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选】郭台铭仍在双重押宝 选后动向呼之欲出

撰写:
撰写:

现已没有任何政治职位与政党身分的鸿海集团前董事长郭台铭,在宣布不参与联署竞选总统后100多天,仍在台湾政坛持续享有一定的曝光度与媒体声量,这违反常理的发展,显示在选情不明朗的结构下,蓝营内外都对未来抱有相当大的不确定性,才会一直有避险需求的关注度投射在郭台铭身上。

而郭台铭也确实花费许多时间经营他的政治声量、维系政治生命,不仅此前与王金平、柯文哲密切合作,而后当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决定参选总统时,也跟亲民党搭上了线。郭台铭9月退出国民党后,利用民众党柯文哲、亲民党宋楚瑜的政党载具,以及自己“中华民国派”形象,在两党推出的不分区名单中安插自己的人马,“无党一身轻”的郭台铭形塑一种极为特殊的政治参与模式。

郭台铭在台湾政坛能够维系声量,部分原因也在于蓝营内部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洪嘉徽/多维新闻)

继12月17日与民进党籍立委候选人高嘉瑜接触后,郭台铭原定的副手人选黄健庭也在12月22日与高嘉瑜对手、国民党籍李彦秀见面,强调李彦秀跟郭台铭理念相合,显示郭台铭仍在延续双面押宝的作为。藉由双面押宝,其实也维系了郭台铭的政治声望,因为这是一种由供给创造出需求的政治操作,高嘉瑜的例子即说明了其效果。

而近期的发展不断变化,郭台铭这种选前政治参与模式的保存期限也越来越近,这种模式“到期”之后,郭台铭究竟会如何走,也颇值得观察。

对候选人力挺、站台的政治支持,如何在选后能化为政治影响力,是郭台铭目前最大的罩门。因为在台湾政坛,选后过河拆桥的例子屡见不鲜,而且郭台铭推出那么多“郭家军”与“郭家盟军”,只有两位参选区域立委,其他都是登记在民众党、亲民党之下、以不分区名义参选,他们若当选不分区立委,按照《公职人员选举罢免法》规定,不能变换政党,因为一旦丧失原有党籍,就会丧失当选资格。选后,特别是党意与郭意扞格时,郭台铭人马要维系立委资格,就必须受党纪约束。

如此一来,郭台铭的政治势力,会不会在选后形同竹篮子打水,沦为一场空呢?

关键在于69岁的郭台铭对2020年大选后的盘算。我们如果拨开郭台铭的政治理念与政策,单纯看他的政治布局,以及他口中说出的参与政治运作的话语,则他近日的一段话,就相当值得关注。

近日,面对台湾媒体询问自己似乎被捧为蓝营“新共主”,郭台铭表示,请大家回想他第一次进国民党中央党部所讲的话,“国民党一定要重生、重新改造”、要“置之死地而后生”。睽违许久,郭台铭终于再度说出对国民党党务改革的殷切盼望,而党务改革议题,不论选举输赢,无疑都会是选后国民党的一项焦点,这是郭台铭参与选后布局的最大可能性之所在。

郭台铭有意于选后党务改革,其实也早有痕迹。例如,他与国民党主席吴敦义始终保持距离、就算见面也不怎么热络;而此前同样支持党务改革的韩国瑜,在12月9日表示“未来国政的工作我们一定要全力冲刺,党务我想可以暂缓一下下”,显然有将其优先次序往后挪的态势,郭台铭此时一席话,又与吴、韩二人做出清楚的区隔。

现任国民党吴敦义,2017年就任至今,并没有为国民党带来新气象,更没办法吸引多数青壮年群体的支持。(洪嘉徽/多维新闻)

国民党在历史上经过多次改组与改造,但是近年来不论怎么改,都无法摆脱老人政治、主席独大的局面;此次国民党不分区安全名单接近 60岁,让不少人瞠目结舌,也让国民党内中壮年再次浮现不满声音;而能够主导党务的群众基础是党员,虽有88万人之多,但因为该党理念不清、招募不易,年龄偏高的党员并无法反映社会人口结构,扭曲结构的党员选出的党干部,也与社会脱节。

从内部改造国民党,难度自是极高,而期盼国民党“大破大立”重生的郭台铭,将所属人马派遣至民众党、亲民党,或许是想要藉外力来对国民党施加影响,但是在名不正言不顺之下,想必会困难重重;无论如何,郭台铭若要持续参与政治,“党籍”绝对是不能回避的议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