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选】选前十天 为什么“讨厌民进党”氛围再起

撰写:
撰写:

蔡英文虽在民调支持度上保持领先,但近期连串事件,很可能默默影响著绿营选情。(中央社)

代表国民党出战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的韩国瑜,自2019年下半年以来,外部受到香港《反修例》事件波及,眼睁睁看著民进党借港人上街流血流汗替选情补血。内部又受到国民党内斗文化牵连,有人在初选之前高喊会服从初选结果,事后却把胳臂弯向其他小党。在内外交迫的情形之下,使得韩国瑜这张国民党主席吴敦义口中的王牌,整体民调支持度如雪崩般跌落。还一度有媒体名嘴以“垃圾时间”来形容到投开票日之前的这段日子,凭著一时的民调论定韩国瑜与国民党必败。

然而,如今距离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投票日,只剩下大约十天的选举尾声,台湾内部一股“讨厌民进党”的气氛似乎不知不觉间又渐渐漫起,最直接的证据,便是韩国瑜选情仿佛有“起死回生”的迹象。

韩国瑜台中造势人潮爆棚,替蓝营选情注入强心针。(中央社)

韩国瑜12月29日在辩论会中大骂媒体没水准、可怜,激情四射的表现看似失言,而同晚蓝营在台中举办的大造势晚会,却在大雨当头,满地泥泞的环境因素上,仍聚集数万人到场力挺。韩国瑜展现出的民气之高,至此,谁也无法斩钉截铁论定蔡英文、民进党十天后必胜。更别说,连对台湾民情有深度掌握的日本方面,都评估蔡韩差距,约在5%左右,差距之小,随时翻盘都不必意外。

至于“讨厌民进党”的气氛为什么会再起?基本上有三起事件发酵所致。

“罢韩”公正性遭质疑

首先,就是“罢韩争议”。对于“罢韩团体”送入台湾中选会的第一阶段提议书,韩阵营高度质疑,市长职务应于就职满一年后才可罢免,罢韩团体却能在韩国瑜就职周年隔日便备妥上万份提议书,可见罢韩行为早就开展,明显与法令规定有别。可是,台湾中选会方面却直指,法令并未明文规定第一阶段提议书的连署期间,言下之意如同确保了罢韩行动的合法性,搧了韩阵营一个耳光。

罢韩团体将提议书送入台湾中选会,合法性引起韩国瑜阵营质疑。(中央社)

其实,台湾中选会身为主管选罢事务的独立机关,既然对于选罢提议争议做出论断,韩阵营,乃至于韩国瑜支持者,大可摸摸鼻子认了。但偏偏台湾中选会主委,是2018年败选的民进党籍前云林县长李进勇。如今台湾中选会做出对罢韩有利的判定,就公正性而言,泛蓝支持者决不买单。

不仅韩粉对此不满,政治大学法律系副教授廖元豪12月31日也向《多维》表示,他认为韩阵营的解释才合理,一年后才能罢免是合理的观察期,尤其在李进勇的任命有争议的情形下,台湾中选会的认定不符合立法的本意。

“绿光罩顶”的台湾中选会对罢韩大开绿灯,成为“讨厌民进党”气氛再现的第一个原因。

扁系大将插手司法

至于第二个原因,在于蔡英文所任命的监察委员、陈水扁任内执掌台湾总统府秘书长的陈师孟,近期竟有意在选后约询在马英九泄密案中判决马无罪的法官,遭指滥权干涉司法。针对约询马案法官的行为,陈师孟也有话要说,他认为,美国州法官多由民选,可受到选民制衡,联邦法官则有国会制衡,台湾对司法则无制衡单位,台湾若没有监察权,司法独立将成为司法独裁。

陈师孟有意约谈判马英九无罪的法官,法界连署大表不满。(中央社)

持平而论,台湾司法判决不时就可见“恐龙法官”、“恐龙判决”(意指“活在恐龙时代”的法官,对现实反应缓慢、食古不化)的争议,司法改革更是台湾长年只闻楼梯响,却不见有人走下楼的议题。关于司法该不该受到制衡,台湾监察院又能在其中扮演怎么样的角色,确实值得讨论,细看陈师孟的看法,是有几分可反思之处。

但为何满嘴“人生道理”,会被解读成“伤天害理”?关键莫过于陈师孟哪壶不开提哪壶,偏偏从马案切入,而非其他相对政治色彩淡薄的“恐龙判决”切入,这就好比“此地无银三百两”,难怪此案争议遍地开花。如今全台已有近1,700名法官的庞大连署,呼吁陈师孟应自律自重,不要干预司法独立价值,连署人数占总法官人数的八成,在法界引发的争议非同小可。

《反渗透法》泄绿色恐怖

至于第三个原因,绝对是民进党在12月31日通过的《反渗透法》。

《反渗透法》条文如何定义不清,非常容易将人罗织入罪,这类争议在台湾内部延烧多时,不必赘述。然而民进党不仅未悬崖勒马,还跳过委员会审查程序,径付二读。此行径比起当年民进党质疑服贸协议是“黑箱作业”的骂名,还要离谱得多,如果说服贸协议至少还在委员会待了“半分钟”,那么《反渗透法》就是连半分钟都不给。

《反渗透法》的通过遭指是绿色恐怖,后续影响层面广大。(中央社)

当初反对服贸的学生团体,已有成员进入民进党体系任职,看看民进党的所作所为,与自己当初所坚持的立场和价值,就是扎扎实实的两套标准,不禁替这批“太阳花们”感到悲哀。

尽管目前有三大原因,解释为什么“讨厌民进党”的气氛再起,但随著时间进展,不能排除有更多冲击民进党的因素浮上台面,例如台大政治系教授苏宏达12月31日就在脸书(facebook)透露,其批评故宫政策的影片遭指违法而被调查局盯上,直呼“说话的自由被封杀”。由于苏宏达2018年在台大校长管中闵任命案中,是不遗余力挺管的代表人物,站在执政当局的对立面,遇上调查,更容易成为政治话题,很可能继续为“讨厌民进党”的火力添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