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选】铁心与大陆针锋相对 蔡英文背后算盘不止台独

撰写:
撰写:

在刚刚落下帷幕不久的台湾总统大选中,现任总统、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以大幅度领先的票数,成功连任。现任高雄市长、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韩国瑜尽管在最近一年多的时间里“韩流汹涌”,选前现场造势火爆,但仍没能创造奇迹。蔡英文真的代表了台湾的普遍民意吗?她在第二任期内是否会对两岸政策做出调整?在世界大变局的背景下,台湾未来该如何自处?多维新闻记者采访了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院两岸关系研究所所长朱松嶺。以下为采访实录第二篇(共两篇)。

【台湾大选】国民党根基还在 浴火重生需对三处刮骨疗毒

【台湾大选】大陆学者:最不希望韩国瑜赢的人 恐怕在国民党内

【台湾大选】大陆学者:都是谎言 蔡英文的两岸“对话”暗设前提

【台湾大选】大陆学者:六大因素让“韩流”难成大气候

多维:蔡英文此次获得了817万的历史最高票,但台湾分析人士普遍认为这并不是大家有多支持她,而是“恐惧韩国瑜”的情绪在岛内普遍存在——当然,这也与选战期间民进党操弄“芒果干”(亡国感)以及对韩国瑜卓有成效的“抹红”、“抹黑”有关。事实上从蔡英文这一方来观察,她的第一个四年任期中,经济、法治、两岸关系、国际空间等各方面的成绩,要么乏善可陈,要么非常糟糕。蔡英文在第二任期面临哪些挑战?她和民进党最应该做哪些改变?

朱松嶺:选举结果要看选票,民主就是尊重规则、认赌服输。但是,研究选举,就一定要仔细分析选票背后的各个板块、各种原因。这次选举可能是台湾地区选举史上的标志性事件,它是通过网络与现实相结合、线上与线下相结合、涉台外部因素与岛内因素相结合等多种因素操作形成的。当然,蔡英文的获胜,民进党的全面执政并没有改变四年来岛内已经存在的问题,并没有提升台湾当局的政绩。蔡英文第一任期内的问题,第二任期依然存在。

但是我们要特别注意,由于此次蔡英文连任票数再创新高,从她选后感言和接受BBC采访不难看出,她的语气、用词和表达都非常强硬。

一是,她可能准备与大陆全面脱钩,包括未来“国安五法”和“反渗透法”的实施,包括在经济上减少两岸依存度,包括在互动上减少两岸交流交往等。

二是,她可能进一步向美国靠拢,与美国商谈FTA,准备在美国的帮助下有计划地进入相关经济组织,通过这种方法提升岛内经济增长率。

三是,她可能在岛内进一步“改革”,推行其改造台湾社会的全面计划。这些问题,不一定能解决第一任期没解决的诸多问题,但其动向非常值得关注。

需要强调的是,蔡英文与民进党专门赶在2019年的12月31日三读通过了《反渗透法》。《反渗透法》细则估计很快就会出台,这对于两岸的交流、交往,对于台湾同胞往来大陆,对于台胞、台商在大陆工作、生活、学习都造成很大的压力,造成了很多影响他们人身安全、基本权利的不确定因素,这些问题只怕在未来四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内影响这部分人对于民进党当局的信心,也会影响岛内的投资环境。因为这部“法律”相对来说不稳定,有非常大的模棱两可的法律空间存在,使得原本有意愿进入岛内投资的人很担忧。未来台湾岛内投资状况未必会好到哪儿去。这些问题都需要蔡英文未来去面对并解决,执政的日子不一定很好过。

多维:说到《反渗透法》,其实蔡英文连任最让外界关注的就是她会如何处理两岸关系。从2019年年初大陆抛出“一国两制台湾方案”以来,蔡英文给自己打造了一个“辣台妹”的强硬人设,这次胜选发言中提出的两岸“八字方针”各路观察者有了不一样的解读,一些人认为蔡英文说出“对话”可能意味着她会选择不像之前那么强硬的态度,另一些人则认为她所说的“对话”实质上预设了“一中一台”政治框架,是一种很虚幻的表达。你怎么判断蔡英文第二任期内在两岸政策上的走向?

朱松嶺:蔡英文的胜选感言里面讲的话,非常坚定的表达了“一边一国”的立场,上来就直接讲“中华民国台湾”,后边讲的都是一边一国、两岸对等的态度,其实就是国与国的态度。而且她对“和平、对等、民主、对话”这四组概念做了非常清晰的解释,根本没有模糊的空间。

她提到第一个词是“和平”,要求大陆必须放弃对台湾的武力威胁,这是故意曲解大陆的和平统一政策!大陆从1979年以后,就没有对台湾进行武力威胁,对于统一,只有一个政策,就是“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方式是和平统一,统一后实施一国两制,非常明确。大陆的武力只针对台独和外来势力干涉。保留武力手段的两种特殊情况一个是针对台独,一个是针对外来势力。

民进党擅长在宣传上偷换概念,除了将大陆的“不放弃对台独分裂势力使用武力承诺”说成“武力威胁台湾”,还炮制过“一国两制就是九二共识”、“选韩国瑜就是选择统一”等概念。(多维新闻)

朱松嶺:第二个词“对等”,蔡英文说对等就是双方都互不否认彼此存在的事实,结合前后文语境,这个词含义非常清晰,其实就是大陆不能否认台湾作为一个主权独立国家存在的事实,台湾也不否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存在的事实。她明明知道大陆不可能承认这样一句话,也不可能承认她所虚构的事实,所以意味着两岸根本没有谈判空间。

第三个词是“民主”,蔡英文说台湾的前途由2,300万人决定。这一点大陆方面讲的很清楚,台湾的前途是由两岸人民共同决定,而她讲的是台湾人决定,内容就已经不一样了,她的说法就是要跟大陆针锋相对。

第四个是“对话”,她的意思是双方能坐下来谈未来关系的发展。什么叫“未来关系的发展”?两个“国家”关系的发展?还是“一中一台”关系的发展?还是未来两岸在同属一个中国架构基础上的发展?事实上这个问题的答案大家都很清楚,因为前面蔡英文的立场已经讲的很清楚了。

蔡英文非常清楚大陆的坚持和底线,她就是针对大陆才提出来这“八字方针”,而且她说这八个字是“两岸重启良性互动、长久稳定发展的关键,也是让两岸人民拉近距离、互惠互利的唯一途径”。所以你可以读出她背后的意思:这就是唯一途径,必须认可,不认可不行,提别的一律不行。她的意涵就是民进党选胜了,只能让对岸靠过来,这是她的底线,她不会在这里妥协。

或许有人认为蔡英文会变“软”,我看她是“软中带硬”,硬的部分才是她的真实用意,用这种极其坚定的语气、极其坚定的态度表达她的立场,这个立场其实就是1999年民进党台湾前途决议的立场。说白了就是:台湾已经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这个“国家”的名字叫“中华民国”,要改变这个现状必须2300万台湾民众投票决定,如果公投决定统一了,民进党也没意见,如果国民投票认为不要统一,民进党会继续坚持自己的态度,继续顽固坚持台独。

她的意思已经讲的非常清楚,与大陆所说的“两岸同属一个中国”、“两岸复归统一不是主权与领土再造,而是结束政治对立”的表述完全南辕北辙。

所以未来两岸之间到底会怎么样?短期来看,我觉得没有对话空间,因为台湾方面只要不认同“九二共识”,不认同一个中国的原则,两岸双方就没有互动的共同政治基础。我没有看到大陆有任何调整两岸政策、放松底线的迹象,所以蔡英文的做法恐怕就是明知道做不到,专门讲出来在台湾社会捞取声量与掌声,在国际社会散播立场、骗取支持度的。

多维:有一种观点认为,如果蔡英文继续让两岸停留在没有对话空间的状态,某种程度上或许是好事:两岸的矛盾不断激化的过程,其实也是让大家能够逐渐冷静下来,看清楚其中真正的矛盾与症结所在。

朱松嶺:两岸关系已经存在了70年,有什么样的问题,是什么样的症结,什么才是问题的关键,其实两岸双方、涉台外部因素已经非常清晰透彻了。如果台湾方面是认同“九二共识”、认同一个中国原则的政治力量执政,两岸就有共同政治基础,两岸就可以和平发展,两岸的老百姓就可以共享和平发展红利,增长自己的民生福祉,针对两岸政治对立也可以进行政治协商、政治对话,逐步化解政治分歧。

但这样的局面恐怕不是台独势力以及涉台外部势力和国际力量希望见到的。现实存在一系列复杂的背后利益博弈,历经70年,演化出了今天的局面。

从四年前蔡英文胜选开始,两岸之间从和平发展到冷和平,从冷和平到冷对抗,一直到冷动荡的过程中,紧张程度逐步上升。岛内民众和相关行业,尤其是与两岸关系非常密切的观光等行业及其从业者,受到民进党两岸政策收缩的很大影响,生计受到较大伤害。所以两岸失去对话空间带来的问题非常直观,首先受损的就是岛内普通民众。

此次大选后,中国国台办在回答媒体关于两岸交流冰冻的提问时表示,两岸现状的根源在于台湾当局的“倒行逆施”。(台湾总统府)

朱松嶺:蔡英文和民进党这样做,其实有他们的考虑。岛内一旦谈到两岸议题,“利好”、“红利”都是国民党的,因为提到两岸和平发展基本上是跟国民党挂钩;而一提到两岸对抗,一提到两岸之间旅游业受阻,以及交流互动受阻等现实,都是民进党的因素,所以总体上民进党只要跟两岸挂钩基本上就是负面议题。所以民进党要彻底把“两岸”这一块给砍掉,要跟两岸脱钩。

民进党有自己的盘算,一个是通过经济脱钩,来打击削弱跟大陆关系密切、比较支持和平发展、比较支持国民党的一些台商、台胞。第二是通过减少两岸之间的交流,可以“关起门来搞台独”,把台独理念、与台独相关的理论体系,包括转型正义的一整套观念全部通过教育、社会等层面的灌输直接传递到台湾民众的脑子里去,对他们进行某种“洗脑”,所以这样一批人被“生产”出来后就是蔡英文讲的“天然独”。“关起门来搞台独”比较有利于民进党培养相信、支持民进党的一批人,利用手里的公共权力做这些东西就可以使得未来台湾的新增人口都是支持民进党的,都认同她“一边一国”的台独理论,认同她的台独主张的。

在这种盘算下,蔡英文和民进党大概希望两岸全面脱钩,也在这么去做,而这种做法影响了台湾的民生福祉,甚至很多台湾民众的生存生计,是我们必须要反对的。

多维:在大陆的官方舆论中,一直将国民党视作可以对话、可以争取的对象,但是自2019年以来,随着民进党不断在岛内宣传“一国两制就是九二共识”,而国民党又只会拿香跟拜,以至于现在国民党内连“九二共识”都没人敢再提,包括有美国的台湾问题学者日前也对多维新闻记者表示,经过此次台湾大选的周期,“国民党好像也突然发现自己似乎并不太懂得如何跟大陆打交道”。在目前这种情况下,你认为大陆方面还有必要继续将国民党视为两岸对话的抓手吗?

朱松嶺:大陆从来没有把哪个政治团体、哪个政党、哪些人物固定为必须打交道的对象,因为大陆的立场非常清楚,凡是岛内认同“一个中国”原则的政党、团体、政治人物,都愿意打交道,而如果不认同就没法对话了。

确实,国民党此次败选后,党内年轻世代在检讨败选原因时,有人提出了对“九二共识”的不同看法,但国民党内主流还是认同“九二共识”的,“九二共识”还在国民党的文件内。大陆一直将岛内所有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政党、团体和政治人物作为协商对话的对象,只要国民党继续坚持“九二共识”,大陆一如既往,会继续真诚地跟国民党打交道。

另外,对于民进党和其他“台独”政党,只要他们放弃“台独”立场,大陆也从来没有放弃过跟他们对话的可能性,这在大陆领导人的讲话和文件中都有明确承诺,不会改变。

多维:台湾政治大学的张亚中教授曾表示,大陆目前对于台湾政策的论述,基本上只有“九二共识”,而2019年1月出台的“一国两制台湾方案”则直接跳到了统一之后的阶段,大陆方面缺少一个“从两岸结束敌对状态到统一之前”这个阶段的论述框架来作为和平统一的抓手。你怎么看这个观点?

朱松嶺:我和张教授当面讨论过这个问题。从江泽民、胡锦涛时代开始,这个问题大陆就讲的非常清楚,两岸要谈“结束敌对状态”问题;在《反分裂国家法》第七条里也讲的非常清楚:“国家主张通过台湾海峡两岸平等的协商和谈判,实现和平统一。协商和谈判可以有步骤、分阶段进行,方式可以灵活多样。台湾海峡两岸可以就下列事项进行协商和谈判:(一)正式结束两岸敌对状态;(二)发展两岸关系的规划;(三)和平统一的步骤和安排;(四)台湾当局的政治地位;(五)台湾地区在国际上与其地位相适应的活动空间;(六)与实现和平统一有关的其他任何问题。”

张教授所讲的问题都规定在《反分裂国家法》这一条里面。后来习近平总书记讲话为什么不讲这一点了?因为《反分裂国家法》已经规定的很明确了,已经通过法律上升到国家意志层面了,没必要再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实际上大陆在这方面的系统性主张也是有的。

多维:此次大选结束后,除了两岸关系,中美台三方的关系会如何变化也是舆论关注的焦点。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背景下,中美博弈将长期存在的,有一种相对普遍的观点是,未来的两岸关系实质上掌握在北京与华盛顿之间。

朱松嶺:真正决定两岸关系的还是两岸双方之间。现在的关键问题是民进党当局唯美国马首是瞻,愿意充当美国同中国战略博弈的马前卒,愿意充当美国的棋子。

多维:可以预见美国会越来越多的打台湾牌,尤其是蔡英文连任后,美台之间的互动大概率会呈现继续上升的趋势。

朱松嶺:这是不可避免的。中美1月15日签署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第二阶段的谈判随即开始,这里面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双方要继续斗智斗勇,这种情况出现之后台湾又会处在中美战略博弈的风口浪尖,蔡英文恐怕还有一些自己的盘算,甚至还要在大陆、美国、台湾三方之间“不当棋子,要当棋手”,这自然会使得斗争形势越来越复杂化。

当然美国的因素也非常重要,但两岸问题的内因还是在于两岸关系的双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