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夺9命的佛堂纵火案所烧出的台湾社会难题

撰写:
撰写:

12月14日,台湾南部玉井地区发生一处宗教道场遭人纵火的悲剧,恶火夺走7条宝贵的生命,震惊台湾社会。纵火者为21岁的曾姓青年,家境优渥,父为医师、母为教师,不过因情绪问题,国中毕业后就无继续升学,而年纪轻轻的他已前科累累,除有家暴纪录,也曾有“思觉失调”(俗称精神分裂)等相关就医纪录,是当地警方和民众眼中的头痛人物,曾男日前也才因向母亲讨钱未果,而闹出自杀,并发生抢夺员警配枪的失序行为。

纵火的21岁曾男(中)在案发当天就已遭警方逮捕。据悉,曾男长期有情绪方面的问题,并有思觉失调(俗称精神分裂)的就医纪录。(中央社)

据了解,涉案的曾男过去曾经在一名台南少年法庭的谢姓法官引介下,来到其纵火的道场接受教化,但历经一年多的时间,由于曾男与其他道场成员相处不融洽,离开道场后又想回去道场,但道场负责人认为曾男“六亲不认,连父母都想杀”难以教化,所以拒绝其回归道场。而曾男就在一年多前撂下狠话称“要来道场放火”,不料竟一语成谶。

此外,该纵火案一个令社会深感错愕、悲痛的地方,还包括命运捉弄下的恶戏安排。在大火中丧命的7人中,有一家三口就是曾经辅导曾男,并送其去该道场接受教化,平时就相当关心“问题少年”的谢姓法官胞弟一家人。

虽然目前尚无法断定曾姓男子的纵火,是否与其患有“思觉失调”的精神疾病有关。不过,可以断言的是,这把大火无疑烧出台湾社会安全体系对于这类“令人头痛”的身心受害者的“无能为力”。

对此纵火案的发生,台湾精神科医师李俊宏就沈痛指出,一个受辅导的问题少年,竟会需要去宗教收容场所,这背后就显现台湾社会安全体系出了问题。其质问到:“难道台湾已经到要靠宗教来拯救少年虞犯的地步吗?”

台湾社会安全体系的破网要怎么补,涉及的层面可说是既深且广,因为社会安全的破洞,它一方面是直接反映台湾对精神病患照护资源的不足,以及对精神病罪犯矫正机制的不健全,而难以助人摆脱绝望,有重新融入社会的可能。另一方面,它同时也与一个社会的社会文化跟经济分配结构,有着相当程度的关联,例如有相关研究就指出,一个较为平等、和谐的社会,思觉失调者的患者就比较不会伤害人。

这场夺命恶火的发生,留下太多值得为台湾社会和为政者所深思,并亟需解决的问题,包括是怎么样社会、家庭成因才导致一个年轻人变得麻木不仁?而社会安全网又为何没能防止其失足下坠?

如同2019年在台湾热播的电视剧《我们与恶的距离》所欲探问的社会课题:“我们都是好人,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子,老天爷到底要我们学什么?”假如台湾社会不能从这场恶火悲剧反思学习,未来人们恐怕只能眼睁睁看着饱受身心之苦的病患,可能在“一念无明”下成为罪犯的社会悲剧一再重演,除了喟叹天地不仁外,就只能咒骂杀人者的冷血无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