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经济关键年 两岸经济目标怎么订

撰写:
撰写:

2020年到来,两岸皆为新的一年订定经济建设工作与发展目标。不过,作为台湾经济建设发展的核心“国家发展委员会”(以下简称国发会)于当地时间2019年12月19日公布“2020年重大政策关键绩效指标(KPI)”,并宣告自1970年代以来订定的“年度经建计划与经建目标”将不再编列,这意味未来台湾经建目标将以重大政策、机关别为导向订定KPI,如食安、空污、长照、新南向等。

根据台国发会表示,为展现施政重点与执行力,因此自2017年起进行KPI制度调整,包括订定重大政策KPI纳入国家发展计划;而2019年行政院施政计划取消KPI章节等,虽然不再将年度国家发展计划纳入KPI,但每年仍会滚动检讨KPI执行情形。

台湾“国家发展委员会”于2019年12月底发布“2020年重大政策关键绩效指标(KPI)”并宣告自1970年代以来订定的“年度经建计划与经建目标”将不再编列。图为台国发会主委陈美伶。(多维新闻)

至于KPI如何订定,国发会指出根据“重大政策”与“机关别”两大项订定。2020年重大政策部分聚焦12项具政策优先性、攸关民生福祉之跨机关重大政策,包括反毒策略、食安五环、空污防制、长期照顾、平价教保/托育服务、亚洲・硅谷、智慧机械、绿能产业、生医产业、新农业、新南向、智慧政府,共订定21项跨机关KPI。

而机关别KPI则择定涉及台湾重大政策、人民高度关切议题之10个部会,包括内政部、财政部、教育部、经济部、交通部、卫福部、文化部、劳动部、科技部、金管会,订定39项KPI。

不过,不续编年度国发计划目标也引发争议。年度国发计划目标(俗称经建目标)指经济成长率、通膨率与失业率的订定,透过目标数字的订定,各机关再依目标数字进行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的拟定与调控。这是自1970年代以来除了原有的"国家四年经建计划”之外,特别再为每年订定目标,希望能发挥上位指导的功能。蔡英文政府这次直接停编年度经建计划数字,有舆论认为没有年度经建目标很奇怪,如台媒《工商时报》评论便指出,经建目标对台湾经济有其贡献,是很重要的指标,停编令人备感沉痛。

习近平出席2019年底召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并发表讲话,会中订定2020年的目标将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并作为“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新华社)

另一方面,中国大陆甫于2019年底召开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其中订定2020年的目标将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并作为“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同时,大陆也提出“四个坚持”(“坚持稳中求进”“坚持新发展理念”“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坚持改革开放,推动高质量发展”)与“六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作为2020年经济工作目标,并根据目标提出六大重点工作,包括贯彻新发展理念、打好三大攻坚战(脱贫攻坚、污染防治、稳金融体系)、确保民生、积极财政与稳健货币政策、推动高质量发展、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等工作。

从中国大陆的状况来看,虽然经济目标以“十三五规划”为主,但在治理逻辑上已点出矛盾,并提出具体行动方针与政策作为方法。两岸虽然实际情况不同,但从2020年的经济目标可看到,大陆仍坚持以政府领航,持续依原步调与规画前进。

而此次台湾的改制,反而可看到政府的角色发生转变,将自1970年代以来原具领航指针的总体经建目标停编,并将KPI审核散布至各机关,试图增加各机关的执行效率。然而回归现实层面,当前两岸关系不佳、行政部会首长更迭频仍,经济政策更常随政党轮替摆荡不定,上述现象多为舆论所诟病。

如今,废除年度经建目标之举措,引起舆论的质疑其实可以理解。过去台湾每年设定经建目标,重点在于坚强的政府团队倾全力以目标为导向,而今是“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近十年来,台湾行政院长平均两年就换一位,部会官员调动也层出不穷,在政策不安定的“心情”之下,难免会使社会质疑这次的调整是根据现实情况、或只是便宜行事而已?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