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选后国民党忙着抓战犯 然后呢

撰写:
撰写:

台湾2020大选落幕,国民党不仅总统大输265万票,立委也只获得38席,远低于民进党的61席。面对如此惨败,国民党内改革声浪不断,有人要求党主席吴敦义即刻请辞,也有人要求曾赴陆听讲的不分区立委吴斯怀辞去立委一职,甚至将“中国国民党”的“中国”拿掉等提议也再次浮出台面。但套一句吴斯怀说的话:“难道这样国民党就会变好吗?”

败选后抓战犯重不重要?当然重要,而且可能还是第一要务。国民党总说民进党很会打选举,国民党在选举策略与方法上技不如人,确实也是败因之一,选举过程中有人决策失当、有人执行不利;也有人意兴阑珊、各怀鬼胎、其心各异,如果选举都结束了,还不先搞清楚哪些人在破坏团结、哪些人在扯后腿、哪些人掌控决策权却错误百出,让这些人继续在党内坐拥大位,那就遑论要进一步的改革检讨。

然而,国民党的败北也不是第一次了,更正确的说,国民党在败北这件事情上绝对是位经验老道的前辈,但每次的检讨都仍停留在人事去留、年轻化、更改党名等表层问题上,从未反躬自省现在的“中国国民党”,在人民心中究竟代表了什么意涵?

国民党青年派冲撞中央党部 剑指中常会怒轰“老贼下台”。(杨腾凯/多维新闻)

截至当地时间1月15日为止,已有8名国民党中常委辞去职务,希望改变党内的权力结构,让国民党能进行世代交替,让青壮派的声音及力量受到重视,败选检讨报告中亦提及“青年政治参与程度高,本党不受青年选民青睐”,显然党内也意识到过于陈腐老化的国民党,已经被新世代彻底抛弃。

国民党内的换血接班固然有其必要,且是极为重要的一环,但国民党喊世代交替多少年了,为何始终没有成效?更进一步说,难道把国民党内现存的大佬们踢出党内,国民党便会摇身一变,成为最受年轻人支持的政党了吗?现下面临的问题在于,新世代所在意主权、意识形态、价值观等议题,话语权几乎都已被民进党牢牢掌握,国民党要如何在摆脱旧有包袱的同时,还能帮自己贴上新的正面标签,才是最困难却重要的地方。

举例来说,当民进党轻易的喊出“抗中保台”,呈现出对抗反共的姿态、却能夺得超过800万票的支持时,国民党该如何因应?是跟着民进党一起大喊反共、还是“中国”国民党改成“台湾”国民党,跟民进党一起诉诸自己是一个“本土政党”?

国民党青年派高举吴敦义下台的标语。(杨腾凯/多维新闻)

在其他劳工、同婚、居住问题上,国民党同样遇到如此困境,民进党在选前曾说“劳工是民进党心中最软的一块”,选后要劳工“自己去跟老板说”;选前民进党大力支持同婚,结果大法官释宪后却碰都不敢碰,拖到释宪生效前才勉强通过一个七折八扣的同婚法案;居住问题蔡英文曾说8年盖出20万户公共住宅、压低房价喊得震天响,选后却连房价信息透明化的实价登录都不敢通关,这些案例都曾激发不少民怨。但尽管民进党口中喊的跟实际作的是两回事,选民却不会将选票转移给国民党,因为国民党说一旦执政年金要改回来、同婚法案要废除、特侦组要重启、核四要重启…年轻世代不满的是民进党说一套作一套,国民党提的却是我们要“回到过去”,试问国民党拿什么让年轻人相信他们更重视劳工、低薪、住房等问题,且更符合他们的价值理念?

国民党要做的当然不是拿香跟拜,民进党提了什么受年轻人欢迎,我们就跟着提什么,这就像要把“中国”国民党拿掉一样愚昧,以为换上年轻人马、换个本土招牌,民众就会自动接受。这些符号老早就被民进党批在身上了,民众真的想要一个本土的年轻政党,又何必去选国民党这个跟风的“仿冒货”?国民党不能将反对党简化为“反对民进党”,而让自己的形象更加迂腐保守,也不能将原有的论述全盘否认去迎合大众,而是在各种议题上有比民进党更精致的论述、更明确的中心思想,在撕去负面标签的同时还能赋予自己新的符号。

以前民进党借由贴上社会运动、反威权与台独等标签,与国民党形成了强烈对比而窜起,如今国民党沦为在野,从前引以为傲的两岸关系招牌又不再受到信任时,国民党在选民心中到底还代表了什么?才是抓战犯之外最重要的症结。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