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学者自爆被“查水表”下一个会是台商吗

撰写:
撰写:

子女在大陆工作的母亲痛批《反渗透法》是恶法。(洪嘉徽/多维新闻)

台大政治系教授苏宏达于当地时间12月31日于“脸书”(facebook)贴文,自爆他在2018年11月制播网络视频评论台北故宫的转型、国宝南迁等计划,结果在今年12月中旬被台湾警方依《社会秩序维护法》中“散布谣言”规定约谈、调查,他感叹自己是台大教授,且是有凭有据的评论政策,尚且要受到政府部门震摄、恐吓,一般人民若批评民进党政府,不知道会被如何对待,质疑台湾是否已经失去言论自由?是不是会沦为不能批评政府的一言堂?

对于苏宏达自爆文被指为“幕后黑手”的台湾法务部调查局表示,调查局是在今年10月在网络发现有民众转贴苏宏达“谁在消灭我们的故宫?你所不知道的民进党的文化大革命”视频,因台北故宫先前已对转型计划有所澄清,故认为该视频为“假讯息”,有可能影响2020年台湾选举选情,因此发动查处,于法有据。

然而,细察苏宏达制播的视频后,可以发现其视频内容聚焦于台北故宫计划兴建“东方书画馆”等以“东方”为名的新馆、分馆保管国宝,以达到“去中国化”目的,标题中所谓“消灭故宫”虽然耸动,指的却是民进党政府想将“故宫”改名之举,而视频中所称“封馆3年”乃是台北故宫原先规画,之后经舆论批评,才改成整修期间仍开放。

简言之,台湾调查局“打假讯息”已到了“存乎一心”的境界,无视该视频制播时台北故宫确有“封馆三年”规划,甚至该视频制播、流传已逾一年以上,调查局“不知不觉”时间长达11 个月,刚好符合《社维法》规定的“2个月”内法律追溯期限规定,只能说何其巧合。

然而,苏宏达案并不是单一个案。无独有偶,云林县有民众在12月下旬在网络贴文批评民进党全力推动的《反渗透法》,通过后韩国瑜可能被捉起来,台南市警方主动查知后,在民众发文隔天,认定有“散布谣言”之虞,犯警界大忌“跨区”约谈径自移送,台南市议会国民党也在12月31日召开记者会“踢爆”,讥讽台南市警方“狗腿”。

除上述两案外,自今年以来,民众被警方以“散布谣言”约谈就时有所闻,原因除批评政府政策外,还包括质疑蔡英文、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前高雄市长陈菊乃至于台湾驻日代表谢长廷及各部会首长学历真伪、言行、过去施政团队品行及举债额度等数据。只要与政府公布的“正确信息”不符,就可能被视为有“散布谣言”,甚至“意图使人不当选”之虞而被警方登门“关心”、“善意提醒”。

必须说明的是,《社维法》是为了取代台湾威权时期的《违警罚法》,限缩警察权力而制定,被写入该法的多是属于妨害安宁、妨害风化等可经警察调查即送简易法庭判决的“微罪”,当下被大量运用的“散布谣言”罪行,其构成要件 尚有“足以影响公共安宁者”,过往多被用来处分散布地震、瘟疫等大规模灾害“谣言”,如今却成为民进党政府“打假讯息”的利器。

虽然多数“谣言犯”最后都被法官以“未构成公共安宁之妨害”裁定不罚,但因为抒发己见而被警方登门“关心”,确实让人有回到“戒严时代”的错觉。

民进党立法院党团在12月31日以过半席次优势,独力通过形同空白授权给行政机关裁量的《反渗透法》,其严谨性自然比不上“解严”后不久,朝野为了限缩警方权力及维护社会秩序的平衡进行冗长讨论后通过的《社维法》。观看民进党“运用”《社维法》的方式,也无怪乎在大陆工作的台商会忧心自己会成为《反渗透法》拿来“祭旗”的目标,进而奔走相告要“低调一些”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