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连任后 台湾“监察院”会呈现新貌还是回归老样子

撰写:
撰写:

蔡英文挟着史上最高票胜选后,其所任命的监察委员陈师孟遭披露已请辞,惟蔡英文指示表达慰留、盼他能做完本届任期。陈师孟的议题在台湾发酵已久,不仅是因为他明显干预司法、恐吓曾经办过绿营的法官,还包括整个监察院存在价值的论辩,而这一切随着蔡英文高票胜选,受关注度又再提高。

蔡英文提名的11位监察委员在2018年全部上垒,其中陈师孟(右五)引起诸多非议,而2020年7月监察院即将换届,到时会是首度全面“绿化”。(多维新闻)

台湾宪政制度当中的监察权,其学理源自于中国御史权以及西方国会的调查权,在孙中山五权宪法的规划里,监察权是由地方议会间接选举而成,可谓是另一种形式的国会(经台湾司法院大法院释字第76号认可)。第一届156位监察委员由各省市议会、蒙古西藏地方议会及华侨团体选出,并于1948年6月5日正式成立监察院,同时在中国各地区分设监察委员行署,但国共内战后均已裁撤。

第一届监察委员任期相当长,直至1993年才换届,步调与国代、立委全面改选相近。但是,1992年台湾举行修宪,将监察委员改由总统任命经国民大会同意;2000年进一步改由经立法院同意,自此该院不仅失去行使原有职权的正当性,更造成台湾宪政体制的紊乱。

当府会(总统府、立法院)组成不一致时,监察委员即可能成为政治攻防战区(如陈水扁2004年任命监委未获立法院通过,该院空转三年);当府会完全一致时又有两种情况,属于强势政府时,监察委员更可能像是脱缰野马(如近日请辞遭蔡英文慰留的陈师孟);而属于弱势政府时,连监察委员提名都会遭遇瓶颈,如2014年马英九提名29名监察委员,在民进党强迫国民党立委不得亮票下出现跑票,最终仅有18位通过同意权,缺额11位。

似乎,台湾监察院的宪政作用,完全取决于执政党性格与立法院的多数。而民进党一贯的立场是修宪废除监察院与考试院,直到其二次执政,2017年3月2日台湾总统府发言人黄重谚仍强调,“废除监察院是我们的一贯修宪主张,这个立场并没有改变”。但是2018年1月11日,蔡英文所提名的11位监察委员,依然在民进党多数的台湾立法院获得压倒性票数通过。

监察委员由台湾总统提名、经立法院行使同意权,但即使总统政党在立法院占多数也不一定能过关,图为2014年民进党立委阻止国民党立委领票行使同意权;如今长年主张废除监察院的民进党已是监察院体制的既得利益者。(中央社)

陈师孟恐吓法官、引起全台八成法官、共1,689位参与联署抵制,但是他的请辞却遭到蔡英文的慰留,这是监察权违背民意的绝佳例证,因为原始监察权的设计与其正当性是相称的,如今正当性仅源自总统的提名。但就现实意义来说,当监察院可以提供全面执政的政党高官厚禄(任期6年,配有座车及秘书;月薪19万新台币,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不受任何节制,原本强调将会修宪把监察权废除的民进党政府,也逐渐装聋作哑,成为了既得利益者。

蔡英文强势连任后,监察院存在的纠结还会持续下去,尤其,2020年7月31日现任29位监委将会全面卸任,其中马英九任命的有18位、蔡英文任命的则是11位,半年后全面汰换“马系监委”,也将是史上头一遭首度全面绿化的监察院。面对执政且立法院居绝对多数的民进党政府,能够如何纠正、纠举、弹劾行政机关或官员?值得关注后续。

最后,每届监委的职权行使模式与立法院同意权的行使图像,都会是监察院做为一个宪政机关所不断累积的印象与名誉。马系监委全面卸任后,监察院蓝绿攻防战将停止,迄今年8月底过后,民进党将全面掌握五院,如何运作宪政体制,值得关注。民进党政府现在既已暂时放下修宪企图,就应该尊重现行的宪政体制,而陈师孟一案也必须妥善回应社会各界的质疑与不满,如此一来,不论是现实利益或者宪政稳定性都能兼顾,也将有助于蔡英文在胜选感言中所称的“绝对不会因为胜利,就忘记了反省”、“我们要拥抱彼此”,为民进党政府接下来4年减缓社会对立的预告注入信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