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工经济”当道 台湾经济繁荣背后的数据迷思

撰写:
撰写:

共享经济平台兴起,共享经济一词也包含着零工经济的意涵在内。 (多维新闻)

2015年,美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发布报告,针对全球111国自2001年至2011年这十年间的收入增长进行调查,指出在台湾有九成民众收入为中产以上等级,“可说几乎没有穷人”。

2019年5月,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发表一篇文章,指出在中产阶级占人口比例的统计图表中,亚洲表现最好的是台湾,没有极贫,低收入者也相当少,中产阶级超过60%,加上富裕人口占整体社会约99%。

倘若根据前述两间美国智库的报告,台湾看起来确实是“经济景气繁荣”。

一般而言,研究者会将每日生活费分成五种等级:贫穷,每日生活费2美元以下;中产阶级,每日生活费10至20美元;中高收入,每日生活费20至50美元;高收入,每日生活费50美元以上。若以台湾现行最低薪资新台币23,100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一个月30天计算,在不考虑储蓄、房租、偿债等支出的情况下,台湾每日生活费约是新台币770元,折合美元约25.55元,已位列中高收入,是比中产阶级还要好的情况。

2016年4月14日,美国数千名工人在洛杉矶市中心参加游行,抗议过低的工资水平,要求全国范围内的最低工资标准上调至每小时15美元。(新华社)

那么,令人不禁想问,横扫全球的“零工经济”(Gig Economy)风潮为何同样在台湾流行?问题的症结点恐怕不在于物价,而是房租以及终生望不见买房希望的高房价。

台湾行政院每年公布年薪资成长率、平均薪资成长率、人均GDP成长率等等,单论数据层面的话,台湾人确实没有过得比较差,根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跟CSIS智库的报告亦是如此。但是,如果辅以广大租房族的房租、水电开销,一同综合检视的话(台湾租屋族约有300万人),台北市平均月租是新台币10,392元,且必须视台北市不同地区暨房型而有所增加,细算后不难发现最低薪资23,100元根本是入不敷出,更遑论能不能支撑房价负担。

试问,台湾领最低薪资的青年朋友在扣除完房租、各种开销后,有谁的每日生活费可以落在25.55美元?青年贫困现象便是由此而来。

青年普遍面临低薪问题,对未来的茫然油然而生,台湾当政者应更应跳脱出数据迷思。 (多维新闻)

此外,“零工经济”的出现不仅是一种如乐观的经济学家所称的新型经济型态──一种人人可同时当老板也是员工,善用时间、闲置资产与高端专业技能的经济型态,它出现的另一层社会意义是:反映出就业环境、薪资停滞等等的经济恶化情况。更甚者是“零工经济”之于坐领低薪的青年,是一种能稍稍平衡收支的经济型态,又可能在青年届临30岁或35岁薪资天花板时,成为另一份重要的收入来源。由此可知,现行的经济指标、统计等等,不见得能真实反映出实际的经济情况。

纯论经济表现数据的话,反而会陷入“数据迷思”。这个迷思在于,须知台湾领最低薪资的劳工多为从事高取代性、不需高度专业技能、高工时、低报酬工作的劳工,这部分不全然可以反映在数据上,例如台湾中小企业常见的行政助理、大部分的服务业工作等皆属之。故台湾施政者若只论薪资面、数据面,而不思考如何帮助劳工提升技能,或者是帮助劳工获取专业技能,政策效果必然相当有限,因为低薪与否的关键是在手上有没有“生财工具”(即专业技能)。

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于2019年4月曾发表过报告,指出OECD国家的中产阶级呈现萎缩,造成之原因为“生活成本上升”(物价上涨)、“收入不及支出”(低薪问题)、“技能门坎提高”(基础技能与高端技能的落差)等,让“千禧世代”(1980至1990年出生的世代)越来越难以“实质”跻身中产阶级──这才是现实。

综上所述,研究者也好,施政者也罢,数据都只是辅助。与其迷信数据,不如实际走访各产业,了解症结所在,才能对症下药。特别是台湾2020年总统大选在即,三组候选人已经历两场政见发表会,当中都不约而同聚焦于台湾经济发展的现况,却有着天差地远的解读。这样看来,摆脱数据迷思,或许是未来台湾执政者不可避免的要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