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言“撑香港” 台湾大选发酵又展露“渣男”本色

撰写:
撰写:

2020年台湾大选步入白热化,香港问题的发酵与操作,也反过头来逐步侵蚀台湾选举本质。自香港发生反修例活动后,台湾政坛屡屡用香港议题争取媒体曝光,多数时间言必“撑香港,要自由”。但矛盾的是,当台湾政治人物口口声声说要做香港靠山,鼓励香港青年们冲撞第一线时,台湾社会真的有能力负担这些示威者的行动代价,甚至是香港的未来吗?

蔡英文出席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青年论坛,强调香港示威者到台湾,现行法规都有保障。(Facebook@蔡英文)

当地时间12月5日,蔡英文出席了台湾青年论坛,席间有参与者询问:针对香港发生的反修例事件,台湾能否通过难民法或特殊法案协助香港示威者。对此,蔡英文回复,“这个阶段倒也不需要到难民法的阶段,《港澳条例》(全称:《香港澳门关系条例》)本身就提供足够的法律基础来处理”。

然而,实情并非蔡英文嘴上说说如此简单。根据台湾方面《香港澳门居民进入台湾地区及居留定居许可办法》第16条规定,港澳居民得需有“直系血亲或配偶在台湾设有户籍”、“具有专业技术能力并取得香港政府执业证书”、“在特殊领域之应用工程技术上有成就”、“在台湾地区有新台币600万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2美元)以上之投资”等16种合法方式,才能在台居留。

换言之,在这密密麻麻条文之中,却未有蔡英文政府口中所谓“人道救援”的适用办法。即便在《港澳条例》第18条内文里,有“对于因政治因素而致安全及自由受有紧急危害之香港或澳门居民,得提供必要之援助”的说法,但迄今仍未有港人循此条例进入台湾,或从中得到安置。

有台湾诈骗集团利用香港问题进行诈骗,台湾刑事局呼吁港人别上当。(台湾刑事局提供)

否则,台湾政党时代力量与“香港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就不会在12月3日大张旗鼓举办记者会,要求蔡英文政府赶紧将“难民法”列为优先法案,或是启动台湾《港澳条例》第18条修法,更不会传出有诈骗集团利用香港情势,说是预付港币5,000元(1元港币约合0.128美元)的手续费,就可轻松到台湾定居的消息。

换个角度来说,当香港持续陷入严重激化的情况下,台湾政坛诸位仍在网络平台上对香港表态,“自由的台湾,撑香港的自由”、对港人“将会以人道救援的方式,给予个案上的协助”等言论。在某种意义上,都可视为对香港示威者释放“让他们去冲,有台湾当后盾”的讯息。

黄之锋(右三)等人此前曾访台拜会民进党寻求支持,民进党表示香港是国际问题,必要时刻提供必要的协助与支持。图为民进党副秘书长林飞帆(右一)发言。(民进党提供)

但现实情况,台湾政治场域真的有能力、或是有必要当香港这场运动的后盾吗?当台湾政客鼓励这群示威者在第一线冲撞,台湾社会有做好准备帮香港年轻人承担后果了吗?台湾政府又如何给予香港年轻人一个安居乐业生活?

更进一步来说,真面临“人来了”,按理应该是“低调”的保护港人,如今时代力量却大方召开记者会,试图创造话题,实则无能为力,觊觎开拓选票空间;而蔡英文民进党依样疾呼“撑香港”,却拒绝了修法等要求。这般作为根本流露出典型“渣男”的特质,需要的时候当作宝,事后又不负责任,只想百般找理由开脱。

总而言之,香港问题确实成了此次2020年台湾大选的主旋律,蔡英文民进党以及光谱相近的政党政客无不争相抢夺这块豆腐,国民党政治人物也不乏对此有类似的表态。与此同时,就某部分香港人来说,由于在运动中迷失了自己,未察觉自己也变成了台湾政治争权夺利的工具。

但反过来问,台湾人真喜于“香港”作为选举主角?不然,掌握立法院多数席次优势的民进党,何不径自力推修法?因此,必须要了解的是,即便台湾民众对于香港反修例事件感到同理,且表现出高度关心,但无论台湾政坛或是社会都深知明白,一旦在香港问题上越过了红线,非但不一定对自己是利多,还可能擦枪走火,对于两岸关系甚至是台湾对外关系都不是好事。所以,于港于台,像台湾政治人物这般“渣男”的发言,听听之余,还是需要再多掂量掂量。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