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洪秀柱骂出国民党的颟顸

撰寫:
撰寫:

国民党前主席洪秀柱日前痛批国民党,吴斯怀遭民进党攻讦,党内竟无一人替他辩护。(洪嘉徽/多维新闻)

月前国民党不分区立委名单一公告,旋即引发台湾各界争议,骂声不断,当中又以争议人物退将吴斯怀列名其中最受抨击,民进党也趁机以“下架吴斯怀”当作要求,欲催出反蓝选票,国民党自家人的批评声浪也不曾停歇。

对于吴斯怀一人引得国民党“腹背受敌”,国民党前主席、此次参选台南区域立委的洪秀柱日前即痛批国民党,认为全党竟无人替吴斯怀说话,放任党内同志遭人抹黑。洪秀柱指出,吴斯怀到大陆讲了八次“中华民国”又展示国旗,民进党这么多人去到中国大陆,也没喊“中华民国”,“吴斯怀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中华民国?”

洪秀柱的愤怒开炮,其实只是点出国民党内颟顸文化的冰山一角。国民党除了党内无人声援吴斯怀,自甘“打不还手”的被动处境外,在政策或社会议题上,国民党也鲜少有明确且既定的立场,几乎都是跟着民进党“拿香跟拜”,风往哪儿吹便往哪儿倒。例如,台湾的供电已经到了不得不正视,必须尽速找出解决方案的危机情况,到季节用电高峰便有限电可能,台湾的高科技大厂们无一不如坐针毡,因为跳电或限区供电就有可能造成百亿美元的损失,这部分涉及能源政策的大方针,惟国民党上下无人敢跳出来力挺核能,也无人明确说明支持何种发电方式──除了韩国瑜以外,韩国瑜从一开始就明确表态“他绝对支持核四运转”。扣除韩国瑜,国民党由上至下,无人敢有如此胆量。

综观全国民党上下,只有韩国瑜有胆量明确表达政策立场。 (洪嘉徽/多维新闻)

国民党的政治文化原则上可以总结成:“有好处必蹭,没好处必闪”、“好打的仗抢着打,不好打的仗闪远远”、“内斗内行,外斗外行”。国民党中央总有坐享权力的中常委、党高层,平时对党上下其手,玩弄手中权柄,巩固自身权位,有事便销声匿迹,内斗有如饿虎扑羊,外斗则成为待宰的羔羊。

犹记得韩国瑜在2018年时,被国民党主席吴敦义“流放”到国民党的艰困选区──高雄市,担任市党部主委,当时高雄被称为“掘地三尺,土都还是绿的”,艰困选区的党部主委一职有如烫手山芋,国民党几乎是“放弃”高雄,故也派了个“胆敢”跟吴主席争主席大位的韩国瑜去戍守边疆。国民党对胜券在握的选区倒是有所著墨,故时有国民党困守北部,将成为北部政党的传闻。结果,跌破众人眼镜,2018年韩流翻转高雄,浪潮席卷全台湾,国民党赢来大胜利,韩国瑜靠的便是有话直说、明确表达政策立场,国民党的颟顸,反衬托出韩国瑜个人的魅力。

自2008年马英九带领国民党重返执政,在党内搞美国那套“普涵型政党”(catch-all party)的路线后,国民党便从此失去响应议题、坚守政策立场的能力,再加上党内的政治文化催化,更进一步剥夺国民党的政党功能,国民党几乎成为一个尸位素餐、不具政党所应具有能力的政党,这也是为什么国民党2008年到2014年,在行政、立法、地方县市全都拥有执政优势,马英九也“看似”可以搞定国民党内各方势力,仍无法推动重要政策的原因之一。普涵型政党在美国饱受批评,此类政党是“什么立场的选民都想争取支持”,什么都想争取支持其实也就等于什么都不表态不支持,没有既定的立场、也没有想推出的政策,想着的只有选举,现在的国民党不就是如此?

国民党不表态、不回应各项重大议题的看法,不仅显示这个党缺乏回应能力,更显示出缺乏解决问题的能力,让选民看了很是感冒,亦突显这个党的颟顸之处,内部甚有帮着民进党谩骂自家总统候选人的群体,将国民党的劣根性表露无遗。

是故,起于吴斯怀的争议,国民党内自家人的反应挑起洪秀柱的愤怒,都在在展现国民党的颟顸,毕竟一个百年大党面对对手软弱无力,打起自己人倒是拳拳到位,孰不悲哀?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