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四中之后 国台办首次发文严正驳斥美国

撰寫:
撰寫:

当时时间2019年12月12日,中国大陆国台办主任刘结一在《人民日报》发表题为《坚定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的署名文章,而这是继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后,国台办首次系统地性对台湾问题发声,或可称其为“新时代的对台工作”。

如果深入分析刘结一的文章,可以发现《决定》中的民族伟大复兴的最终目标,即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强国”其实就是解决台湾问题的终点,亦即“台湾问题因民族弱乱而产生,必将随着民族复兴而终结”。

但如何理解“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则显得十分抽象,但从现有的讯息可以得知,它必然是一个在“三个自信”上添加第四个自信,即富有“文化自信”的文化强国。

另一个理解“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面向,可以从中国共产党对于中国近现代的历史发展描述来看,中国从建国以来经历“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三个阶段,也可以被理解成中国社会在经历停止“挨打、挨饿和挨骂”的不断发展过程。

此外,中共的十九大中提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进入新时代,而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因此可以想像的是,所谓“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便是在不断解决这类社会矛盾下所建立的新社会制度。

虽然“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在刘结一的喊话中显得十分抽象,但其实可以举个例子来说明。台湾有些人会希望美国接收台湾成为“第51州”,无非便是认为美国是个“现代化强国”,换句话说,其实只要中国够强,变成让台湾大多数民众都想移民甚至偷渡的地方,那么所谓的台湾问题便迎刃而解。当然,这个说法比较简化,实际上还得考虑中美大国博奕的地缘政治和外在因素。

而刘结一的文章还有另一个重点是关注两岸议题的人不能忽略的,即他重申“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做为中共解决台湾问题的基本方针。

他在此时重提“和平统一”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这马上令人联想到近期美国在台协会前主席薄瑞光(Raymond F. Burghardt)在12月2日称“两岸和平统一无望”的说法,而这也隐然成为两岸民众间的“窗户纸”。换句话说,相较于中共不断强调的“和平统一”,两岸民间更倾向相信“武力统一”才是北京解决台湾问题的实际方案。

中国国台办于12月11日举行“26条措施”政策解读的专题记者会,第一场侧重涉及台湾企业的相关内容,而未来将于12月25日举办第二场,将偏重有关台湾民众的措施。

11日记者会的亮点是邀请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外资司郑持平副司长,科学技术部港澳台办公室徐捷副主任,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标准创新司李玉冰副司长,以及国务院台办经济局陈斌华副局长,共同介绍“26条措施”中涉及为台湾企业提供同等待遇的13条措施。虽然四位官员的级别仅是副厅级,但他们是对台具体工作的执行者,因此记者会没有予人有政令宣导的感觉,而更像是年度计划的总报告。

而如果将刘结一的文章放在“26条措施”记者会的大脉络下,可以更加突显北京力推“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决心和实际作为。对于北京来说,外媒或西方政府官员如何看待中国的发展(例如近期的新疆问题)或对台工作,并不能停留在“口水战”的层次,而是必须拿出实质成效才能“杜攸攸之口”。

而北京的对台工作也必须让大陆民众相信,“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基本方针已经在推动也势在必行,所谓的“和统无望论”只会加化两岸民间的对立和仇视,而这将使得两岸民心越离越远,将使得北京的对台工作难上加难,而这才是西方外部势力或岛内台独所乐见的局面。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