语电影彼此的合作-港台、陆台、陆港、新加玻与马来西亚等-已逐渐成为常态,也许金马奖颁奖典礼不可能禁绝政治言论,但要如何让“做电影”可以避开这些纷扰,更考验两岸话事人的智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