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选】韩国瑜喊打老虎 台湾人期待包青天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大选进入最后倒数,各阵营间的进攻目标也越发明确。民调暂且落后的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韩国瑜曾于首场政见发表会上痛批,民进党在蔡英文的领导下贪污腐败、满朝酬庸,蔡政府却仍坚持废除特侦组为贪官污吏开路。若他未来当选总统,势必重新成立特侦组展开调查。在之后的辅选中,韩国瑜也再次强调重组特侦组的决心,显然“恢复特侦组、全民抓贪腐”,已成为韩阵营现在的选举主轴之一。然而特侦组究竟是什么神丹妙药,乃至成为韩国瑜紧抓不放的议题,甚至连国民党立委都不惜喊出“选上后若未成立特侦组,我就跪在妈祖庙前三天三夜”?对台湾选民而言,成不成立特侦组真的有感吗?

特侦组全名“最高法院检察署特别侦查组”,其前身是2000年台湾高等检察署为了加强查缉官商勾结、贪渎舞弊等重大案件,依据台行政院“扫除黑金行动方案”所组成的临时编制单位。直到2006年台立法院通过《法院组织法》第63条之1后,“特别侦查组”才于2007年正式成立,成为隶属于最高检察署麾下的正式机构。至于特侦组与一般检察官的权责有何不同?根据《法院组织法》规定,特侦组主要负责侦办涉及总统、副总统、院长、部会首长或上将阶级的贪渎案件,有关贿选舞弊、重大经济犯罪及贪渎案件,同样是特侦组的职权范围。特侦组的人员组成及办案过程都由检察总长亲自任命指挥,且特侦组检察官不受管辖区域限制,若有必要还可借调相关人员协助调查。

韩国瑜近日多次在造势场合上重申恢复特侦组侦查弊案。(洪嘉徽/多维新闻)

之所以额外成立一个独立于检察体系的特侦组,原意是担心面对政府高层的贪污索贿案件,一般检察体系不论面对行政部门压力、派系考虑、错综复杂的政治角力等因素,恐都令地方检察官侦办时绑手绑脚。且地方检察官平时业务繁杂,其原有案件量便足以令其分身乏术,将重大案件交由检察总长亲自调动指挥的特侦组察办,或许更专心致志、无所顾忌。可以说,特侦组成立的时代背景,是基于台湾民众对贪污腐败的痛恨所催生。但讽刺的是,这个为了对抗黑金政治而将权力集中的特殊设计,却也在卷入政治漩涡之后黯然退场。特侦组存在的时期确实侦办了不少重大案件,例如行政院秘书长林益世收贿案、陈水扁洗钱案、国务机要费案等等。但由于特侦组起诉的案件法院定罪率不高,且权责界线不明,除了总有“滥权侦查”的争议之外,更有特侦组检察官在查办扁案时表示“办不出来就下台一鞠躬”,而引发外界对特侦组“选择性办案”、“政治打手”的批评声浪。

韩国瑜表示,民众心中都有一个包青天,期待清廉的政治。(VCG)

到了2013年9月,特侦组监听到时任立法院长王金平与民进党党鞭柯建铭的电话,疑似有司法关说之嫌,并由当时的检察总长黄世铭亲自向时任总统马英九报告此事,引爆后来的“马王政争”。几个月后又爆出高检署检察官及立法院受特侦组监听,蓝绿政治人物对此纷纷表达强烈不满,国民党立委甚至痛批特侦组是“东厂复辟”、“白色恐怖”,特侦组也在一片质疑声浪之下,于2016年蔡政府执政后宣布解散。为满足大众“打老虎”期望而生,最终又被外界视为“老虎”而死,特侦组特殊的历史背景与义涵,注定了它在“打贪”与“东厂”间饱受争议的角色。然而外界能看到的是,台湾政治的贪污腐弊、肥猫酬庸并未因特侦组的存废而有所改变。韩国瑜之所以在此时提出“恢复特侦组”,也是意在凸显蔡政府这三年来诸如庆富诈贷案、兆丰金案、私烟案、300万现金的行李箱等事件,显然与民众心中的廉能政府有段不小的落差,这也确实打中民进党痛脚,唤起民众对民进党贪污腐败的记忆。重新再立特侦组或许是韩国瑜的一剂选举大补丸,但不会是杜绝舞弊的仙丹妙药。或许就如韩国瑜所说,人人心中都有一个包青天,期待他能明察秋毫、铲奸除恶,但包青天终究只是传说,事实上不论检察官也好、特侦组也罢,只要政治人物没有相对应的政治操守,贪腐必定层出不穷。特侦组之所以会在此时重燃话题,也只是反应出普罗大众对现实不公的心有所感罢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