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选“共谍”飞舞 两岸何时走出冷战阴影

撰写:
撰写:

自称是中共间谍的男子王立强,当地时间11月23日在澳大利亚多家主流媒体透露中共特务系统对香港、台湾的操作。更于11月24日在澳大利亚第九频道(Nine Network)接受访问,自称在香港、台湾和澳大利亚从事渗透和绑架。他在访问中提到曾策划渗透香港的大学校园、参与香港铜锣湾书店的绑架事件等,并曾在台湾成立网军替台湾高雄市长韩国瑜助选。他更透露最新任务是干预台湾2020年总统大选。王立强的出现让台湾与国际舆论对于“中共介选”成为热门话题,民进党立委甚至乘胜追击,主张要加快推动《反渗透法》。

对此,中国大陆上海市公安局也十分迅速地于北京时间11月23日发出通告,指出王立强是诈欺案的在逃人员。并指出他于今(2019)年4月前往香港所持有的中共护照证件和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证件都是伪造的。在一来一往之下,又将王立强案件推向真假之辩,到底王立强是共谍还是诈欺犯?

中国裁判文书网找到一则在2016年10月发出,由福建光泽县人民法院对王立强的判决书。内容指称,王立强诈骗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1年3个月、缓刑1年6个月,并罚款1万元人民币。(翻摄自中国裁判文书网)

不过,对于王立强事件,曾出版《中共情报组织与间谍活动》一书、台湾中将退伍的军情局前副局长翁衍庆却表示,从王立强接受访问的内容可以轻易辨别,他根本不是中共谍报人员,因其对中共情报体系的了解非常薄弱,大概都是透过海外看台湾卫星电视得知的,他并列出王立强十大项不合理的说法。翁衍庆认为,王立强这样做其实是为了要在澳大利亚居留,因此宣称自己是政治犯,借此争取不被遣返。

对于日益延烧的“共谍”案,国民党于当地时间11月25日举行记者会,该党发言人王鸿薇(左)与军情局前副局长翁衍庆(中)及国民党不分区立委参选人陈以信(右),针对自称中国间谍的王立强案提出质疑,要求台湾国安和司法单位尽快查明真相,给民众交待。(中央社)

王立强的案子不免使人联想到早期两岸“反共义士”的热潮。自1949年国共内战后,国民党政府播迁来台,不断将台湾宣扬、标榜为“自由中国”,因此1960年到1989年的30年间,约有十多名中共飞行员驾驶战斗机投奔台湾这座“民主灯塔”。

其中最为人记忆深刻的是1965年,一架载着李才旺、廉保生与李显斌等三名共军的大陆飞机降落在台湾桃园基地。三人在当时的冷战反共氛围下,从大陆飞赴台湾是了不得的事,因此蒋介石政府随后将三人誉为“反共义士”,并颁发4,000两黄金作为奖励。直到现在,“4,000两黄金”的新闻与象征,仍留存老一辈台湾人的记忆里。

将时序拉回到今日,王立强自称共谍并透过澳大利亚媒体出面“投诚”。对此便有台湾网友戏谑地主张蔡英文政府应为王立强提供庇护,并让王立强来台发展反共事业,月领新台币9万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

王立强的共谍案搅动台湾社会太多的情绪,包括为什么王立强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出面“投诚”?为什么会选择澳大利亚媒体? 而再跳脱出来,从民众的角度看,进一步得问为什么“共谍案”会在台湾大选前成为一个话题?

姑且不论王立强在媒体的说法是真是假,但他在这个时间点制造这样的话题本身就是一种“介选”,让共谍案成为焦点热议,使得操作选举的意味变得浓厚。这也暗示两岸从未走出冷战格局,甚至在大国博弈越来越尖锐的时候,两岸对立的问题也更加被突显出来。

正如1960年代的“反共义士”可以创造投机、生存的空间。目前的两岸对立景况,同时也给许多有心人士创造了不少可操作的灰色地带,特别是在今日网络传媒的推波助澜之下,信息战成为另一种心灵喊话与立场站队的作战方法。

旧的时代过去,新时代来临,两岸关系改变的或许只是讯息传播运用的工具和手法,但冷战的格局从未褪去,在国际局势丕变的状态下,这种紧张关系反更容易被利用。如果台湾真如民进党或蔡英文所言,是一个民主选举的价值拥护地,对于这类问题还是应当更加警惕小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