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选】制造“国安”恐惧却不顾“国土”永续的民进党

撰写:
撰写:

当地时间2019年12月31日,台湾立法院本届会期的最后一天,民进党政府强势通过了饱受争议的《反渗透法》。尽管该法案不仅有戕害“民主”之虞,立法程序也缺乏朝野和社会共识。不过,该法案,仍是在民进党“抗中保台”的选战主轴下,如蔡英文所承诺,顺利地如期完成立法。

就在民进党政府立法制造“国安”恐慌时,其却无视攸关“国土”永续和整体社会利益的《矿业法》修法。尽管蔡英文也曾经多次亲口承诺要改革《矿业法》,日前更重申会尽快在本届立法院会期结束时完成修法,然而该前后已搁浅在立法院近3年的法案,最终仍是胎死于民进党政府手中。

由于蔡英文承诺要完成的《矿业法》改革始终没有进展。环团在2019年台湾立法院会期倒数之际,在蔡英文竞选总部旁拉布条抗议,不料被“挺英”者直指为“中共代理人”。(地球公民基金会)

对此,民进党团干事长管碧玲虽然作势表态,称民进党政府没有履行承诺在这届完成《矿业法》修法,让人民期待落空,必须十分谦卑地致歉和反省。但民进党团在“道歉”、“反省”之余,却仍是以缺乏朝野协商和社会共识,反问“在院会最后一天处理(矿业法)是对的吗?”这般道歉和反省的姿态,实在叫人不敢恭维。

面对历时3年始终无法进入二读的《矿业法》,现在又将因立法院“届期不连续”,而让修法得“一切归零”,民间倡议团体直言,民进党身为国会多数优势,“要通过什么法案,不会不行”,因此《矿业法》不能于本届立法院通过,“只代表民进党根本不想处理”。

曾在蔡英文竞选总部旁拉白布条抗议“小英不修《矿业法》”,却遭“挺英”人士扣上“中共代理人”红帽的民间NGO“地球公民基金会”便难掩失望地发出声明表示:“虽然用尽体制内的对话管道、也尝试用体制外的呐喊;然而民众的期待、山的呼唤、倡议者的辛勤奔走,换来一遍静默。”

图为亚洲水泥在花莲太鲁阁的矿区。亚洲水泥董事长徐旭东曾经被矿区当地的原住民问及,何时要把矿场转型,其表示:“会挖到不能再挖为止”,甚至指出:“挖深后可储水、养鱼”,而引发社会舆论譁然。(中央社)

《矿业法》的争议由来已久,制定于1930年的《矿业法》,过去虽然历经多次修订,然而每次的修订,目的全然不是为了平衡生态的永续、考量社会整体利益,而都是偏袒、独厚少数在早年就取得矿权的“特许”财团,使得矿区形同“化外之地”,业者挖矿既不用经环境影响评估,也不必取得矿区附近原住民的同意,亦无需经矿区土地所有权人的许可,因此业者长期以来就犹如“山大王”般,能恣意占地挖矿、发大财。

可能有人会以为这全然是“国民党威权统治”下“党国政商集团”一手造成的结果,但事实上,现今被外界讽为“霸王条款”的两大条款,包括使挖矿业者拥有形同“万年”采矿权(业者假如被否决挖矿权,全民还要埋单业者的经济损失),以及能够不经土地所有权人同意就“合法占用”矿区的“护身符”,都是在2003年民进党执政时期,由其行政院提出,经当时立法院通过的条款。简言之,“矿业恶法”是台湾蓝绿两大政党都有历史责任,且难辞其咎的共业。

以“看见台湾”纪录片闻名的导演齐柏林,其在2017年因从事空拍工作而不幸坠机身亡。事故后,齐友人公布一则对话截图称,齐在事故的前一个月,曾在花莲“亚洲水泥”矿场上方拍下一张照片,并感叹矿场“比五年前挖更深了”。(Facebook@多罗满赏鲸)

近年来,随着远东集团的亚洲水泥公司又要延长其在花莲矿区的采矿权限,《矿业法》的修法呼声再次浮上台面。而2017年已故纪录片导演齐柏林遗留人世的空拍影像,那在环山绿意之中,被亚洲水泥越挖越深的死白矿坑,也唤起了社会大众对于采矿业者破坏生态的关切,并促成25万人连署支持《矿业法》修法。近3年多来,蔡英文更多次站在环境保育和原住民族“转型正义”的立场,公开强调一定会修正不合时宜的《矿业法》。

然而,尽管民进党在立法院拥有多数优势,民间呼吁修法的呐喊,在近3年来也不时会徘徊在立法院外,但本届立法院所通过的最后一个法案,竟是只有被社会各界仓促讨论34天,以“反共”意识形态为主导的《反渗透法》,而攸关社会公平、正义的《矿业法》修法,却只在民进党团敷衍了事的“道歉”、“反省”下被弃于一旁。

由此也显见,民进党政府口中的“民主”,其内涵绝非是以社会的公平、正义为追求目标,而是服务于“反共”、“抗中”的政治意识形态,以及受制于资本霸权的政治体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