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外交官之死 到底谁是“元凶”

撰写:
撰写:

2018年9月,因日本遭受“燕子”台风(Super Typhoon Jebi)重创,并造成台湾旅客滞留关西机场,进而衍生出的网络谣言,导致台湾驻大阪办事处处长苏启诚轻生一案有了最新消息。

根据台湾台北地检署(简称北检)的公开资料显示,指台湾网络名人杨蕙如(绰号:卡神)借着日本关西机场因台风关闭事件,利用网军在网络论坛上轰“大阪驻日代表处的态度很恶劣”、“党国余孽”等语,意图操作网络风向,间接造成苏启诚轻生。目前,北检已于当地时间12月2日依犯侮辱公署罪嫌起诉杨蕙如与下线等人。

台湾网络名人杨蕙如因在社群媒体发文带风向,被台湾检警依侮辱公务员与公署罪起诉。(联合报)

事实上,当台外交官元苏启诚轻生消息一出,震惊台湾社会。对此,国民党台北市议员李明贤、新北市议员叶元之曾到台北市刑大告发网民“idcc”在网络对大阪办事处的不当辱骂,是造成苏轻生原因之一,认为该名网民涉嫌违反《社维法》妨碍社会安宁罪,要求警方查出这名网民身份,给社会大众一个交代。

尔后,经台湾检警调查,才有了现今重大发现。除了查出苏启诚轻生案,与昵称“idcc”帐号IP位址发文有关外,向上追查,还发现背后藏镜人竟是台湾网络名人杨蕙如。此外,台湾检方还发现杨蕙如透过通讯软件,创立了像是“高雄组”、“反统义勇军”等网军团体,并以每月1万元新台币(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为代价,向台湾网络平台发表特定文章并推上“高调”,企图带风向。

此时此刻,台外交官之死案重起,加上2020年台湾大选将至,当然吸引了台湾政坛的注目。尤其经过许多热心网民查证,发现杨蕙如引领的网军,经常转贴蔡英文、台湾行政院副院长陈其迈的发文。尽管民进党方面在第一时间撇清,但仍止不住外界质疑与绿营的关系。不过,台湾法院还未做最后的判决,相关评论都不宜轻易定罪于何人,只不过这起案件确实反映了台湾网络正遭受有心人士以及政治力量的“干扰”。

对于台外交官因网络舆论而轻生一事,台北市长柯文哲认为,任何人都应该谴责这样的操作方式。(Facebook@柯文哲)

事实上,随着网络科技发展,任何社会的大小事容易让民众加入及参与,但问题是,没有门坎限制的网络平台,时常让人轻易的为所欲为,“只要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更是预言了现今网络世代,也成为有心人士的工具。

以近期火红的“共谍案”来说,当王立强在澳大利亚肆无忌惮地说出“自认为”的情报,再拜科技所赐,迅速地在网络流传,只要被他点到名的政治人物,不论是非真假,已先被扣上一顶“红帽子”。再者,前台湾行政院长赖清德自宣布投入2020年台湾大选民进党初选后,随处可见“网军”攻击赖清德,甚至有意抹红一位自称“务实的台独工作者”,将他打成“中共同路人”。这一切在事后看来,多少给人荒谬之感,然而在舆论发烧的当下,社会情绪却相当容易被点燃。

现在,为了解决网络是非真假问题,各地政府无不绞尽脑汁来预防“假消息”的传递,避免造成社会动荡,或是防止民众因网络舆论而遭到伤害。然而问题的关键在于,政府抑或立法人士对于“假消息”的防治规定,及其出发立场常引人争议,因为这一条线的准则能不能适用所有人,或者只是专门应付“特定人士”,作为政治人物的打手,民众其实很难分辨清楚。

不过从杨蕙如的案子来看,网络固然有易亲近、易参与,以及高度社会连结的特质,也就是一旦有心人士运用资源来拢络善于操控网络的人,试图将舆论导向某一方,社会议题的多面向就会被掩盖、被遮蔽,呈现有心人士亟欲追求的效果。所以,当我们“滑动屏幕,知天下事”的行为时,或许可先盖上“无知之幕”(veil of ignorance),想一想、找一找、等一等,不让自己迷失在“后真相时代”的虚实消息之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