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选】反渗透法即将上路 台学者:灾难性法案

撰写:
撰写:

2020台湾总统大选尘埃落定,区域及不分区立委席次也已明朗,但选前仓促通过的《反渗透法》,即将于1月15日公告实施,究竟会对两岸民众造成什么影响?在本届新当选的立委中,虽有民进党籍的新住民立委(马来西亚华人)当选,但在台新住民的权益是否能够得到充足的保障?针对以上两个议题,《多维新闻》专访长期关注台湾新住民议题,特别是维护在台陆配合法权益的台湾政治大学法律系副教授廖元豪,请他分析未来《反渗透法》施行后可能造成的冲击,以及号称以“人权立国”的民进党,真能好好照顾台湾的陆配与外配?

长期关注台湾新住民议题的台湾政大法律系副教授廖元豪。(許陳品/多维新闻)

廖元豪认为,《反渗透法》不仅没有台湾行政院提出的草案版本,更于2019年11月29日迳付二读,并于距离大选前11天,即12月31日仓促通过,未来正式实施的影响之大,将会超出民进党政府的估计。台湾陆委会主委陈明通在法案通过后曾多次公开为法案辩护,称《反渗透法》不会处罚合法的两岸交流活动,只要没有犯罪行為,这个法不会罚到台湾民众身上。

廖元豪指出,陈明通不是企图蒙混过关,就是没有仔细看法条。事实上,该法的打击范围非常广泛,像是未来大陆学者专家来台访学,若是前往选举造势场合,就很有可能构成该法规定的“犯罪行为”。他解释《反渗透法》第二条规定,境外敌对势力“设立或实质控制之各类组织、机构、团体或其派遣之人”。由于中共被视为所谓的境外敌对势力,全大陆所有高校或政府机关内都设有中共党组,故高校皆属于“渗透来源”,大陆学者自然属于“渗透来源”的一部分,依法不得来台参加集会游行或现场围观选举造势活动,只要参加就是违法;台湾学校与大陆学校签署学术交流合作协议,也就是和“渗透来源”交往;在大陆的台籍学生学籍属于高校,同样也是“渗透来源”。包括许多台商,如台积电、富士康、旺旺中时、阳信银行等,企业内也多有中共党组存在,也是“实质控制”,台商企业也成为“渗透来源”。如此一来,台商回台时能否参加选举活动?或公开支持蓝营候选人?是否会有触法的问题?

廖元豪相信,蔡政府起先应该没有要将法条修成目前呈现的这样,但法条出炉就是这么粗糙且离谱。《反渗透法》草案第二条原本还有“监督管理”的字样,但基于中国大陆的政治体制与“党管一切”原则,根本不存在不接受中共监督管理的机构存在,所幸后来“监督管理”才未入法。再者,《反渗透法》第五条规定“任何人不得受渗透来源之指示、委托或资助,进行《游说法》第二条所定之游说行为”。但其实台湾的《游说法》从来未被好好执行,且缺少罚则、窒碍难行,意即一般民间团体向台湾政府机关或民意代表反映意见、影响政策,属于“游说”的范围,很有可能会触法。既然从来没有严格执行,未来也会出现选择性执法、办蓝不办绿的现象。

廖元豪也抨击,法条中规定“任何人不得受渗透来源之指示、委托或资助”,但何谓“指示、委托或资助”?法律并没有进行定义,加上“渗透来源”的范围太宽泛,所以一旦执行后,打击的对象只会是台湾人,连合法参加集会游行的权利也被剥夺。况且,许多两岸交流活动的“落地接待”,台商申请退税或补助,台师在大陆访学、参与研究计划案,或从事领有薪资的研究工作,很有可能都符合所谓的“资助”。廖元豪举例,一位在北京大学读书的台生,学期末时教授指示他回台观选,这就是“受指示或委托”,同样有违法的可能。

廖元豪指出,《反渗透法》在立法时,并不是透过台行政院跨部会协商后才提交立法院审议,而是直接在民进党的立法院党团生成,並不符合一般的立法慣例。不仅行政部门不知如何执法、缺乏裁量标准,法条中也未规定谁是“主管机关”,到底由哪个部门来认定是否违法?再加上该法以刑法论处,没有任何缓冲空间,只要被认定“违法”就进入刑事侦办程序,即使最后检察官、法官裁定不起诉或宣判无罪,一般民众收到地检署传唤、到案说明时也会心生恐惧,两岸正常的交流往来也会因此中断。他也呼吁蔡政府应该尽快推动修法,包括延后实施,或将所谓的“渗透对象”与其他定义模糊不清的部分进行大规模修正。

除了两岸关系与《反渗透法》,在2020立委选举中,民进党不分区名单排第4位、出生于马来西亚的华人罗美玲当选立委,也是此次选举中唯一当选的新住民。廖元豪认为,如今民进党又再次“完全执政”(掌握行政、立法两大权),在立法院占过半多数的情况下,对于维护占新住民众多数的陆配之权益,不会有任何立法上的进展,像是“六改四”(陆配取得台湾身分证的年限从六年缩短为四年)基本也不可能实现。顶多只会是行政部门上做微幅的调整,像是仅开放陆配可以担任台湾公部门里职等较低的临时人员,并未全面开放陆配在台担任公职的权利。

据廖元豪了解,第九届民进党籍立委(2016年就任)不像过去还会自行提案,只会贯彻、服从蔡英文与民进党立院党团的意志,就不用说现在依然在立法院占过半多数时,会有人甘冒风险为陆配发声。况且国民党在过去占多数时,修法都相当困难,更不用说如今沦为少数,更加无能为力。他研判,民进党认为,无论推出什么政策或不推政策,即使在选前缩短年限、给了陆配身分证,陆配只会属于国民党的“铁票”,并没有争取的必要。所以立法院换届后,在立法方面也不会有任何进展,即使是民进党内比较主张基本人权的立委,他们对陆配争取权益的态度显得很保守。况且,由于东南亚籍配偶是仅次于陆配的群体,民进党对维护他们的权益也不积极。民进党的本质是本土路线,虽然外籍人士已经取得台湾身分证,但其数量仍相当稀少,所以民进党不认为需要多花力气去关心、经营,也不会列为优先顺序,顺位也远远不如原住民重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