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选】大陆学者:最不希望韩国瑜赢的人 恐怕在国民党内

撰写:
撰写:

在刚刚落下帷幕不久的台湾总统大选中,现任总统、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以大幅度领先的票数,成功连任。现任高雄市长、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韩国瑜尽管在最近一年多的时间里“韩流汹涌”,选前现场造势火爆,但仍没能创造奇迹。该怎样看待此次台湾大选的结果?韩国瑜败在什么地方?国民党应该反思和改变什么?多维新闻记者采访了厦门大学台湾研究中心副主任、教授唐永红。以下为采访实录第一篇(共两篇)。

【台湾大选】大陆学者:都是谎言 蔡英文的两岸“对话”暗设前提

【台湾大选】大陆学者:六大因素让“韩流”难成大气候

【台湾大选】蔡胜韩败 北京对台政策陷入窘境了吗

多维:四年前的那次台湾大选,多维曾有一个判断:这不是民进党的胜利,而是国民党的溃败。此次台湾大选,这一评论似乎依然适用。

唐永红:总体上看,在2020年台湾大选中,蔡英文及民进党主打的是基于统独立场的“主权牌”、“美国牌”,韩国瑜及国民党则主打的是基于经济民生的“安全牌”、“有钱牌”。显然,这场选战主要就是经济民生诉求者与政治主权诉求者之争。

选战中国民两党双方都面临各自的有利因素与不利因素。选举过程中蔡英文及民进党总体上有效掌控了选举议题,有效掌握了选战主战场,呈现积极进攻态势;韩国瑜及国民党多数时候呈现被迫因应、拿香跟拜、被动挨打的状态,未能充分利用有利因素,适当应对不利因素,未能有效掌控选举议题,掌握选战主战场,最终败选。

韩国瑜的主要支持力量在于不满民生经济现况而“起义”的庶民,以及对当局施政与改革不满而反弹的群体。这是“韩流”得以形成的两个主要因素,也是有利于韩国瑜及国民党选举而不利于蔡英文及民进党选举的两个主要因素。

但是不利于韩国瑜及国民党选举而有利于蔡英文及民进党选举的因素更多。具体来说,有六大因素让蔡英文胜选、韩国瑜败走:

一是台湾社会意识形态与政治生态不利于韩国瑜及国民党选举而有利于蔡英文及民进党选举。当前的台湾社会“蓝小绿大”,“统小独大”,“民强国弱”,民众国家认同严重疏离,不愿意统一而倾向独立。民进党在两岸关系性质定位及发展取向上“政治正确”,获得台湾多数民众特别是年轻世代的认同与支持,进入“政治正确”的收获期。

加之广大庶民也只是“经济觉醒”,尚未“政治觉醒”——台湾多数民众尚未认识到,当前台湾民生经济搞不好的主要原因就在于搞不好两岸关系而边缘化。在这种背景下,在大选中民进党很容易操作基于统独意识的“主权牌”而获得被洗脑的台湾民众特别是年轻世代的认同与支持。

二是2019年以来台湾外部环境变化不利于韩国瑜及国民党选举而有利于蔡英文及民进党选举。1月2日大陆提出和平统一五大政策主张,特别是民主协商“一国两制”台湾方案。6月以来香港又出现“反修例”事件。这让蔡英文及民进党“捡到枪、捡到炮”。

民进党及其当局利用台湾多数民众目前不愿意统一,大势渲染“芒果干”(亡国感),主打“主权牌”,反对“一国两制”。这使得台湾社会氛围从2018年忧虑民生经济、反对执政党改革为主,转变为忧虑“主权”存亡为主。此外,美国摆明支持民进党及蔡英文。外部环境的这些变化,显然都有利于蔡英文及民进党选举,而不利于韩国瑜及国民党选举。

三是台湾媒体“绿化”并被(民进党)当局掌控。台湾媒体包括传统媒体和新媒体,已经普遍性“绿化”,并多被(民进党)当局掌控,因此多选择性报道。结果,“假文凭”、“私烟案”、“三百万”等不利于蔡英文选举的事件都不克发酵;而韩国瑜的正面消息很难传播,负面消息倒是满天飞。

内部不团结是国民党的老问题。(AP)

唐永红:四是蓝营分裂,国民党不团结。宋楚瑜参选分走票源。郭台铭出走并跟柯宋合作、国民党各派系不团结,让其支持者难以归队支持韩国瑜选举。党主席吴敦义忙着铺排自己的后路,辅选不力,难以整合党内派系支持韩国瑜选举,影响到国民党党组织有效发挥对韩国瑜选举的协助作用。

五是拿香跟拜的论述能力不利于韩国瑜及国民党选举而有利于蔡英文及民进党选举。韩国瑜及国民党观念及思维保守,论述上拿香跟拜,行动上担心被抹红。这不仅让韩国瑜掉入民进党设定的战场特别是“主权”战场而难以自拔,而且让韩国瑜本可以满足庶民“安全”、“有钱”的诉求的优势难以发挥。

六是未兑现承诺的“落跑市长”印象不利于韩国瑜及国民党选举而有利于蔡英文及民进党选举。由于拿香跟拜担心被抹红,韩国瑜未能深耕大陆,未能广泛开展两岸城市交流合作,结果未能持续让高雄“货出得去”、“人进得来”,未能很好兑现让高雄庶民发大财的承诺。结果,韩国瑜难以摆脱“落跑市长”的帽子,也未能很好地给其他县市庶民以选择韩国瑜可以发大财的预期。

多维:这六大因素中,超过一半是韩国瑜自身无力去改变的,你会认为他这次参选是注定失败吗?

唐永红:有很多因素他无法完全掌控,但面对不利于自己选举的外部环境,总得要想些办法。韩国瑜本来还是有很多可以作为的空间的。

台湾内部的意识形态与政治生态已经是“绿大蓝小”,韩国瑜及国民党不宜回到传统蓝绿对决的老路去打选战。我认为韩国瑜最应该采取“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思路,但是他很多时候是拿香跟拜,其中的主要原因是怕人家“抹红”他,一“抹红”他想去洗白自己,更别提来大陆谈经贸合作的事了。

事实上,他真正的支持力量不是传统的国民党群体,而是庶民和对蔡英文不满的群体,他当选高雄市长也不是靠国民党,就是靠这两股支持力量。大选期间,除了可以攻击执政党施政方面之外,韩国瑜最应该做的事情是要让这两部分群体看到他能给他们带来“发大财”和“改变”的机会。如此,才会有较多的中间选民及浅绿选民票投韩国瑜。其实庶民群体不仅人数众多(多过有投票权的年轻世代),又主要关心“安全”、“有钱”等民生经济问题。

在局势本来就不利的情况下,韩国瑜应该采取进攻性的做法,以攻为守,但他更多是采取消极的、防守的姿态,而且陷入对手设定的战场去打仗,这基本上就很难赢了。2019年8月美国政府批准80亿美元对台军售,他只是跟着蔡英文表示感谢。当然,在台湾竞选领导人肯定要感谢美国,但只是表示感谢就变成帮蔡英文备书了,民众干嘛一定要投你呢?直接投蔡英文就好了。他应该在感谢的同时形成新的论述,以便可以讨好一些群体进而对蔡英文政策形成进攻性,这才会带来选票。

如果是我的话,在表示感谢的同时我会说“台湾的安全主要系于台海安全,如果两岸在‘九二共识’的基础上实现和平发展,台湾或许可以节省部分开支,用于改善民生经济,帮助年轻人养小孩,打造更多的惠民政策、更好的营商环境”等等,既不会让人觉得冲撞美国,也能让岛内民众听的懂,才会对蔡英文有进攻性。只是跟着蔡英文表示感谢,选民的票多半会投向民进党,因为选民会觉得既然在野党及对手都肯定了执政党的政策,那么执政党的政策就是完全正确的。

韩国瑜在此次选战中的策略多有失误。(AP)

唐永红:在香港反修例的事情上,韩国瑜讲出“谁要一国两制,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over my dead body)”,我实在不知道他在反对什么,因为到现在为止,“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在两岸都还没有讨论、没有成型,甚至连“标题”还没有,他就说要反,反的是什么呢?如果是反“一国”,那就又变成跟着蔡英文主打的主权牌在走。所以在我看来,除了“庶民”这个标志,他的脑袋还是传统的国民党脑袋。现在是蓝小绿大的时代,打主权牌必输无疑。他本应该在“安全”、“有钱”等方面攻击民进党,包括蔡英文执政时期观感非常不好的贪腐问题等等。

说到“有钱”,就不能不提他高雄市长的身份。他在高雄做了一些事情,包括修路等,但是让高雄人民发大财这个承诺没有很好兑现。高雄2019年1-6月份的经济数据还不错,到下半年数据就不好了。这就给人造成一种印象,高雄并没有因为你当市长而改变。实际上韩国瑜很大程度上是受到台湾经济大环境的影响,况且想要拼经济,很多政策不是他的权能,是台湾当局的权能。他想在高雄建自由贸易区,蔡英文当局不同意,实现不了。

所以唯一可能的路径就是通过他本来的优势,在认同“九二共识”的基础上,促进两岸展开经贸与人文交流,通过去大陆推销产品、引进大陆观光团让高雄的“庶民”发大财,而不是空喊口号。但是因为怕被“抹红”,大陆去了一次他就再没去过,高雄没有出现采购团、观光团。经济数据不好,“落跑市长”的帽子就更难摘掉了,韩国瑜在高雄就丢了26万票。

如果能做成竞选市长期间提出的“发大财”的承诺,不仅会获得更多高雄民众的选票,还会给其他县市民众营造一种“韩国瑜若能当选台湾领导人,我们也有机会‘发大财’”的预期,进而投票给韩国瑜。

但是很遗憾,韩国瑜整个选战中大部分时间是消极选举的,跟着民进党的选举节奏在走,被人家拖到主权牌的战场中,所以他的民调在他请假选举之前一路走下坡路。

多维:除了韩国瑜的战术选择,也有观点认为,韩国瑜曾经“一人救全党”,但在大选面前政治企图作祟,变成“全党救一人”,甚至同时“拯救”了民进党,因为他是国民党内再次出现分裂的重要因素。

唐永红:这是典型的传统国民党势力对韩国瑜的攻击,实际上,韩国瑜虽然败了,但是在蓝营中也只有他最有战斗力。换了其他候选人,输的更惨。其实,韩国瑜并没有惨败,在只有约24%的台湾民众认同“一中各表”的情形下,在国民党支持者分裂的情形下,在国民党组织观感不好的情形下,韩国瑜还拿到了38.6%的选票,已经不错了。

多维:552万票基本意味着蓝营支持者归队?

唐永红:韩国瑜获得552万票,并不意味着蓝营支持者完全归队,其中也有部分中间选民甚至政治浅绿的庶民的票。国民党不团结是老问题了,韩国瑜从初选到正式代表国民党参选的过程中,国民党的不团结表现明显。韩国瑜实际上是一个人在战斗。国民党里的权贵大佬不喜欢他,打心眼儿里看不起韩国瑜,因为韩国瑜跟他们不是同一路的高学历精英或权贵,在他们眼里韩就是一个乡下来的“草包”。他们并不真心希望他赢。韩国瑜如果真的当选总统,国民党内的其他大佬认为他们基本上就“完了”,国民党内会出现革命性的洗牌重组,他们恐怕更担心这个。

虽有众多狂热“韩粉”,但韩国瑜在国民党并没有得到足够的支持。(多维新闻)

唐永红:所以韩国瑜从一开始就不被国民党的权贵大佬所接纳,之所以能够成为代表国民党的候选人,是因为其他各个候选人的民意支持率谁都比不过他。包括吴敦义自身一直想选,后来也只能主动放弃,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那个命。但是国民党那些人都在算计自己的利益,在吴敦义身上也明显看的出来,舆论都公认他没有尽力辅选韩国瑜,包括不分区立委候选名单的争议,包括将郭台铭作为候选人参加初选。郭台铭就是被国民党权贵们“拱”出来的,但是最后又没有能力说服郭台铭留在党内,反而造成国民党支持者分裂,更导致民众讨厌国民党。

其实2018年11月的“九合一”选举本质上不是国民党的胜利,可是国民党的诸侯大佬却多以为2020有机会,故争着出来参选,从认知上就出了问题。国民党对于自身的问题并没有任何的反思与改进。

多维:“九合一”是在民进党的衬托下,国民党被抬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但越是站的高,大选期间的分裂乱象让国民党摔的越重。

唐永红:2016年台湾大选结束后,我在接受媒体专访的时候就预言过,如果不出什么意外,如果蔡英文时期在民生经济方面没有比马英九时期更坏,那么蔡英文的连任是大概率事件,甚至民进党可能会有执政12年的机会。讲这个话的主要依据就是台湾意识形态与政治生态格局已经发生质变,从蓝大绿小转变为绿大蓝小,统独势力此消彼长,国家认同感疏离,大部分台湾人不愿意两岸统一等等,民进党已经进入“政治正确”的收获期。

去年“韩流”开始兴起,主要力量就是对现状不满的庶民,不光是对民进党不满,这其中同样包括对国民党权贵的不满,他们需要寻求自己的政治代言人,所以才有了“韩流”。“韩流”的兴起让国民党看起来有那么一点点的机会冲击蔡英文的连任,但最终还是因为国民党内部不团结、拿香跟拜、害怕抹红等老毛病,还是输了。

多维:刚才你提到,假如这次韩国瑜真的当选总统,可能会给国民党带来革命性的改组。但事实是国民党又一次惨败,各种老毛病似乎也积重难返,未来国民党还有扭转颓势的机会吗?

唐永红:暂时我还看不到机会。从长远来看,国民党如果不能找到一个让台湾民众接受的论述,总是像现在这样拿香跟拜,那是没有机会的。如果它能够坚持做自己,找到一套独立论述,通过比较长时期的推广普及,等待形势变迁,将来还是有机会的。

在当前的意识形态与政治生态未及发生质变的情形下,国民党的机会就在于“庶民起义”。庶民已经开始经济觉醒,但还没达到政治觉醒,还不知道现在很难赚钱、经济民生这么困顿的根源在哪儿,或者说多数台湾人还没想明白。

年轻世代更是难以意识到这一点,他们尚且可以在父母的庇护怀抱中追求“小确幸”,还没有真正体会赚钱的辛苦。韩国瑜的支持大多是50岁以上的那帮庶民,主要原因就是这些人经历过曾经“钱淹脚目”的时代,也经历了最近20年挣钱越来越辛苦的时期,他们有强烈地不同经验的比较,开始经济觉醒。可年轻世代是完全不同的成长经历,他们在民进党长期的影响下又接受了民进党的一整套主张,所以年轻一代的政治觉醒要来的更慢,他们连经济觉醒都没有。

当广大台湾民众从经济觉醒走向政治觉醒的时候,坚持“九二共识”的国民党就会进入“政治正确”的时代。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