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选】性骚扰案让“左派台独”原形毕露

撰写:
撰写:

台湾的总统大选、立委选举已经要于2020年1月11日投票,但是脸书(Facebook)上的一连串有关“台湾基进”政党性骚扰案件的贴文,却凸显了台湾所谓的“左派台独”,其实才是最保守、陈旧的,根本没有什么“进步思想”。

台湾基进是主张极端“台独”的政党,因为认为其他政党都不够“独”,所以不自称“独派”而是自称“台派”,甚至号称是年轻人的政党、“左派台独”等。

在2020年台湾总统大选与立委选举中,台湾基进和民进党存在合作关系。(民进党中央提供)

2019年12月27日,台湾基进秘书长陈信谕突然在脸书上贴文,表示要为了2017年党员间发生的一桩性骚扰案件道歉,但是强调已经做出停权处分,没有袒护加害人,未来台湾基进还会继续努力进入台湾立法院,推动“台湾独立”。

可是这个“道歉”却得不到性侵案受害人本人的接受。2020年1月6日,脸书署名“Ngôo Ngá-hūi”贴文表示,自己就是性骚扰案件被害人,还曾经是台湾基进的党员志愿者,但是看到台湾基进党秘书长陈信谕的公开声明和透过第3人转传的道歉,“老实说我无法接受”、“甚至怀疑你们现在重提此事的用意”。

被害人表示,被性骚扰时就曾经用党员身分向台湾基进党中央提出申诉,但是党中央只对加害人停权半年而且保密加害人身分,却没有做到保护被害人的隐私、缺乏公正调查、甚至放任其他党员污蔑被害人的人格,说被害人“行为不检点”等等,简直是“#metoo”事件的翻版。

被害人最后提起法律诉讼,台湾高雄地方法院于2018年认为性骚扰事实明确,判处加害人4个月的有期徒刑,可以易科罚金新台币12万元(约合4,000美元)。

2018年8月30日,高雄地方法院判决书。(台湾高雄地方法院全球资讯网)

其实台湾基进在这种性骚扰案件中想要袒护加害人并非难以想像,因为根据法院的公开判决书,加害人超过60岁,是党内的“前辈”身分,从美国留学回台,经济宽裕,有一定程度的社会地位;比起一个年轻(25岁)的女性志愿者,哪一个对党更加“有用”是很明显的。对党中央来说,停权加害人半年,说不定已经是很大的让步。

但是这种算计功利的、只看年资排字论辈的作法,却正好是台湾年轻人在2014年太阳花运动后最讨厌的“传统政治”。为什么一个自称年轻化、左派的政党,会这么“老人政治”?其实也不难理解,因为从台湾基进用极端“台独”当做号召的时候,本来就已经把自己的支持者缩小到一种人,也就是完全不顾两岸政治现实,也不管其他议题,盲从“台独”的人。

这种人非常极端,不是非常老,对民进党没有在执政后立马宣布“台独”感到不满的“台独老人”;或是非常年轻,除了“台独”外什么都不懂的“台独吉娃娃”。只要喊出“台独”口号,不管是性骚扰、走私香烟、放任财团破坏环境赚取暴利、还是通过限制言论自由的“法西斯”式法律,对这个政党都是可以接受的。

讽刺的是,口头上号称年轻人为主、思想进步的“左派”,到头来却被发现是受到老人制约、思想陈旧的极右派。但是台湾民众的眼睛还是雪亮的,“言行不一”的台湾基进在几次地方选举中都“全军覆没”,只能在网络上打嘴仗。

虽然台湾基进党內尚有性骚扰案未处理完,但仍于2020年的立委选举中推出16人参选(10名区域立委候选人、6名不分区立委候选人),选择在距离投票日不远时主动贴文道歉打“预防针”,一般认为是避免被竞争对手(其他小党,如台湾民众党、时代力量等)拿来当做攻击的目标。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