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选】如果民进党再一次完全执政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蔡英文执政后让民进党“整碗捧去”,成了她“胜选谈话”最大讽刺。(洪嘉徽/多维新闻)

这是台湾第一次的国会政党轮替。我们身上的责任,比以前沉重。我再一次强调,民进党不会整碗捧去。我们会继续开放民进党,努力倾听那些没有进入国会的声音。同时,我们也会和包括国民党、亲民党和时代力量在内的所有政党,一起为了改革全力以赴

上述那段谈话,是蔡英文于2016年1月16日率领民进党赢得台湾总统选举及第一次立法院单独过半席次时“胜选演说”中的一段,在这个感人段落之前,蔡英文强调“改革绝对不能剩一半”,之后即是她在胜选后对民进党公职人员下达“谦卑、谦卑、再谦卑”,这个后来屡被提及的“第一个命令”。

日本前驻台湾代表沼田干夫于东京时间12月22日接受“李登辉之友会”邀请发表专题演说,对2020年台湾选举发表预测时提出“示警”,指民进党可能在选后无去维持立法院过半席次优势,就算蔡英文顺利连任,若国会席次未过半,就要考虑“政策能执行到什么样的程度”的问题。

沼田干夫被台湾外交部长吴钊夑称之为“大哥哥”,发表演说的地点又在东京“李登辉之友会”,其发言示警的“关爱之情”,除了他个人的“私谊”,也是为了“日本利益”,对日本来说,蔡英文连任可以确保两岸保持政治对抗,有利安倍政权对北京“政、经分离”,还可以确认“亲日”立场不致产生变化。

不过,对于台湾来说,对照蔡英文于2016年的“胜选谈话”及民进党四年“完全执政”贯彻“党意”的“政绩”,就可以理解,为何“千杯、千杯、再千杯”会戏谑的成为讽刺蔡英文执政成果的网路用语。

看看民进党利用台湾立法院的“多数民意”做了些什么?一言以蔽之,民进党将原应该是“例外”,且须经过朝野协商同意的“迳付二读”,变成动辄在立法院院会以表决战辗压少数党、“少数意见”的新常态;让蔡英文可以指定期限“命令”立法院通过“国安五法”、“反渗透法”,甚至是其上任之初“一例一休”的一修再修,以及为国民党量身订做的《党产条例》、《促转条例》等等,根本性的丧失了“监督、制衡”的功能,坊间称民进党席次过半的立法院为台湾总统府“立法局”,其来有自。

此外,透过代表“多数民意”的立法院,民进党掌控的立法院行使同意权投票,使得立场“偏绿”的台湾司法院大法官及监察院监察委员尽数过关,使得应该“独立行使职权”的司法院与监察院,沦为“绿色价值观”的附属。

其中的代表人物,监察委员陈师孟“挺扁”不遗余力,上台后即声言要“清算、斗争”不符合“绿色”意识型态的法官,连原本至少要“装装样子”的监委都已经如此明目张胆,也无怪乎前有促转会副主委张天钦自比为“东厂”,眼下有内政部次长陈宗彦不顾行政中立要求,公开教导新住民“宁可投废票,也不要浪费选票”的“反民主”行为。

尤为可笑的是“贪污犯”陈水扁保外就医,却屡屡公然挑战“不能参与政治”红线,视司法威严于无物,也难怪蔡英文至今不再提起她上任时念兹在兹的“司法改革”了,或许,对她来说,只要司法院大法官与监察委员不成为她施政的制肘,就已是“改革有成”。

简而言之,民进党过去四年的完全执政,的确就是“整碗捧去”,套句陈水扁的名言“我当选总统算我好运,不然你要怎么样?”,对蔡英文与民进党来说,“我完全执政算我好运,不然你要怎么样?”。

问题不在于“完全执政”,而在于蔡英文与民进党政府“说一套,做一套”,没有实践她自己“自认为很左派”的竞选承诺,如果有,民进党何以会迎来2018年九合一选举的大败及极其坎坷的连任路程,更遑论屡屡“自爆”的韩国瑜,还可以大言夸夸的以“民心”自居,以一句“重设特侦组”就引起如此广泛讨论,成为“下架蔡英文”口号的重要支撑。

沼田干夫的“示警”,毫无疑问是忧心蔡英文对日输台特定农特产品主动调降关税、警告台湾渔民前往钓鱼台海域作业“风险很高”的“亲日”政策无法被落实。台湾人民应该想一想,民进党以“多数民意”落实了哪些政策?,除了“民进党”的声音,可曾“倾听”过其他政党的声音?可曾谦卑面对“公民投票”的最高民意?自己的生活是否因此变得更加美好?

深思过后,慎用自己的权力,决定要不要让民进党再一次“完全执政”四年,然后,所有台湾人民要共同承担这个决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