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选】一败再败 国民党必须深刻反思

撰写:
撰写:

韩国瑜宣布败选,韩国瑜支持者不舍落泪。 (陈炯廷/多维新闻)

2020年台湾总统与立委选举结果揭晓,“韩流”无法延续,韩国瑜宣告败选;另一方面,在台湾立法院立委席次上,民进党也一扫选前悲观预测,共斩获61席,再次在国会一党独大且过半,反观国民党则兵败如山倒。2020年大选之于民进党可谓自2018年大败后的超级逆转胜,蔡英文的总得票数甚至创下台湾民选总统选举以来的最高纪录。

选举有胜选者,便有败选者,曾经挟2018年九合一大胜的国民党,总统选情一度后市看涨,然而却因党的中心思想缺位、党内初选后团结无力,以及始终无法在社会价值上与台湾年轻世代同步,终至溃败收场。

打烂一手好牌

国民党从2018年后气势如虹,本该乘着胜利之风,于2020年扳回一城,至少在国会席次上,同民进党打成平手,一反2016年的颓势。惟,何以国民党把一手好牌打烂?国民党彻底误会了一件事情,2018年国民党之所以大获全胜,不是因为政党认同转向国民党,而是因为民进党做的太糟糕,国民党却沾沾自喜的以为,那是台湾人民重新投入国民党的怀抱,实际上不然。2018年的国民党大胜,源自于台湾人民不满民进党的执政,经济萧条、执政不利等等负面因素促成当时的最大党“讨厌民进党”,国民党是顺着这股风潮取得2018年的胜利。

这样的国民党本应该韬光养晦,尽心尽力的服务台湾各县市选民,然而胜利后打出的口号却是“重返执政”,丝毫未有为民服务的热忱与决心,更急于把2018年大胜之功臣韩国瑜,推出来担任总统候选人,这才造成“后韩国瑜效应”。凡事一体两面,韩国瑜一面给予选民超高期望,一面也承担了超高风险,期望越大则失望越大。韩国瑜上任高雄市长不到一年,便有选总统的声音劝进,如此高雄市民有何感想?国民党的错误战略伤害到的不只是韩国瑜的政治诚信,而是国民党在南部好不容易打开一个绿营战线缺口,不让韩国瑜夙夜匪懈的耕耘建设高雄,而是硬把韩国瑜这张最终王牌推出去,堪称是自毁滩头堡的一步棋。

民进党取得2020年的胜利,并非民进党自2018年败选之后,有做出任何党内改革或革新执政,让台湾人民眼睛一亮,他们所做的仅有趁着反修例风波,将台湾人的亡国之感加热到沸腾,而2018年之前的执政谬误仍在那儿。故,2020年的民进党胜利并非真正胜利,全是国民党的失败所致。

国民党主席吴敦义被韩国瑜支持者认为是“最大战犯”,吴敦义已率党内一级主管总辞。 (洪嘉徽/多维新闻)

没有中心思想

2016年国民党大败后,许多人不免怀疑国民党的中心价值究竟在哪儿?犹记得2016年洪秀柱任党主席时,开始回头大谈孙文的“三民主义”,顿时间全党上下琅琅上口民族主义、民权主义和民生主义,党务主管都能开口谈上几句孙文的三民主义,一时间蔚为风气。

尔后,党主席之位易主,三民主义热潮渐退,同样的问题再次浮出台面:国民党的中心价值究竟在哪儿?国民党的中心思想究竟是什么?一个政党之存续,需有理念,理念聚集志同道合之人,非以利为本,而以理念为基础,共同让政党兴盛起来,拥有想贯彻实践的理念才能吸引选民。当一个政党缺少核心价值,不仅无法吸引选民,党内同志无所适从、不知目标,抑或是净吸引急功近利之辈,亦非鲜少见之。

政党的中心思想,宛如提振人心的大纛,党的论述皆围绕在这面大纛,不论选民认同与否,总是一块招牌伴随着几个霓虹灯,得以引人目光。国民党2020之败,便是败在缺少中心思想。对比民进党,绿营尽管在2020大“吃”芒果干,搭上反修例风波的顺风车,至少他们提出个“台湾价值”,虽未多做具体的内涵充实,留个空白解读空间,再辅以“护国保台”、“捍卫民主自由”的主张,这就是吸引选民的招牌,也合台湾选民的口味。

反观国民党,除了重返执政、“下架民进党,下架蔡英文”等停留在政治层面的主张,以“捍卫‘中华民国’”者自居,韩国瑜候选人本身以“庶民”为号召外,似已无其它可供讨论之处。缺乏中心思想,是国民党另一个败因。

前国民党主席洪秀柱第一时间炮轰国民党中央,“这场选举从一开始就乱了套!”(洪秀柱办公室提供)

党内撕裂

国民党向来有种天生的斗争特质,凡遇事必斗。国民党产生2020年总统候选人的过程并非和谐,先是郭台铭于初选败后,闭口不提参选到底与否,俨然有与韩国瑜决战到底之势,尽管郭台铭发出声明稿,表示不会参选,而郭台铭这段时间的“底气”已让蓝营内部“郭粉”产生一定程度的“幻想”,进而有“非郭不投”的倾向,这就是国民党的实质分裂。

此外,在蓝营执政县市中,县市首长们的态度亦大多暧昧不明,甚而有第一时间拒绝担任当地县市选举后援会总干事的事情发生,地方的立委候选人广告牌也未与韩国瑜同框,在在显示国民党的分裂氛围浓厚。国民党这种天生的斗争特质,让国民党错过这次2020年拨乱反正、国会席次过半的机会。

前述所说的是国民党的“分裂现象”,分裂的结果则是直接反映韩国瑜在蓝营执政县市的得票率,几乎所有2018年蓝营大胜的县市,包含台中、高雄等,韩国瑜几乎尽数落后蔡英文,表示2018年留下的选举能量并未完全驱动,进而连带影响蓝营的区域立委选情。

国民党每逢大败必喊团结,团结喊了数载,不见团结,只见拖累全党的分裂逐渐加深,如此分裂的政党,焉能不败?

与年轻人脱节

2020年,“芒果干”盛行台湾,受香港反修例风波的影响,台湾人民──尤其是年轻人,对于中国、对于失去民主自由的可能性,有种莫名的恐惧。2020年的选举结果,事实上也是一种年轻人的价值选择。2018年的选举,不少年轻人受“韩流”影响,更有感于蔡英文执政下的经济凋敝,“讨厌民进党”的人将票投给国民党,当时的年轻人选择了“经济”。2020年的年轻人,选择“民主自由”,于是手中的选票给了宣称能捍卫台湾民主自由的蔡英文及民进党。

年轻人的价值转向,其实有脉动可循,从反修例风波始袭卷香港之时、台湾年轻人的网络风向大幅变动起,年轻人的价值选择便已确立,国民党未能抓住此一脉动,于第一时间争取年轻人的支持。

此外,国民党内的权力核心老化,亦是众所皆知之事,党务主管、中常委鲜有见到年轻面孔,自然未有年轻之风吹进核心,以期有质与量的变化,党内的“党选代表”,如国民党代表等,更被固定的群体把持。国民党的僵化,与年轻人的脱节,是铸成2020大败的另一主因。

2020的国民党大败,会直接危及到未来的2022年县市首长选举,以及2024年台湾总统大选,很有可能2018年的战果会全部还给民进党,甚而政治板块越来越小。国民党改革的时刻便在眼前,存党亡党全在一念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