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选】“祭品文”泛滥 台网民称台湾大选最大输家是“鸡”

撰写:
撰写:

台湾总统大选和立委选举于2020年1月11日举办,结果民进党蔡英文得到817万票,压倒性的当选,成功连任,国民党韩国瑜也承认败选,选举平安结束,没有再起波澜,但是据台湾网民表示,最大输家已经出现了,不是国民党也不是韩国瑜,而是鸡。

紧贴最新选情,图析选战局势,带你即时了解2020台湾总统、立委民选结果。更多详情点击【2020台湾大选】独家报道。

台湾人“爱赌”的天性很有名,在大选前就有许多人“搏赌”(闽南语),如果哪一个候选人落选(或当选)就要用鸡排当作“祭品”,请大家吃鸡排,如果把所有选前有人承诺的鸡排相加起来,总额超过2,300万份。

嘉义网络红人“小商人”就曾经“呛赌”,如果嘉义立委参选人林国庆落选就要发鸡排,在选举结果出炉后,小商人果然连续两天晚上在嘉义发放总共250份鸡排,还将附近摊贩的鸡排存量都“扫光”,就连附近居民都笑说:“促进经济发大财”。

另外健身网红“馆长”陈之汉也曾经发下“豪语”,说如果蔡英文当选,就要发放一万份鸡排给乡民;选后他在脸书(Facebook)上表示:“要开始准备了”,但也开玩笑说可能要准备一份3公分的鸡排。

但最“狂”的,还是一名台湾警政署的驾驶员,选举当天他在脸书上表示,如果蔡英文拿到800万票,“我请全台湾人民每人一份鸡排。”根据估计,这份“赌金”总价值超过14亿新台币(约合4,700万美元),还信心满满要网友截图转发。没想到蔡英文果然拿到817万票,选后居然有超过万名网友来“讨债”,吓得这名驾驶员赶紧关闭所有社群网站账号,警署同事也帮他缓颊,说只是开玩笑。

“祭品文”习惯起源自台湾网络文化,网民时常一言不合就“呛声对赌”,赌输要请客吃饭,只是一开始通常只是“空口白话”,往往最后都没有真的准备“祭品”。但最近十年来,越来越多网民“愿赌服输”,标的物也从难以实现的大饭店、米其林餐厅等等,改成平民取向的卤肉饭、鸡排、珍奶、咖啡等等。鸡排一份大小适中、到处都有、方便携带、容易食用、价格亲民,所以成为许多人的第一选择,甚至连“鸡排概念股”大成、卜蜂等公司也于13日股价上涨。

鸡排在台湾有特殊意义,台湾网红“鸡排妹”就以直播炸鸡排打起知名度。(财经网)

其实过去台湾许多政治人物都会在大选前,“斩鸡头”发誓说没有当选就要跳河、切腹、移民等等,希望能多号召一些支持者,但是虽然耸动,最后能兑现的就非常少,多年下来选民也开始对这种“空头支票”厌烦,认为只是在炒新闻,没有诚意。因此这几年,许多公众人物都开始效法网络文化,用请客吃饭来“对赌”,既不伤身体,也有新闻性,甚至也引来美媒《美国之音》专题报道。

只不过,《美国之音》也怀疑这种“祭品”文化是否会被用来影响选举结果。其实参选的政治人物如果自己“对赌”请客吃饭,的确可能有“贿选”的嫌疑,所以最后可能就用折成现金捐赠慈善机构的方式来兑现。

选后症候群韩粉父母互助会

虽然选举已经结束,选举相关人的心情却恐怕没那么容易调适得过来,包括选举人、竞选团队、甚至是一般的支持民众。每当投票前后,台湾精神科医师都会出来呼吁民众小心“选举症侯群”,这几乎已经是惯例了。“选举症侯群”的成因大都是因为选情紧张、支持的候选人落后等等,表征是全身无力、失眠、无故流泪、负面情绪徘徊、提不起动力过日常生活,但有时又会极度亢奋、大声喊叫等等,其实和躁郁症有点像。

脸书粉丝专页“韩粉父母互助会”上,就有许多台湾年轻选民表示,自己的父母是“韩粉”,选举完后心情不好,吃不下饭,一整天坐着发呆;更严重的,还威胁要把子女“扫地出门”,要把祖产卖掉不让子女继承等等。

根据过去台湾选举时的经验,精神科门诊会在选举前后增加大约两成的求诊数,并且在投票日结束后的隔天达到最高峰。其实这些症状平常都会在选后3天至7天内逐渐缓解,但也有部分人发展成长期症状,需要专业医学的协助。

更多新闻:

【台湾大选】超高票当选 蔡英文将面临选后政治力矩挑战

【台湾大选】成功连任台湾总统 蔡英文面临的“难”与“困”

【台湾大选】无关是否意外 香港和台湾都是北京的挑战

【台湾大选】蔡英文连任 军方高层人事异动

【台湾大选】ECFA与RCEP 蔡英文第二任期的挑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