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选”议题发酵 台湾的选举也开始迷失自我

撰写:
撰写:

一名自称叛逃澳大利亚的“中国特工”王立强向澳媒称,曾在香港、台湾等地为中共从事间谍和政治渗透活动。(翻摄自悉尼先驱晨报网)

日前,根据澳大利亚媒体报道指出,一名声称理想幻灭的“中国男特工”王立强,向澳大利亚当局托出大陆军情单位是如何“介入”香港、台湾政坛,其中包含砸下2亿美元投资台湾电视圈,企图影响台湾选举。

消息一出,犹如“原子弹”般的震撼台湾政坛。而蔡英文民进党当然顺势对“可疑性”极大的韩国瑜狂轰滥炸,直指大陆介选的影子越来越明显,呼吁台湾民众须戒慎恐惧,守护台湾民主、台湾选举制度。说穿了,潜台词就是“票投蔡英文”。

至于,这整起事件居于被动下风的韩国瑜不满表示,在抹黑他为黑道、菜虫、喝酒、玩女人、炒房地产后,现在又要抹红他拿中共的钱,并认为此消息是假造的核弹爆炸。他强调,“选举时若有拿中共一块钱,将请辞高雄市长,并立刻退出2020年台湾大选”。

大陆官方对王立强的说法有所回应,拿出相关文件称,王此前被以诈骗罪名起诉,判处有期徒刑1年3个月、缓刑1年6个月,并罚款1万元人民币。(翻摄自中国裁判文书网)

距离2020年台湾大选不剩50天的情况下,任何新闻事件都可能轻易左右台湾舆情风向。而看到台湾蓝绿之间为了“中共介选(介入选举)”一来一往的攻防,先不论这位自称“中国特工”的王立强说法真实性,“中共介选”的议题确实已在2020年的台湾大选中发酵。

平心而论,只要有“国际认证”主权纷争的地方,皆可观察大国势力“介入”的踪影。比方:乌克兰、摩洛哥与西撒哈拉、科索沃、高加索地区,甚至是澳大利亚在南太平洋小国的角色,无不可看到所谓的“大国势力”在这些地区的身影,求得一份国家利益。

所以,再回到台湾脉络上,位处国际地缘政上灰色地带的台湾,目前又正值中美贸易战火上,其内部选举常会引来各方注视,甚至在其背后运作。像是台湾总统参选人过去都有个“习惯”,都需要到美国参访,表面说词是要争取海外侨胞支持,但与美国官员会晤的真实情况,却也没公开向台湾社会说明。

再者,若要提及“介选”,台湾政府也是“五十步笑百步”。比方《多维TW》此前曾制作“台湾涉陆机构”专题,内文提及陈水扁任内期间,多次尝试运用这些机构接触、私下管道运作,提供资源给予日本、印度极右翼的政治人物,期望达到牵制北京的效果。也因此,讨论某某“介选”是谁对谁错,恐怕没有一翻两瞪眼的答案,毕竟都是为了己身利益,将选举导向各方势力想象的模样。

韩国瑜回应“共谍案”,指若有中共资助,即退出大选。(Facebook@韩国瑜)

所以回过头来看,若蔡英文真心认为“中华民国台湾”是个“国家”,且具有相当高的自主性,那为何有双重标准来看待境外势力的干涉?按理说,只要“非”台湾势力有意“介选”,都应该严加以对,何以仅仅“独厚”中国大陆呢?抑或在蔡英文眼中,台湾只是西方欧美国家的一个小跟班?再进一步来说,台湾选举也只有“台湾人”身份才具有投票资格,如今蔡英文民进党不断宣称“中共介选”,难道是担心北京迁移了几百万人头到台湾投票?

众所周知,“选举”只是用来实践民主的手段,最终目的是彰显人人共同追求“治理”、完善社会的各方制度意志的展现。然而,曾几何时沦作台湾政治人物的“口水秀”,而忽略了这个制度设计原本着眼于“ 治理”的本质。

选举,对于台湾人来说,是一份骄傲,但不应让“口水”和“恐惧”骑劫选举,不应让亦虚亦无的议题论述凌驾“治理”之上,应该要回到“民主”的初心,回到谁的政策有利于百姓生活,谁的人格操守可担当治国之者。当台湾朝向这般务实的政治理念,才不至于“丧权辱国”,继续糟蹋台湾的主体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