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压力症候群 年节返乡“打不打招呼” 意外引爆世代冲突

撰写:
撰写:

农历年关将近(庚子年),许多华人预备动身返乡过年,但是近年由于都市化与人口外移,许多人在外结婚生子,带下一代返乡时往往出现不适应与长辈相处的情况。台湾卫服部就于近日发出一连串的“#卫福瞳铃眼”系列文章,用小故事宣导“正向教养”模式,以儿童福利的角度呼吁家长过年返乡时,不要因为孩子叫不出来故乡亲戚的称谓就予以责备或嘲笑,当华人重视的礼仪碰上讲求个人自由的新世代,过年对家长和孩子来说都是一大压力。

农历春节将近,台湾各地民众到时将收拾行囊返乡过年。(新华社)

卫服部于2020年1月8日于脸书(Facebook)专页上贴文“#卫福瞳铃眼 孩子不问好等于没礼貌!?请放下礼仪迷思!”,指出过年返乡时,被亲戚指摘“你家孩子看到人都不会叫喔!?”、“实在有够没礼貌!”是许多人的共同印象,卫服部脸书呼吁别擅自替孩子贴上不礼貌的标签,爸爸、妈妈应尝试放下表面的礼仪迷思,亲友更不应该造成父母和孩子的压力。

贴文下方也有许多台湾网友的共鸣:“有时候孩子跟大人打招呼,反而大人没回应”、“因为没立刻打招呼被爸爸呼巴掌,造成我和我爸爸的裂痕”、“又不是多熟,根本道德绑架”、“对小孩来说,一点都不有趣”等等。

其实由于早年农村生活的特性,许多大家族一起生活,亲戚也都在左近,小孩从小耳濡目染,不仅是家族亲戚,就连邻居或是村民都能一一认得,并不罕见。但是随著近代化,农村人口往城市集中,又在城市中结婚生子,下一代与留在家乡的亲戚一年难得见面,使得见面就要能立刻叫出亲戚的称谓难度增加。

更何况传统中华文化中亲戚称谓复杂(同样是因为大家庭生活的关系),父系常见的就有叔、伯、姑、嫂、爷、奶、叔父、伯父、叔公、伯公等等,母系也有外祖父母、舅父、姨母等等称呼,更由于华人辈份计算复杂,就算是小孩子也可能有年纪远大的侄、甥辈的存在,若孩子并非“生而知之者”,恐怕极为不易厘清。

但台湾社会虽然有著开放的一面,如全民直选总统、同性婚姻合法化、多元宗教等等,但其实也有著对立的保守一面。在大家庭血脉联系的逻辑下,“打招呼”是确认彼此关系的重要步骤,能够立刻区分出“己者”与“他者”;因此,在许多长辈眼中,“打招呼”就不只是单纯的考验记忆力,而是能否成为“自己人”的仪式,因此能不能成功地“打招呼”,就成为评断小孩的“教养”,乃至于家长的“家教”,甚至是整个家庭的“成功”标准。

对于家长来说,小孩面对陌生人或是亲戚“看到人会不会叫”与“家教成不成功“被划上等号的情况下,无形之中成为也成为“重面子”的家长一大压力来源。而对于成长于城市与家乡羁绊不深的新一代眼中,这种确认彼此关系的仪式,往往被年轻人视为是一种“封建遗毒”,是强迫下一代去接受上一代的观念和联系情感的方式。此外,对于过年时如何回应一年才见一次面的亲戚在“打完招呼”盘问工作状况,感情状况,也成为年轻世代返乡时最困扰的事情之一,两个世代都被“打招呼”所困,也成为造成春节压力症候群的来源之一。

卫服部的贴文表示,并不是鼓励家长放任小孩“没礼貌”,但是如果真的期待小孩“懂打招呼”,事前就应该和孩子说明会见面的亲戚成员,并主动帮孩子介绍,更可以先示范如何打招呼,让孩子学习。卫服部贴文举例,有时孩子会因为刚接触环境陌生不容易开口,当准备离开已经较熟悉环境,家长就可以让孩子练习打招呼:“一起跟阿姨 / 叔叔说再见准备回家啰”,希望能缓解这种世代间的对立和冲突,也显见这种问题存在的普遍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