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选】脸书在台成立选战工作室 如何扮演公正判官

撰写:
撰写:

据台媒《中央社》报道,社群平台巨擘脸书(Facebook)将于当地时间1月1日之后在台北与新加坡亚太总部成立“选举战情室”,加上爱尔兰和美国总部24小时配合,全力确保台湾选举在社群媒体平台上透明公正;这是脸书首次针对台湾选举设立战情室。

据台媒《中央社》报道,知名社群平台脸书(Facebook)将于当地时间1月1日之后在台北与新加坡亚太总部成立选举战情室。图为脸书全球副总裁暨亚太区总裁唐立洋(Dan Neary)于2019年4月新成立的台北脸书办公室发表谈话。(谭英瑛/多维新闻)

根据业内人士表示,台湾近年两次大选(2016年总统大选和2018年九合一选举),民众对各大社群媒体平台依赖度未像现在积极,虚假信息在当时也尚未成为趋势;但2020年总统大选面临的挑战相对来说更为巨大,该战情室的功能在于能够对有疑义的信息快速地进行检视与决策,所属成员可以当面讨论,提高沟通和决策效率。

脸书对外表示,该战情室的成立将维护台湾选举的公正性,对此台湾各方似乎未有异议。虽然台湾对脸书战情室目前没有特别意见,但必须同时注意脸书过往的"不良"纪录。脸书作为全球最大社群平台,也是泄漏个资的大户。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英国数据分析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簡稱CA)运用脸书外泄的5,000万笔个资、并试图干预大选。这个事件使脸书卷进泄漏个资的黑洞当中。至今仍有许多泄漏个资的官司在进行中,比如巴西司法部于2019年12月底以不当分享用户个资为由,对脸书开罚165万美元,它被控不正当地与应用程序“这是你的数字生活”(This is Your Digital Life)开发人员共享逾44万名巴西用户信息,这起判决也被认为跟英国剑桥分析公司2018年爆出滥用数据丑闻有关。

当时脸书除了紧急提出重新检视平台、告知个资被不当使用客户相关讯息、终止未被使用的应用程序取得用户数据、限制脸书登入数据、让用户能更方便直接管理账号与对抓安全漏洞进行奖励等六大改革。除了内部调整,脸书执行长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也多次呼吁希望官方能订定规范来管理网络上的信息。虽然这两年脸书在内外做了些努力,但对于来到拥有20多亿用户的平台,要管理各种漏洞无疑仍是困难重重,因此关于脸书的争议新闻仍层出不穷。

脸书执行长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脸书个资外泄事件之后,对内除了对脸书个资保护进行调整,对外则呼吁美国政府要对网路世界立法规范。(VCG)

不意外地,脸书在台湾也发生争议,特别在2020年大选将近之际,假新闻与争议事端也多见。如2019年12月中,拥有超过15万人的支持国民党候选人韩国于的脸书社团“2020韩国瑜总统后援会(总会)”遭以社团内有多重账号试图以虚假手法提高贴文人气为由,涉违反社群守则,因此被脸书官方移除。这引发诸多“韩粉”的愤怒情绪,并有挺蓝的廖姓管理员已向法院状告台湾脸书公司。此外,更遑论民众在脸书分享的贴文无缘由遭到检举或下架。

在这样一个充满资安漏洞与假讯息的复杂平台,如何维护选举公正性是重大课题。在“信息战"成为热门词的当代社会中,对于“虚假信息”进行抨击成为常态。但在被定义为“后真相”(Post-truth)的网络时代,真、假新闻早已被价值判断绑架。这年代不问真假,问的是信仰,民众相信的价值决定了信息的真假性。而在脸书这样高度运用运算法来汰选讯息的社群平台,帮助建构了使用者“同温层”,人们在其中就如同活在“言论滤泡”(filter bubbles)当中,它对于民众进行信息判断无甚帮助,反而更加巩固了原本相信的价值。

因此,当这样一个背负如此多的“前科”、且助力建构同温层的脸书,要出面在台湾这个夹在中美两强竞争之地当起维护公正的裁判官,似乎不太能够带给人们足够的信心;同时,在检视脸书过往的黑历史后,只能警惕脸书在这次选举得更小心运用黑科技,也须提醒民众,既然脸书上的信息是需要被质疑的,今日其成立的选举战情室同样也需要被高度检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