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渗透”重要吗 蔡英文“猎巫”反对派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0年新年讲话,蔡英文再展示“抗中”立场。(中央社)

抢点2019年最后一天,台湾蔡英文政府推动指向“中共代理人”的《反渗透法》在立法院三读通过。“国安五法”因之而成型,蔡英文任期已然完成抵御大陆“攻势”的“防波堤”。不过,“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蔡英文这招险棋究竟能否在短短十天时间锁定台湾2020年大选的局势,抑或两面树敌——开罪大陆又刺激反对派?

“反渗透法”本身,从内容到程序的缺陷自不必提,重要的是它能吓到所有人吗?事实上,“反渗透法”一旦获得民进党强行通过,即触发敌对阵营的鼓角争鸣、喊杀四起。

台北市市长、台湾民众党党主席柯文哲并没有否认“反渗透法”不应该有,但是新法反渗透指向模糊,哪有什么规则可言?他自忖“那个大帽子谁敢反对,禁止外国势力介入台湾选举政治”,但问题是由谁来界定,所以不是法的问题,是人民对政府没有信任感,这才是问题。

不过,柯文哲到头来其实也只是在台湾的“政治正确”里做了有限的反抗,他不敢公开表明反“反渗透”立场。在他看来,这部没有主管机关和执行机关的12条条文到底应该由谁来解释,由谁来定义“渗透”“干预”“外国势力”,不应该只是由执政党来掌握解释权。那只是将“反渗透法”当作党同伐异的工具,发起新一轮猎巫运动而已,受害者一旦被定义“通共”便百口莫辩。

所以,柯文哲才怯生生地抱怨,“每天规则变来变去,我受不了”。

中国大陆被认定为“假想敌”,自然不会高兴。中国大陆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回怼道,这是“绿色恐怖”,这是“倒行逆施”。朱凤莲痛斥民进党所为是为了谋取政治和选举私利,破坏两岸交流交往,制造两岸敌意对抗,伤害两岸人民感情,严重损害台湾民众福祉利益。

包括台湾前领导人马英九等人直言其矛头所向不是别人,若照此论,恐怕自己批评“反渗透法”这一违法产物,便要首当其冲成为“下一个被约谈者”。马英九与2020年台湾大选国民党候选人、高雄市长韩国瑜皆炮轰“反渗透法”通过之日即为中华民国宪政历史上黑暗一夜,一旦政党轮替必成为废弃物。

马英九所谓“反渗透法”并非针对中共,而在于“台湾人民”。可能他说对了一半,即蔡英文要打的就是反对派,不管所谓的“渗透”存不存在,求证难不难,“逢中必反”的情绪只要渲染出来,哪管这些?蔡英文炮轰大陆渗透干预台湾选举,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正如早前华盛顿智库斯汀生中心东亚项目高级研究员孙韵说,中国不大可能直接以出钱收买选票或破坏数据的方式来影响选举,“我认为这太粗糙、太原始了。中国的方式更为复杂。”可是,蔡英文需要的恰恰不是清晰的渗透行为界定。

不得不说,蔡英文是高明的。这也难怪反对派们哑巴吃黄连,只能跳脚骂骂咧咧而已。

与此同时,蔡英文及其团队又做出姿态安定人心,说甚“反渗透法是反渗透不是反交流;两岸正常交流原本就不会牵涉到这些行为。无论是经商求学、往来互动,以及言论自由,都不会受到反渗透法的影响”。也许信者恒信,但事实摆在眼前,蔡英文上台还存在正常的交流吗?说你正常那才是正常呢!听听罢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