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选】蔡英文树立新障碍 “拒绝北京”成民意板块

撰写:
撰写:

台湾人民树立817万“蔡英文障碍”,打造了“拒绝北京”的新民意板块。(洪嘉徽/多维新闻)

2020台湾总统大选及立委选举结果揭晓,蔡英文总得票数达到817 万票,超越2008年765万票的“马英九障碍”,立下新的障碍;在立委选举部分,也以一党之力获得台湾立法院过半的61席优势(总席次为113席),延续完全执政现况,2018年九合一选举变成最大党的“讨厌民进党”已不复存在,台湾政坛传统上以浊水溪分界,所谓的“北蓝、南绿、中摇摆”界线也已经模糊,无疑的,“拒绝北京”成了目前台湾最大的民意板块。

根据台湾中央选举委员会最终统计,2020年大选蔡英文得票数为817万票,得票率为57.13%,得票数与得票率均较2016年时的689万票、56.1%来得高;立委席次则由2016年的68席小幅滑落到61席,但若加上属于泛绿阵营时代力量、基进党及无党籍立委共7席,实际上“控制”台湾立法院的力量并没有消退。

不过,国民党在2016年的大败有迹可循,一是当年台湾社会仍延续2014年3月“太阳花学运”掀起的“国民党不倒、台湾不会好”的氛围,加上人数上看百万的退休军公教人员也因为马英九取消“年终慰问金”余恨未消,不以2014年九合一选举时让国民党大败为满足,仍弥漫着“教训国民党”的怒气,再加上国民党又经历“换柱”内耗,2016年大选时,代表国民党的朱立伦仅获得381万票及31.04%超低得票率,国民党在立法院仅获得35席立委席次,连独力提出释宪声请都不可得。

简言之,国民党在2016年大选及立委选举的“溃败”,其实是2014年九合一选举,仅获得新北市在内6县市大败的延续。而早在2014年国民党大败后,素有“台独理论大师”称号的前民进党立委林浊水就根据民进党在台湾各县市长、县市议员及基层民代的得票率整体上升断言,2016年民进党将迎来首度“完全执政”。

紧贴最新选情,图析选战局势,带你即时了解2020台湾总统、立委民选结果。更多详情点击【2020台湾大选】独家报道。

也是因为有“前例”可循,当2018年国民党因为韩国瑜意外掀起“韩流”,以“高雄又老又穷”、“莫忘世上苦人多”、“货出去,人进来,高雄发大败”等庶民语言翻转高雄,带动“又老又穷的国民党”在2018年九合一选举以48.79%支持率意外大赢民进党的39.16%,一举获得新北市、台中市及高雄市3都在内的15个县市长宝座,民进党甚至首度在所有县市议会都没有取得议长宝座,所有的情境都符合林浊水于2014年“铁口直断”的设定,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意外”的话,“2020重返执政”、“完全执政,完全负责”就会成真。

更何况,民进党在选战最后阶段还发生“杨蕙如养网军”、“主张统一就是叛国”以及以一党之力“径付二读、限期三读”反民主程序让在大陆工作的台商、台生“人人自危”的《反渗透法》,催出台中市、台北市及高雄市三场“青天白日红旗”飞舞满场、人气爆棚的造势集会,气势消长之间,更让不少蓝营支持者信心满满。

然而,“意外”还是发生了。韩国瑜不但仅得到552万票、38.61%得票率支持,甚至加上宋楚瑜约41万票、4.26%得票率,“泛蓝”政党总得票约593万票,总得票率约43%,与国民党最惨淡的2016年选举相较,朱立伦得381万票、31.04%得票率及当时宋楚瑜157万得票、12.83%得票率相较,2020年大选“泛蓝”政党总票数仅成长约55万票,总得票率则微幅成长约1%,2018年的大胜彷佛从来没有发生过。

此外,在2018年被视为国民党大赢原因之一的“派系团结”,也在这次选举被推翻。如长期在台中市海线地区有稳固势力的颜清标家族,及掌控全台农会、水利会系统的云林张荣味家族,在县市长及县市议会皆由国民党掌握多数的被看好情势之下,家族代表皆无法顺利连任,甚至执政风评良好的新北市长侯友宜卖力辅选,且国民党候选人素质不错情形下,新北市依然无法翻转2016年民进党斩获9席的现况,而且类似的情形还发生在台中市、彰化县、台东县等县市,而长期被视为蓝营优势选区的台北市,甚至还首度与绿营各自获得4席,打成平手的局面。

韩国瑜宣布败选,鞠躬向支持者致歉。(陈炯廷/多维新闻)

简言之,原先被蓝营视为“逆转胜”底气,在2014年、2016年间“教训国民党”却反而被民进党教训的百万退休军公教人员,以及被韩国瑜“穿云箭”号召返台投票的台侨、台商,讲究“乡亲、土亲”的蓝营地方派系地方基层,甚至15县市政府及议会执政优势,都没有在2020选战中发挥传统认知的“板块效应”。

原因很多,包括吴敦义私心作崇“卡朱”、韩国瑜当“逃跑市长”违反诚信、天马行空提政见、郭台铭初选落败不认输等种种原因打坏原本一局好棋等内部因素,以及包括习近平提出“习五点”,倡议“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共谋统一的“北京因素”,以及“反修例”演变成“争民主”运动,让蔡英文“捡到炮”的“香港因素”等外部因素,

内部因素显然不是关键,因为所有蓝营自生的“负面成本”,与绿营推动《反渗透法》等“负面成本”不仅可以抵销、打平,蓝营甚至仍能维持些许“板块优势”,这也是不少“名嘴”对韩国瑜逆转胜一直抱有信心的原因。因此,让国民党于2018年九合一选举获得的板块优势无法发挥效果的应该是“北京因素”与“香港因素”,虽然两岸闗系一直是解严后的台湾历任总统大选候选人必须面对的课题,但“被统一”、“被两制”的恐惧却是在这次大选才变成“可预见的未来”。

在这个“恐惧”之下,台湾的多数民意树立了817万的“蔡英文障碍”,并再次让民进党享有立法院过半席优势,将传统“蓝绿板块”的明显界限模糊了,打造了“拒绝北京”的新民意板块。

台湾人民已经做了选择,接下来,轮到北京出招了。

【台湾大选】民进党2020大胜 蔡英文抛两岸交流8字箴言

【台湾大选】立委席次单独过半 民进党再次完全执政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