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选】国民党根基还在 浴火重生需对三处刮骨疗毒

撰写:
撰写:

在刚刚落下帷幕不久的台湾总统大选中,现任总统、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以大幅度领先的票数,成功连任。现任高雄市长、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韩国瑜尽管在最近一年多的时间里“韩流汹涌”,选前现场造势火爆,但仍没能创造奇迹。该怎样看待此次台湾大选的结果?韩国瑜败在什么地方?国民党应该反思和改变什么?多维新闻记者采访了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院两岸关系研究所所长朱松嶺。以下为采访实录第一篇(共两篇)。

【台湾大选】铁心与大陆针锋相对 蔡英文背后算盘不止台独

【台湾大选】大陆学者:最不希望韩国瑜赢的人 恐怕在国民党内

【台湾大选】大陆学者:都是谎言 蔡英文的两岸“对话”暗设前提

【台湾大选】大陆学者:六大因素让“韩流”难成大气候

多维:四年前的那次台湾大选,多维曾有一个判断:这不是民进党的胜利,而是国民党的溃败。此次台湾大选,这一评论似乎依然适用。

朱松嶺:一次选举的影响因素很多,是多种原因综合作用的结果。总体上说,讲是国民党的溃败是实事求是,讲不是民进党的胜利值得商榷。毕竟,蔡英文拿到了817万票,以超过韩国瑜260票的优势胜出。这个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当然,包括民进党前主席许信良在内的绿营人士也认为,绝大多数年轻人认为韩国瑜成为领导是个梦魇,不是喜欢蔡英文而是害怕韩国瑜。从这个角度来说,不是民进党的胜利、而是国民党的溃败这一判断确实也成立。

多维:“落跑市长”的形象对他影响很大。

朱松嶺:非常大,不是一般的大。本次选举,国民党候选人韩国瑜有天然的缺陷,这是众所周知的,刚当选高雄市长就参选台湾当局领导人,必然引起高雄市民和岛内民众的不满。他们是否谅解韩国瑜并投出关键的选票,对韩国瑜至关重要,也是观察韩国瑜能否胜选的关键。民进党正是看到了韩国瑜的这一致命弱点,在选战中反复强调、极度渲染,并引起了青年人等选民群体的共鸣。

选票给出了最精准的答案,韩国瑜在他的大本营高雄市一败涂地,狂输蔡英文48万票,比起他当选高雄市长时少了23万票,大约减少了20%的选票。韩国瑜被选民奚落为“落跑市长”,被美国学者任雪莉(Shelley Rigger)称为国民党“不对的候选人”,最终不仅没被选民原谅,反而被选民惩罚,这不得不说是国民党和韩国瑜“血的教训”。

多维:其实2018年末的“九合一”选举之后,国民党本来拿了一副好牌,当时评论普遍认为台湾的最大党叫做“讨厌民进党”,然而刚刚过去一年多一点的时间,民意就再次大反转,如果不考虑民进党操弄“芒果干”(亡国感)、在香港问题上“捡到枪捡到炮”等因素,只从国民党自身来看,国民党是如何把这手好牌打烂的?

朱松嶺:这场选战,国民党一开始就没有解决好团结问题。“九合一”选后,甚至是2016年之后,吴敦义接任国民党主席,应该就是本着问鼎台湾当局领导人布局的,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条道路一直不通畅。从吴敦义几次潸然泪下不难看出,他自己感觉很委屈,这种委屈和党员及支持者的态度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党内有反弹,没有能够如愿,此后围绕国民党的党内当局领导人候选人问题展开的博弈越来越让民众反感,郭台铭参选问题、党内初选规则争议问题、党内初选后候选人是否兼任党主席的规则问题、党内区域立委和不分区名单问题、是否担任韩国瑜竞选委员会主委问题,都处理的不好。一手好牌打“相公”了。

多维:国民党“内战内行、外战外行”是老毛病了,此次大选期间又闹出了“郭王之乱”、“宋楚瑜之乱”、不分区立委名单争议等,分裂的政治文化再次被凸显,而缺乏新人和年轻人、缺乏核心论述等缺点也未见好转。国民党未来还有机会改变目前台湾绿大蓝小的格局吗?

朱松嶺:应该说国民党这次从获得的选票也不少,但是总体上来看,立委席次等多方面都明显是绿营占全面优势,在这种情况之下国民党要痛定思痛,好好思考一下未来怎么样改革。尤其是,为什么内部出现了这么多问题?为什么党没有号召力?

首先就是公心不足。无论在领导人候选人初选、区域立委的初选、国民党不分区名单等都充满了政治盘算,给支持者和民众的观感越来越差,最终导致选战双双败北。

其次就是党纪不严。假如国民党做出要求,每一个县市长、每一个区域立委,包干选票,要求必须在辖区选举中按照责任制开出选票,开不出高票来下次选举就没机会,如果形成诸如此类的责任制,以后可能就可以令行禁止。“赏足矣得其心,罚足矣得其志”,党纪自然而然就会发挥作用。

现在国民党的纪律相对来说不是那么严明,所以党内各种派系、各种力量就有拥兵自重的空间,不团结的局面就很容易产生。这些状况未来还要国民党自己去思考。

国民党内部的团结问题由来已久。(多维新闻)

朱松嶺:三是国民党人才培养机制,尤其是青年后备干部的培养机制有重大缺陷。一些非国民党体系的年轻人,尤其是社会底层的青年人,本身是认同国民党的政党理念的,但是没法在国民党内获得发展或上升的空间,所以就转而投身民进党或者其他政党,以前有很多这样的例子。

现在国民党内一些后备力量年龄普遍偏大,相较而言,民进党培养青年人才的机制比较完备,后备力量比较年轻。只有吸引更多年轻人进来,使得年轻世代慢慢的成长起来,才有机会让有政党脱胎换骨的改造,吸引更多青年认同国民党的理念,这样自然而然就会焕发党的生机与活力。国民党内部涉及年轻人的进入和提升机制不足问题,国民党务必要高度重视。正视问题,刮骨疗毒,才能浴火重生。

我倒不认为这次选举之后国民党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政党是根植在支持者和群众之中的,只要支持群众的基础在,政党就有希望。通过此次韩流造势不难看出,国民党的支持者群体还在,国民党支持者的激情和梦想还在,只要痛定思痛、决心改革,一定有东山再起的机会。毕竟国民党在台湾有根基,有力量,有品牌,缺少的是论述,青年政策,严明的、赏罚分明的党纪,优秀人才脱颖而出的机制。

解决了这些问题,国民党还是能够起死回生的,不至于说经过这次选举之后,国民党就一败涂地、永无出头之日了。毕竟台湾的民意变化太快了,2018年“九合一”选举后民进党一溃千里,2020年民进党又卷土狂胜。再过两年,再过四年到底会怎么样?恐怕还也很难说。

多维:其实国民党的这些问题已经被人说了很多年,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想要改掉那些不好的党内文化,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学者认为,假如这次真的是韩国瑜当选总统,有可能会带给国民党内结构性、根本性的改变,但是国民党没有等来这样的契机。不到党内大佬们退休的那一天,国民党似乎很难看到彻底改变的希望。

朱松嶺:这个可能性也是存在的,一个政党它是具有连续性、传承性,改变比较困难。现在这个阶段,国民党的改造跟以前的国民党改造肯定有点不一样,以前国民党是有党产的,现在处在一个从有党产到没有党产的阵痛过渡中,就是在物质上已经无党产了,但是在精神上还没有完全实现转变。另外在岛内民众的意识上、认识上也还没有彻底完成这种过渡。

这都需要时间,经过一个时间段以后可能就会在国民党内部产生一些新的契机,让国民党内部展开一个新的组合等等,这个情况肯定会发生。

多维:这里值得插一句的是,这次台湾大选呈现出一个明显的现象是蓝绿之外的第三势力正在崛起,民众党已经在这次大选中跃居岛内第三大党,在立委选举中也获得超过11%的选票。党首柯文哲在大选后的第二天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次民众党进军立法会有两大目标,其中之一是要“组成影子内阁,熟悉中央运作方式并学习,替未来执政建立基础”。你怎么看柯文哲的政治前景?

朱松嶺:第三势力这个概念比较模糊。本次选举看,民进党继续在立法院内占据半数以上的席次,其他政党没有对民进党形成挑战,甚至国民党也发挥不了关键少数的作用,更不用说台湾民众党。

不过,台湾民众党的崛起是个值得关注的现象。目前来看,台湾民众党获得10%以上的选票,有了组党团的机会,柯文哲也获得了2024年总统大选直接提名的资格,不需要再通过连署的方式了,他成立这个政党很大的意图就是争取2024年总统选举的门票。当然,柯文哲也说,成立民众党也是他的一个累赘,因为有了政党以后能不能代表第三势力,关键是台湾民众、岛内选民是否还把他看成第三势力。

总体上看,民众党不是很大的政党,但是组成党团以后,柯文哲就有了新的舞台,他的台北市长任期结束后就有了延续政治生命的新契机。但是,就像刚才提到的,此次民进党在立法院又过半数了,所以民众党不是关键少数,发挥的作用相对来说也不会特别大,柯文哲可以挥洒的空间、在整个台湾政坛里面发挥作用的程度不会有关键少数那么大。至于“影子内阁”,民众党现在应该发挥不了那么大的作用。

但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柯文哲的力量也不容忽视。因为他出身墨绿家庭,具有两任台北市长的从政经历,与大陆、美国、日本的关系总体不错,成立的台湾民众党又获得了在民意代表机构中成立党团的机会,未来,应该还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