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渗透法》通过 麦卡锡恶梦垄罩台湾

撰写:
撰写:

抗议《反渗透法》团体于台立法院前示威。(洪嘉徽/多维新闻)

民进党矢言力推的《反渗透法》毫不意外地在当地时间12月31日15时通过立法,民进党对于此法本就摩拳擦掌,独排各在野党异议也要强度关山的意志,可谓毫无悬念。环顾法案审议过程,民进党立委发动全体动员,用人数优势彻底堵死国民党立委抵制议事的路。

综观《反渗透法》全文,不难发现此法不仅欠缺主管机关,甚而严重扩大行政权,几乎给予行政权全部的生杀大权。全法亦未对“渗透”二字,予以明确的定义,无疑给了行政机关模糊可供操作的空间,更未对行为人“渗透”的主观要件、客观要件,乃至是否有产生实质损害,给出合理、完整、明确的解释,着实有违反法律明确原则的疑虑。

当地时间2019年12月31日,台湾地区政治受难人互助会在立法院外抗议《反渗透法》。图为“台湾地区政治受难人互助会”总会长林耀呈(中)。(杨家鑫/多维新闻)

若有心机关或人士将《反渗透法》恶意的扩大解释,很有可能包含接受过中国大陆企业投资的外商公司,与中国大陆曾经合作过的团体、学校等等,无一可以幸免,单纯的学术交流可能都会被无限上纲成文化统战,原因是在行为人“渗透”的主客观要件未予清楚界定的情况下,任何行为、任何动作都有可能被冠上“渗透”之名,至于有无“渗透”之实,则不在考虑之内了。

是故,何以《反渗透法》备受争议?民进党创党元老、前台湾副总统吕秀莲,乃至白色恐怖受难者,皆疾声痛批《反渗透法》,实因此法若实行,无异于开民主倒车。

《反渗透法》另一项大的争议是,从全文中看不到该法的主管机关,如此将让人申诉无门,连能否依循行政救济管道进行救济都成了未知数,无辜者受害或成现代《窦娥冤》,冤情可使六月天下冤雪。

回顾在1940至1950年代,美国共和党参议员约瑟夫·麦卡锡(Joseph McCarthy)声称有大量共产党员藏于美国各级政府与机构之中,利用不公正的调查方式,特别是对异议者和批评者进行打击,一时之间风声鹤唳,无辜人民人人自危,被称为麦卡锡主义(McCarthyism)。台湾很明显迎来台湾特色的麦卡锡主义,目前在野的国民党结合亲民党,希望向大法官提出释宪,由具有丰富法学素养的大法官,判断《反渗透法》的可议之处外,也期望让此项严重侵害宪法人权自由之虞、民主自由价值的法案,不要成为台湾的未来。至于后续如何,仅能静观其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