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刺客”挑战蒋经国孙 蒋经国民主贡献再成话题


民进党籍台北市立委候选人吴怡农,日前在成立竞选总部致词时表示,小学时向同学说蒋经国害爸爸没工作,没想到多年后与蒋经国之孙(指国民党籍现任立委蒋万安)成为竞选对手。吴怡农父亲、台湾中研院社会所学者吴乃德接续于12月5日举办的"美丽岛40周年暨东亚民主化比较国际研讨会 "上,表示蒋经国是民主推手并不算错误,但如果没发生美丽岛事件,没有后续的内外事件给予压力,蒋经国会不会推动民主化,是很难推测的。

简言之,吴乃德认为台湾的民主化,是在内外环境的压力下,迫使蒋经国必须开启民主化的起点,若没有内外环境的压力,蒋经国是否甘愿放弃威权统治,孰难得知。

面对选民结构向来蓝大于绿的台北市,民进党推派同样是青壮派的吴怡农担任刺客,挑战区域现任立委蒋万安。(洪嘉徽/多维新闻)

一般而言,学界多将蒋经国开启民主化的起点,设定在1985年8月16日蒋经国在接受美国《时代》杂志专访之时的一段谈话,蒋经国当时表示,台湾领袖将依法选举产生,从未考虑由蒋家人士继任。这段话意味着,蒋家自此不再承父辈之庇荫,“类”世袭式的接班,台湾也自此不再受蒋家统治。在此前,1984年10月15日发生举世震惊的江南案,使蒋家遭受国际社会的挞伐。江南案加上美丽岛事件,是否为促使蒋经国决定民主化的内外因素,后世无从得知。

但,如果跳脱政治框架,从宏观的经济角度检视台湾民主化之原因,台湾的民主化或许是大势所趋。

根据现代化理论的基本假设,经济是促成威权国家民主化的重要因素。经济是否发展到足以促成威权国家民主化的指标,一般而言会设在人均GDP 5,000美元,称为5,000美元民主门坎,5,000美元亦是中等收入国家之门坎。以此作为分水岭,当人均GDP跨过5,000美元之时,民主会是一个可能的选项,原因在于人均GDP到达5,000美元的国家,已经进入中等收入国家之列外,仍有经济发展的动力及潜力,经济方面亦已经足以支撑民主制度的运作,国家之内的中产阶级变多,教育水平提升,足以起到有效监督政府的作用。

而蒋经国接受美国《时代》杂志专访时,时值1985年台湾的人均GDP为3,368美元,已在中等收入国家的边缘。1987年台湾解严,台湾的人均GDP亦在此时来到5,397美元,正式进入中等收入国家之列。除了台湾之外,巴西与俄罗斯同样是经济促成民主转型的例子,巴西出现民主转型的时间点约为1980年代,巴西于当时的人均GDP约为 6,500 美元,俄罗斯约于1990年代,亦即苏联解体后,人均GDP约为 7,000 美元,前述两国亦是于成为中等收入国家之后,开始民主转型。

此外,蒋经国的民主化决定保全国民党存活至今,若是从后世的角度来看,非自愿民主化的”旧威权体制的执政党”几乎都在民主化的浪潮中,直接消失在历史舞台或者是政党转型后于选举失利,丧失原有的政治势力,始自1989年的东欧民主化(又称”苏东波”)便是例证。

由此观之,蒋经国究竟是否为促成台湾民主化的始祖?抑或是时值已达民主化门坎的浪潮,蒋经国只是单纯的顺应潮流,为台湾后续的民主化推了一把?至少从经济的层面来看,蒋经国的角色似乎更像是后者。有趣的是,在本次的台湾大选中,鲜少评论蒋经国功过的民进党人,用了有别于过去“打老蒋不打小蒋”的策略,又因为吴怡农非常巧合的对上蒋经国之孙蒋万安,出言说了几句父亲的过去,让过去历史的恩怨情仇重新浮上台面,蒋经国对于台湾民主化功绩之有无再度成为讨论热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