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林郑不受欢迎人物 台政客又把香港当民主遮羞布

撰写:
撰写:

台湾高雄市议会于当地时间12月23日本会期结束前,通过由民进党、时代力量等跨党派议员的提案,指香港自发生反修例事件以来,其特首林郑月娥用警察压制示威民众,使用武力不符比例,已触犯香港人的权益。同时强调,“高雄是人权城市,提案要求市府把林郑月娥列为高雄市不受欢迎人物,彰显人权价值”。

从台湾政坛近期对香港“热心”的喊话,再看到此次高雄市议员们的提案,可说代表了“台湾最美丽的风景是人”。但是,这些被包裹在一起的“台湾人情味”,其实未必符合现今台湾民众对民主政治与议员工作的期许。而且这些喊话和提案究竟剑指何方,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实在不必用林郑或台湾蓝绿来遮遮掩演,反而让台湾民主本质性的问题被晾在一旁。

高雄市议会通过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列为不受欢迎人物提案。图为提案人时代力量高雄市议员黄捷(左)、林于凯(右)。(中央社)

事实上,自香港“反修例”运动开展至今,台湾从蔡英文以降,民进党政府已不知道说出多少次“台湾撑香港”、“今日香港,明日台湾”等口号。然而,针对香港部分公民团体、社运人士以及年轻学子希望台湾能够订立类似《难民法》的专法,让参与示威的港人能借此赴台寻求庇护,得到的官方回应,却多是“《港澳条例》、《香港澳门居民进入台湾地区及居留定居许可办法》已提供足够的法律基础协助”等制式答案。

但是,这种打高空、模棱两可的论述,对这些参加反修例的港人而言,其实毫无实质效益。甚至,如真要出外探访台湾社会的舆论,多数声音也不完全认同台湾需要为了香港而推动《难民法》或是《港澳条例》的修法。

再者,近期蔡英文与民进党中央的言词,悄悄地鲜少提及香港问题。由此可判断,这些玩弄“亡国感”的政治人物们内心其实很清楚,若在2020年台湾大选的赛末点持续吃香港豆腐,恐怕引火自焚,招致台湾社会的反弹。毕竟,这些台湾政客只是乘着舆论打出“抗中”大旗,如实际要求他们有所作为,反倒像是缩头乌龟,凑足百般理由搪塞。

由“Wecare高雄”等团体单位共同发起的“罢韩”大游行,当地时间12月21日在高雄登场,其中有“撑香港”大队,备受外界关注。(中央社)

那么,回头来看高雄市议员的提案,标题为“建请高雄市政府将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列为高雄市不受欢迎人物”,理由是林郑月娥为首的港府,针对“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参与者,动用警察压制示威民众;向和平示威者发射催泪弹、布袋弹、橡胶子弹及水炮,使用武力不符合比例原则,更被指控阻碍医护人员救护及记者采访等。而作为一座人权都市的高雄,不能容许林郑月娥的作为,并要求高雄市政府将其列为“不欢迎人物”。

坦白来说,光是以“高雄市”议员的头衔提案指涉“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放在《中华民国宪法》体制来看,就令人充满了牛头不对马嘴的错乱感。毕竟,当前台湾和香港的关系,是依《香港澳门关系条例》的规范来办理,属台湾政府较高层级的大陆委员会职权,非地方高雄市政府的权限。此前,就连韩国瑜到访中国大陆、港澳地区,台陆委会也都有发表相关说明,督请“高雄市长”韩国瑜切勿触及“中央职权”。

更进一步而言,这些市议员似乎将高雄市议会,自比为此前推动“涉台、涉港、涉疆、涉藏”相关法案的美国国会。但毕竟别人是“美国国会”,其动机是奠基于中美大国博弈。而台湾政府辖下的高雄市民意代表机关,不以当地民生建设为施政重点,却把心力放在了香港事务,明显就是在操作民粹情绪,根本上已脱离了身为民意代表的立意。

换言之,这群把香港问题卷入了台湾政治斗争的高雄市议员,他们一方面控诉韩国瑜不顾市政、跑去选总统,但另一方面自己的提案难道不也是浪费了高雄市民的选票、糟蹋了台湾社会以引为傲的民主选举?

韩国瑜2018年之所以翻转高雄选情,依靠着个人魅力之外,其主张“政治0分、经济100分”也是深得人心的原因之一。(高雄市政府提供)

与此同时,高雄长期以来由民进党执政,除了一般施政外,这个城市确实少不了意识形态动员、政治挂帅,例如2006年台湾“倒扁”运动期间,民进党封杀了“红衫军”进入高雄;又如2009年原市长陈菊以台湾发生“八八风灾”为由,联合其他民进党县市首长邀请达赖喇嘛访台,对两岸关系造成严重的动荡。直到2018年底才让主张“政治0分、经济100分”的韩国瑜翻盘转为“蓝天”,而这个中道理无非是高雄选民想摆脱“政治阴霾”,期待新任首长、民意代表共同将陈腐的高雄焕然一新,更彰显台湾民主选举制度结晶的可贵。

如今,这座城市却因政治立场,屡屡为反而反,东拉西扯地将外部政治因素扯进高雄市政。就好比日前在高雄举办的“Wecare罢韩大游行”,虽美其名是因为韩国瑜执政不佳、政策跳票等因素发动罢免游行,却在队伍之中见到“撑香港大队”。那么,试问罢免韩国瑜与“撑香港”有何关系?高雄市长能干预香港政府、社会运作?高雄市政府市议会能建立《难民法》、修缮《港澳条例》?

倘若前述答案为否,这一切不就说明了幕后使者“别有用心”,估计又打算寄希望于“台湾民主”,来制造“反中”舆论搭便车,甚至把香港作为台湾选举“打韩”的政治筹码。

如今高雄市议会通过由三位民进党、两位时代力量的议员提案(林郑为不受欢迎人物),民进党籍的就不用说了,毕竟有大型政党的优势,难以简单撼动;反观时代力量,当年乘着台湾舆论抗中、重视社会重分配的氛围而得到民众支持,现在却成为“投机”的代名词,不断随风舞动,不思眼前民生建设,并以此重建民意口碑,反而频频趁着选举民粹情绪的流动,进一步火上浇油、推波助澜,使其民主信用惨遭玷污,越来越像是一个走偏锋的极端政党。

总的来说,透过此次高雄市议会通过关于林郑的提案来观察,台湾民主即便经过30年的磨合淬炼,但民意代表们还是如此肆意妄为,始终让政治凌驾于民生之上,尽是流露出政客的投机本性,不着眼于当地居民的社会福祉。这对于台湾民主长远来看,是相当不利的。日前由于“罢韩”游行人数争议,衍伸出了“民主遮羞布”的话题,而高雄市泛绿议员提案将林郑列为不受欢迎人物,难道也是把香港骚乱拿来当作台湾民主的遮羞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