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平均数诡计 台湾政治人物需直面的中位数“薪情”

撰写:
撰写:

台湾长期以来,政治人物在谈论经济时,总会以“GDP是否成长”的数据来说明一切,而在讨论薪资时,最常被拿来说嘴的就是“平均薪资是否增长”,所以时常可见的现象就是,当政府发布平均薪资“再创新高”的新闻时,总难引发民众的共鸣,甚至会遭质疑数据是否造假。

蔡英文2016年竞选台湾总统时,曾批评马英九执政的成绩是利用选择性的经济数据遮掩现实,并引以为戒的说绝对不要“只见数字,不见人民”,但执政后的蔡英文却成为自己曾经厌恶的“数字总统”。

回顾蔡政府执政3年多来,其已不止一次利用“平均数”薪资来说明台湾的“好薪情”。例如2018年时任臺湾行政院长的赖清德就曾因高调宣称台湾劳工平均月薪有新台币5万元(1新台币约合0.03美元),引起巨大民怨,身处低薪困境的青年,还曾以反讽的方式至官署抗议:“对不起,是我拉低了平均数!”

2018年时任台湾行政院院长的赖清德多次以“平均薪资”来指涉台湾劳工的“好薪情”,引来社运青年集结于官署前用嘲讽的方式抗议:“对不起,是我拉低平均薪资!”(蔡苡柔/多维新闻)

由于现实世界从来就不是一个“平均”的世界,特别是随着薪资、收入差距的扩大,薪资平均数容易受到少数高薪者的影响,早就不适合用来反映多数劳工的“薪情”。

随着年度“薪资中位数”统计的调查结果出炉,这个显少为政治人物高声议论的统计指标,实则有助解开为什麽人们会对屡屡创新高的平均薪资却无感的原因。

无怪乎,前美国经济分析局长(1995年5月至2014年5月)兰德菲尔德(Steve Landefeld)会说:“由于中位数的政治敏感性,其诉说的故事可能会让一些政治人物不舒服。”

根据台湾行政院主计总处在2019年12月19日最新公佈的“2018年薪资中位数及分佈统计结果”显示:2018年台湾工业及服务业受雇员工全年“总薪资”(包含奖金和加班费等非经常性薪资)的“平均数”,月均虽有新台币5.2万元(年薪新台币62.9万元),但“中位数”的月均却只有4.1万元(年薪新台币49万元)。

这也就意味着,全台湾有一半的受雇者,近400万人的薪资,他们的平均月收入未达新台币4.1万元。而在薪资分佈的情况也显示:有近七成受雇者,约540万人的薪资未达新台币5.2万元“平均数”的标准。

此份薪资“中位数”的资料,明白地揭开了为什麽多数民众,始终无法对于执政者乐于宣称的“创新高平均薪资”产生共鸣。

对于这份官方最新发佈的“中位数薪资”统计,虽然有特定媒体在报道标题上,侧重强调2018年的“薪资中位数增幅创6年新高”,但这样的“解读”却有碍于人们理解受雇者的“薪情”出了什麽问题。

因为“魔鬼藏在细节中”,儘管从名目薪资和增幅来看,2018年的中位数薪资的确创下了新高的纪录,但更值得被侧重,并纳为主政者反思施政的参考数据却是:台湾的薪资中位数偏离平均数的程度,以及薪资中位数群体(第五分界点)与高薪群体(第九分界点)的所得差距,双双也都创下了“新高”的纪录,同时就薪资分佈的表现而言,薪资未达平均数的比重也增加至67%。毕竟这相当程度就反映出,台湾的所得分佈日益不均,以及多数人的所得往中、低薪集中的趋势。

当仅有少数行业别的少数受雇者薪资有明显的增长,但多数受雇者薪资未能受惠于经济增长果实的情况下,台湾社会近年出现了严重的“相对剥夺感”与“仇富”心理就不让人意外了。

诚如蔡英文在2016年所言,假如政治人物只是想以数字蒙混、遮掩问题,反而忽略人民真实的感受,“那样的政府,就会是令人失望的政府”。然而,过去3年来,人们却不见蔡政府勇于直面薪资中位数的真相,只见其以薪资平均数混淆视听。

然而唯有正确认知问题,才有改变的可能。面对台湾的低薪困局,未来台湾需要的绝非是另一个“数字总统”和“令人失望的政府”,而是一个能直面“中位数”真相,并有能力壮大台湾产业发展,并重构当前这个“经济增长,人民无感”分配结构的领导人和有为的政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