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选】民进党开年出重拳 被选举打败的台湾民主

撰写:
撰写:

2020年新年伊始,两岸领导人分别发表了新年讲话。敏感的台湾媒体,立刻发现习近平通篇讲话,除了提及“一国两制”外,完全没有出现“台湾”两字。相较于此,蔡英文的元旦谈话,则将重心集中到了民进党于前一日(当地时间2019年12月31日)强行闯关的《反渗透法》。

蔡英文透过“四个认知”,突显了台湾必须以民主自由抵抗大陆渗透、掏空台湾的意识。如同台湾成功大学政治学系教授丁仁方对多维新闻记者所分析的,蔡英文的讲话就是要强调《反渗透法》的正当性,形塑两岸对立与区隔的“敌我”之分。

蔡英文发表2020年元旦新年谈话,以“中华民国台湾总统”身份,强调中国大陆正在全面渗透、分化台湾,必须建立民主防卫机制。她也表示,《反渗透法》不会影响两岸之间正常的交流和往来。(中央社)

事实上,台湾这部仅有12条、全文不到1,000字的《反渗透法》,三读前后不只受到在陆台商的大力反对,台湾内部包括宋楚瑜、郭台铭、柯文哲等在野势力政治人物都数次表达不认同。甚至绿营的台湾前副总统吕秀莲,以及深绿独派团体对这部法案也相当疑虑。

平心而论,台湾社会对《反渗透法》的看法并没有共识,有些人认为这是一部“抗中保台”的“护身符”,但更多的质疑则是在问,民进党为何急于在总统大选前11天的时间,强行通过这部争议性极高的法案?其中难道如同民进党政治人物所保证的,毫无政治与选举考量?

台湾社会对《反渗透法》所打的大问号,基本上集中在两个部分。首先是该法立法未经过充分讨论,民进党在去(2019)年末以《反渗透法》取代争议性也极高的“中共代理人”修法,在台湾立院迳付二读,且蔡英文以总统身份“下令”限期在12月31日三读通过。期间完全跳过了委员会审查,就算在社会压力促使下,台立院院长苏嘉全后来召集了朝野协商,最后仍然不了了之。

然而,民进党2016年能风光入主台湾总统府,其中最大的动力在于马英九执政末期因“反服贸”而起的“太阳花运动”。当时众人批评这个运动有着“反中”色彩,领导者与参与者纷纷高声澄清,他们反对的是“黑箱”与程序不正义,抗议国民党立委仅靠“半分钟”就要通过《服贸协议》。

以同样的标准来看当前掌握台湾立院绝对优势席次的民进党,其对待《反渗透法》的态度,使之仓促过关,难道有更为“民主”吗?靠着太阳花“资历”跻身民进党副秘书长的林飞帆,以及挟太阳花气势成立的“时代力量”,怎么也态度大转,在“反渗透”的选举大旗面前,对民主原则又不置一词了呢?

其次,最令台湾民众感到疑惧的,则是《反渗透法》关于“渗透来源”的定义过于模糊宽泛。与“境外敌对势力”有关的组织、机构及派遣之人都被视为“渗透来源”,而台湾民众与此接触(指示、委托或资助)并从事公投、选举、游说等政治活动,都可能受到处罚。因此,舆论批评这些规定犹如给了台湾行政和司法机关“空白授权”,就算最后被证明无罪,但早已被贴满了红色标签。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华民国宪法》体制下,台湾《反渗透法》并未明言“境外敌对势力”是中国大陆。但从民进党方面的表态来看,例如蔡英文说“视《反渗透法》为戒严,北京会很欣慰”,林飞帆也说国民党反对《反渗透法》,“到底配合北京在喊什么烧?”其实这部法律矛头,清楚指向了中国大陆与两岸关系。

也因为如此,无论是在陆的台商、台生、台眷,或是与大陆紧密程度已高的台湾社会,确实存在着因这部法律而被入罪、扣帽的隐忧,充满着风声鹤唳。特别是将《反渗透法》的条文,与台湾戒严时期的《动员戡乱时期检肃匪谍条例》或《惩治叛乱条例》相比,尽管用语不尽相同,例如不再称“叛徒”或“与叛徒通谋勾结之人”等等,但在立法精神与概念上又有着“一脉相承”的味道。执政者都说是为了“保护民主”、“防止野心人士渗透、破坏团结”、“不让中共有机可乘”云云,只是说话的人从当年的国民党,换成了现在的民进党。

讽刺的是,台湾党外时期,民进党正是靠着集结“反威权”力量而成立,为了争取民主,有志之士莫不戮力于摘下国民党躲在“反共”神主牌下的威权专制面貌。例如1986年民进党成立后,隔(1987)年国民党政府力推订定《国家安全法》,陈菊、陈水扁与谢长廷等民进党人,喊出“只要解严,不要国安法”、“抗议强行通过国安法”等口号走上街头。

除此之外,如今位居台湾政坛高位的陈师孟与罗文嘉等人,1992年也参与了废除台湾《刑法》100条的抗争运动,要摘下官方随意乱戴的“思想犯罪”帽子,争取郑南榕所提倡的“100%言论自由”。

就在《反渗透法》三读的当天上午,几位高龄的台湾白色恐怖受难者,有的坐在轮椅上,身披写着“我坐过牢,我将再坐牢”的白衣,在台湾立院外抗议,批评《反渗透法》是“新戒严令”,质疑以民主为借口,“对台湾实施镇压的开始”。这个场景令人有不胜唏嘘之感,当年打倒威权、争取民主的民进党人,如今却反过头来支持、赞同带着白色恐怖阴影的《反渗透法》。

当年台湾党外民主人士,包括民进党人在内,许多都受台湾自由主义思想家殷海光的启蒙与影响。殷海光曾在1960年5月16日的《自由中国》杂志上撰文,疾呼““反共’不是黑暗统治的护符”。台湾推倒威权、走向民主已经30多年了,如今民进党在选举的催化下,出重拳立了《反渗透法》,过往民主化的理想的努力是不是被选举打败了呢?

这个答案,或许该重新深思殷海光留给他们的警语,不要再让台湾社会和两岸关系走回动荡颠踬的老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