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选】港府智囊:大陆民众很难支持北京柔性对待反中的台湾


2020年台湾大选已经结束,现任总统、民进党总统候选人蔡英文以817万票,战胜现任高雄市长、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韩国瑜,成功连任。怎么看这场选举?两岸关系将何去何从?香港社会怎么看台湾大选?台湾民主对香港发展民主有什么启发性思考?多维新闻在台湾大选结果出炉后采访了中国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香港中文大学荣休讲座教授刘兆佳先生,独家解读台湾大选。此为第一篇。

既意外又不意外的台湾大选结果

多维:今次台湾选举结果,你感到意外吗?

刘兆佳:既不意外、又有点意外。2019年6月以来民调数据都对蔡英文比较有利,一般人都能预测到她会赢得台湾总统大选,但没预料到她能赢那么多,这让人有点意外。

2020年台湾大选结果已经出炉,现任总统蔡英文以大幅度领先的票数,成功连任。(AFP)

多维:你认为蔡英文胜选的原因是什么?怎么看香港修例风波和台湾大选之间的关系?

刘兆佳:总体上说,蔡英文成功把台湾大选议题之争转移到主权、安全、政权方面,把反对习近平提出的“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当做选举主题,并获得了较大成效。

而香港修例风波固然是影响台湾大选的重要因素,但我不认为是决定性因素。假如香港没有发生修例风波,是不是表示蔡英文就赢不了大选?这个我也不敢肯定。毕竟,过去一年除了香港修例风波之外,台湾发生很多事情,两岸之间也发生很多事情,美国对台湾不停有动作,再加上国民党本身不团结,韩国瑜也出现受人非议的地方,所以很难说香港是决定性因素,只能说香港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

香港因素的影响体现在台湾对香港“一国两制”描述,按照台湾方面对香港“一国两制”的“另类诠释”,把香港“一国两制”当成是一个失败事例。香港发生修例风波,出现骚乱,社会上有很多反华反共情绪,但香港没有太多人说“一国两制”失败,也没有说要改变“一国两制”作为处理香港问题的办法,只是针对香港跟内地的关系特别是中央与特区的权责划分表达一些不满。可是在台湾大选期间,香港问题被民进党乃至国民党用来强调“一国两制”不适用台湾,“一国两制”在香港失败了。

除了香港因素,还有其他很多因素影响到台湾人对这次选举的看法。比如,过去一年多,因为中国大陆不断在外交、军事和经济方面施压台湾,也使台湾一些人产生恐惧和愤懑,加剧对大陆的抵触情绪。美国不断制定一些国内法来插手台湾事务,鼓励台独势力,令台湾不少人认为可以依靠美国来制衡中国大陆,而民进党最能取得美国对台湾的支持。此外,国民党在选举过程当中也出现很多问题,包括内部不和、韩国瑜未必得到国民党的全力支持以及韩国瑜本人言行举止的某些方面存在不足之处,这都会影响选举。

选前造势现场火爆,一度引发韩流效应的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韩国瑜,最终还是输给了蔡英文。(陈囧廷/多维新闻)

今次大选结果反映大部分台湾人就算没有提出台独,也呈现颇为明显的分离主义倾向,这不单存在于民进党支持者中,也存在于国民党支持者中。这次台湾选举说明在可预见的将来想让台湾大部分民众愿意以“一国两制”方式达成国家统一是非常困难的事。

台湾大选后两岸关系将何去何从

多维:你怎么看待未来两岸关系?

刘兆佳:我想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两岸关系肯定越来越紧张。从台湾方面来讲,蔡英文和民进党政府目前非但不愿用“一国两制”的方式解决统一问题,而且也不承认“九二共识”,不断在搞“去中国化”,特别是在历史文化的认同方面,把台湾居民和大陆居民越拉越远,甚至让双方产生某种对立、敌对的心态,以及不断制定新的法律阻碍两地交往,如国安五法,《反渗透法》等,同时加紧寻求和美国开展更密切的合作关系。

从美国方面来看,美国实际上已经把台湾纳入到了围堵中国的印太战略当中,进一步确认了台湾在第一岛链围堵中国海军、空军扩张的角色。美国目前极不愿意看到两岸统一,甚至可能会进一步扶持台湾分离主义势力,就像在香港扶持分离主义势力一样,作为在中国边陲地方制造麻烦的一个重要战略部署。因此,未来台湾跟美国会越走越近,政治和军事上的交流会越来越频繁,美国也会更多利用国内法,比如《台湾旅行法》、《国防授权法》等法律来强化对台湾政治、军事上的支持。尤其在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下,当台湾投向美国的印太战略,两岸关系短期内很难好转。

与此同时,大陆方面也已经觉得无论国民党还是民进党,都不可能带领台湾寻求统一,顶多是说民进党的台独倾向更为危险。国民党基本上既不愿意也缺乏能力谋求统一,顶多是希望减少两岸之间的摩擦,希望通过经济交流来取得一些实际利益而已。在未来,我觉得大陆方面将会用更强硬手段对付台湾,包括通过军事、外交、经济等手段迫使台湾民众、政客逐渐改变对统一的态度。进一步来讲,台湾问题已经构成国家安全问题,对北京来说这已不单是统一的问题。在中美博弈的大环境下,台湾越来越变成美国压制中国战略中的一部分,因此台湾问题越来越变成了国家安全问题,就和香港也越来越变成国家安全问题一样。既然是国家安全问题,很难想象中国大陆不会对台湾采取不比以前强硬的应对方法。另外,中国国内的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情绪越来越高涨,也希望在“两个一百年”之内达成国家统一,消除台湾作为国家安全的威胁,减少大国崛起的障碍。在这种情况下,大陆民众也很难支持政府用关爱、柔性的方法来处理一个大部分人都反对中国大陆、反对“一国两制”的台湾。

基于以上分析,我认为未来美国插手两岸事务会越来越频繁,民进党政府为了反制中国大陆也会与美国走近、更不断利用香港问题来敲打大陆。基本上我对两岸关系的前景并不乐观。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