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的言论自由 已被圈在民进党的意识形态高墙里了吗

撰写:
撰写:

近日,台湾社会接二连三出现了言论自由受到压迫的迹象,且都与执政的民进党有极深的干系,这不得不让人怀疑,自诩民主进步价值的民进党,是否反倒成为侵害言论自由的始作俑者?

首先,2019年12月31日,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苏宏达于脸书(Facebook)揭露自己先前批判民进党政府的“三阶段转型”故宫政策影片,竟在一年后遭到调查局“查水表”,而台湾大学也在2020年1月2日于脸书发表声明,对于民进党政府侵害言论自由“表达严重关切,盼有关单位恪遵《宪法》第11条意旨,确保人民言论自由”。

民进党政府对台大教授查水表,遭到台大校方发布声明严重关切。(Facebook@国立台湾大学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但是,台大校方的声明旋即遭到台大学生会的驳斥。该校学生会在脸书发布声明强调“言论自由不应无限上纲、恣意解释”,认为苏宏达的政策评论“多有曲解”、“不是理性讨论”、“造成大众误解”,不认同苏宏达“将言论自由保障做为其托词”,更告诫台大校方“在公开发言前,应积极寻求专业的法律建议,而非凭空作文”。台大学生会甚至大为陈其南抱屈,直呼“时任故宫博物院长陈其南教授亦为本校人类学系兼任教授,其专业受到扭曲时,却不见台大校方对其声誉受到无端攻击的‘高度关切’”,并以陈文成为例,痛批台大校方没有对“校史上血迹斑斑的过往以同样标准面对”,“甚至持续巩固这套加害体制而不进行检讨”。

台大学生会的声明,不仅像极了民进党政府的口吻,更把苏宏达跟校方想象成“加害体制”,而执政的民进党与陈其南则宛如受害者,校方与苏宏达的言论自由,竟似沦为了“加害工具”。无独有偶的是,蔡英文竞选办公室主任、民进党立委林静仪也在近日接受《德国之声》专访,直言若支持两岸统一,“这样的主张在国家来说是叛国的”,更反问“大家会谈的言论自由限度到哪里?”;林静怡并表示,在“这个国家体制里面,你还有一个奇怪的叫做台湾省的运作是奇怪的”,所以民进党政府将台湾省议会预算删减为零,是让“宪政体制比较合法,比较合理一点”,显然也对“宪政体制的合法性”发出了逻辑鬼怪的质疑。由于相关言论争议性太大,林静仪在1月3日稍早辞去蔡英文竞选办公室发言人一职。

不论是调查局对台大教授一年多前批判当时故宫内部规划政策的“查水表”,或者是由极低投票率选出的台大学生会大动作发声明替民进党政府前任故宫院长陈其南护航,都显示出台湾的言论自由刻正受到特定意识形态所主导、局限、甚至侵害。君不见,长年在台大任教的台湾前行政院长江宜桦,2018年底在台大社科院演讲,中途遭到独派学生冲入闹场,江宜桦被夺走麦克风、且遭当众霸凌,台大学生会有出来捍卫他的言论自由吗?

而此前被爆料自民进党执政后,得到诸多政府标案的“卡神”杨蕙如,其网军团队带风向、引领网络霸凌,甚至造成台湾外交官轻生而被起诉;再加上民进党政要多次放话将会清算“红色媒体”、“通敌媒体”,其认定标准却始终虚虚实实,连甫通过的《反渗透法》,其主管机关与施行细则都不见踪影。种种事件加总,不禁让人怀疑,一堵依循政党意识形态的围墙是否正在砌成?若这堵墙正在成形,言论自由是否也可被任意伸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