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选】台学者揭“史上最遵守财政纪律的蔡政府”虚实

撰写:
撰写:

在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前夕,蔡政府释出许多现金补贴式的政策,也拍版了像是高速铁路延伸这般重大的公共建设案,因此引发外界质疑其选前“大撒币”的行为,缺乏“财政纪律”。面对各界质疑,蔡政府多次拿出财政成绩单,强调其是“会做事又能省钱”,也是“有史以来,最遵守财政纪律的政府”。此外,主张“政府总预算将达到22年来首次收支平衡”,更是蔡政府用以凸显其严守财政纪律,并彰显政府财政健全的重要依据。

对此,台湾知名财政学者曾巨威向《多维新闻》记者表示,蔡政府自居“最遵守财政纪律”的说法,无法让人接受。曾巨威指出蔡政府在大选前所提出的各种“大撒币”政策,都是在“打脸自己”的财政纪律,而在“预算收支平衡”方面,蔡政府并没有如实揭露政府隐匿在“特别预算”中的赤字。

身穿“极度公平”上衣的曾巨威,现为台湾“中国科技大学”财政学系讲座教授,长期关注台湾的财政与税制不公课题,勤于笔耕,也投身于政治实践中。(陈炯廷/多维新闻)

回顾2019年3月,蔡政府虽然三读通过《财政纪律法》,企图借由立法来展现其重视财政纪律的态度。然而,曾巨威强调,不是有个“财政纪律”名义的立法,就等于政府施政会有“财政纪律”。

从财政专业的角度而言,曾巨威认为并没有非得制定此法的必要,因为相关财政纪律的游戏规则,诸如政府要怎么花钱、收钱、不能乱减税、支出时要做好成本效益分析等,早已散见在政府已有的财政法令之中(包括预算法、公共债务法等)。

由此可知,财政纪律所缺的并非叠床架屋式的规范,而是执政者能否具体落实,但为何执政者要特别制定《财政纪律法》?曾巨威说,可能政治人物需要政绩,加上该法令本身“因为没必要,所以多了也没伤害”,因此原本对于立法持反对意见的台湾财政部最终也妥协于民进党立委的提案,而另一方面因为“财政纪律”名义上的正当性,在野党也不反对,因此该立法就莫名其妙地通过了。

曾巨威表示,假如真的要凸显出《财政纪律法》与其他既有法令的不同,就在于为了立法,所以法案必需针对“财政纪律”四个字做出明确的定义,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它明文规定:“政府财政要避免受到政治和选举因素的干扰”。

曾巨威说,“政治是现实的”,尽管从蔡政府手中通过的《财政纪律法》有如此规定,但实务上,蔡政府在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前所抛出的各种“大撒币”政策,有哪一个不是在破坏财政纪律?

曾巨威举例指出,像是选前被抛出的台湾高速铁路延伸案,尽管“缺乏评估”、“债留子孙”的争议不断,但因为这些争议所揭示的问题,并不会在选后马上爆发,这也是政治人物敢于在选前滥开选举支票的原因,因为其所换得的选票利益,要大于其选后要承担、付出的成本。

蔡英文相当自豪于其执政团队的财政成绩单,其强调:蔡政府是“会做事又能省钱,是最遵守财政纪律的政府!”(Facebook@蔡英文Tsai Ing-wen)

对于蔡政府强调,“三年执政有成”而使得台湾终于摆脱连年赤字,2020年更将达到22年来,睽违已久的政府总预算平衡的“政绩”,曾巨威不以为然地表示,这并非事实的全貌。

由于近22年来,政府送进台湾立法院的“总预算”都是编有赤字,但蔡政府是首次在预算编列上达到平衡者,因此从“总预算”的编列来看,曾巨威说,蔡政府的宣称并没有错。

然而,曾巨威指出,只要仔细推敲就可发现,蔡政府只揭露部分事实。因为政府财政有没有赤字,不是光靠政府编列的“总预算”来判断。曾巨威表示,现在只不过是赤字比较少,以及把赤字隐藏到“特别预算”去,所以帐面上看起来比较好,但这绝非能等同于政府的财政状况就比较好。

曾巨威说,近20年来,不论是蓝绿执政,政府在总预算之外,其实都编有许多“特别预算”,所以财政有无赤字必须看“总预算”加上“特别预算”的结果。蔡政府执政期间有“前瞻计画”(4年预计支出约140亿美元),日前也购置了66架“F-16V战机”(约80亿美元),例如这些举债支出就全都隐藏在“特别预算”中。

曾巨威认为,蔡政府没有揭露全部的真相,只拿有利于自己的资讯来标榜自身遵守“财政纪律”、“没有赤字预算”,但从财政专业的角度而言,这是无法说服人,而这样的政治宣称,更是避重就轻、欺瞒社会大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