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蓝扬言释宪抵制《反渗透法》 郭台铭愿提供法律协助

撰写:
撰写:

随着《反渗透法》于台湾立法院三读通过的槌子落下,民进党立法院党团果真如蔡英文先前所言,“限定”于12月31日完成立法,国民党立法院党团随后扬言,将在《反渗透法》批准实施之日后,前往台湾司法院声请大法官释宪。对此,民进党立法院党团表示,“尊重”,党团书记长李俊俋则补充,“不知道(该法)哪里违宪”。

民进党立法院党团於《反渗透法》通过後召开记者会,重申党团对於该法案的立法态度。(谭英瑛/多维新闻)

为决战《反渗透法》立法,蓝绿两党均于审议当日发出甲级动员令,但有别于绿营积极参与表决,国民党立委在该法广泛讨论时就戴着黑色“抗议”口罩静坐议场,全程直接弃权不投票。国民党立法院党团总召曾铭宗控诉民进党以立法院多数暴力强行通过《反渗透法》,该法实行后将使人民的言论与新闻自由受到严重钳制。

曾铭宗重申,国民党捍卫国家尊严与民主法治决心不容置疑,只要制定任何攸关国家安全、社会安定、经济发展的法律,国民党团都全力支持,但是绝不接受民进党这部在选前强行通过,全是贯彻蔡英文选举操作意志的《反渗透法》。

面对民进党强力护送《反渗透法》,国民党反而采取静坐放弃投票来抵制民进党。(谭英瑛/多维新闻)

针对《反渗透法》提起释宪案,曾铭宗表示,目前已有国民党团35席、亲民党团3席与无党籍1席,共39位立委完成声请释宪连署,将于蔡英文公布《反渗透法》实施之日后,立即前往司法院声请大释宪;国民党党团期待大法官秉持良知与专业受理,强力捍卫宪法保障的基本人权。

争议不断的《反渗透法》,在舆论压力下,终完成立法程序,民进党立法院党团总召柯建铭表示,在整个国家防卫体系下,执政党希望对于国家安全、社会主权建立起防卫机制,因此订定了《反渗透法》。

柯建铭指出,民进党“绝对不是站在挑衅对立的角度”,《反渗透法》的立法旨在针对选举、公投、政治献金、游说等行动建立一个有限、合理、必要、最低程度上的“防卫体系”。

面对外界对其立法程序过于仓促的质疑,民进党立法院党团干事长管碧玲则解释,党团之所以将法案压到最后,主要是担心《反渗透法》被在野党“绑架”,成为战机预算条例、2020年度总预算的“肉票”,因此民进党团是等到上述两案送出委员会后,才正式端出《反渗透法》草案。

管碧玲指出,这半年来民进党跟《反渗透法》都受到极大的“抹黑”,使民进党在推动该法的立法过程“备感压力”,针对外界对其立法是拉抬选举的指控,管碧玲则说,民进党是在“选举放两边,台湾放中间”的态度与心情之下,完成该法修法过程。

《反渗透法》三读通过後,民进党立法院党团在议场内合照。(谭英瑛/多维新闻)

《反渗透法》三读条文明定,行为人不许接受“境外敌对势力”的“委托、资助”,进行“提供政治献金、或是《选举罢免法》中的各式竞选活动”等行为,违者可处以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并科新台币1,000万元罚金(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至于行为人从事“境外敌对势力”的“委托、资助”,进行“政治游说” ,将处以3年以下有期徒刑,得并科新台币500万元以下罚金。

《反渗透法》通过后,先前曾对该法表达异议的鸿海创办人郭台铭则表示,虽然民进党声称“执法机关会严谨执法”,但他仍想跟蔡英文说,“愿中华民国所有检察官及司法检调人员认知只要动用此法,无需司法结果,就足以毁人一生”,更盼2020年不会有人因《反渗透法》而受害。

郭台铭指出,基于该法将衍生行为者须自证自身清白的问题,“认定的标准不在人民”,未来若有任何学生,老师,一般人士,小艺人,小老板等等非政党政治或党务人士因《反渗透法》受到调查,“郭台铭义务提供律师团队协助处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