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缅联合声明或藏玄机 台学者:“一中”新模式可能扩展

撰写:
撰写:

2020年伊始,习近平第一个出访国选在缅甸,双方发布的《联合声明》,由于缅甸外交部释出的英文版与中共发布的中文版有所出入,遭部分台媒批评中共是“刻意放出不实信息”、“超译”,在台湾舆论圈掀起讨论。对此,多维新闻专访精研中共外交的台湾大学政治学系教授张登及,分析其中的外交逻辑。

张登及表示,中共领导人已约19年没有出访过缅甸,此次显然是作为周边外交的重点,把缅甸的地位和重要性拉高。同时,缅甸对境内罗兴亚人的统治,目前面临西方世界的谴责与抵制,其国务资政昂山素季也亲赴荷兰海牙的国际法庭出庭应讯。此时大陆给缅甸的支持宛若“雪中送炭”,这是双方互相需要之处。

台大教授张登及指出,中共领导人已有多年未出访缅甸,如今习近平出访并签署《联合声明》,其实双方也各有所需。(AP)

至于中共外交部发布的中文版《联合声明》,对于包含台湾等边疆问题,用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部分”这样的新说法,究竟代表什么意思?

中缅声明是特例?近期几个案例的比较

张登及将其与中共同另外几个国家的《联合声明》相比较,他指出2019年10月13日中共与尼泊尔也有《联合声明》,写道尼方奉行一个中国原则、“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西藏事务是中国内政”;而相对于中文用“奉行”、英文版则是“acknowledge”(认知),中英文当时已有落差,并非此次中缅声明才发生。

其次,2019年11月11日中共与希腊发布的《联合声明》则使用“希方重申‘恪守’一个中国原则,尊重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支持中国实现国家统一”;英文版则是“reaffirmed”(重新确认或重新强调)。张登及认为,上述两个案例都显现出,“中文翻译比英文翻译要强一点”。

台湾学者张登及将中缅《联合声明》同2019年中共与尼泊尔、希腊、萨尔瓦多的《联合声明》相比较,指出其异同与内在的外交逻辑。(多维新闻)

第三个案例则是2019年12月3日中共与萨尔瓦多的《联合声明》,使用词汇为“萨方重申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张登及指出,虽然该声明未明言“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却已先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这已经“跟缅甸有点接近”。而中缅声明缅甸外交部英文版却没有“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中华人民共和国全称),用的是“China”(中国);对于一中政策,英文版并使用“reiterates its firm commitment”(重申坚定承诺)。

对于中英文版“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一部分”的差异,张登及解释,两国在签订外交文件时,除非有一个当事国官方语言是英文,如果没有的话,签署的两个语言本身都是有效的。而若缅语本跟英译本表述一样,也不能够以此就断定中文译本是无效,因为中译本跟缅语本两者有一致的效力,重点是缅方会不会因为中译本跟缅语本不一样而向中方提出照会或者抗议,“如果没有,那缅方对中译本就是默认”。

从“中国”变成“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台湾因素

张登及并表示,如果不涉及领土主权或者是分离主义的话,“中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两个词汇对中共外交来说,并没有差别。而这次特别加注“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部分”,张登及认为这与台湾大选有关。

蔡英文(右)在胜选连任后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专访,对于台湾定位的法理说法,称为“中华民国台湾”。而台湾总统府新闻稿并多次更改中文用语,最终将“中华民国(台湾)”改为“中华民国台湾”,为两岸关系掀起波澜。(台湾总统府提供)

原因在于,连任台湾总统的蔡英文对于台湾法理定位的说法进行调整,用了“中华民国台湾”表述。而过去两岸达成九二共识时,各自依照现行的规定,“互不承认主权、互不否认治权;主权未分裂、国家未统一”,当时这四句话前一半是马英九所说、后一半是胡锦涛所说,“也就是说中华民国的宪政是跟中国大陆的宪政体制,两者实际上虽然是竞争当中,但不完全互斥,中间有所重叠的政治共识就是九二共识”。张登及质疑,如果现在变成“中华民国台湾”的话,这隐含是不是有可能台湾的“主权跟治权的主张要合一”,都不及于大陆?

张登及指出,如果这样就是“中华民国台湾”的逻辑,那两岸的政治基础就更小甚至是没有,因为此前用“中国”表示双方治权互不否认、只是主权互不承认,但国家其实未统一、主权也未分裂,如果主权已经分裂,或是一个是“中华民国台湾”,另外一个是“中国”,那中共也往前推进一步,称中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现在就更强势的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土包括台湾”。

“缅甸模式”能否推广?

至于中共外交未来会继续往这个方向推进吗?张登及表示,对于主要大国来说,这样写“人家会有困难、会觉得不方便”。但值得观察的是中共与东盟国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第三世界国家这几个类型的国家,它是不是都会越来越多的使用类似的表述方式(主要取决于该国跟西方国家的关系)?

而如果其他国家跟进,那么张登及认为中缅《联合声明》可称为“缅甸表述”或“缅甸模式”,表示以后“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一部分”会出现得越来越多,也可视为中共对台湾这次选举之后的一些发展很强硬的回应。

而多维新闻也询问了通晓缅语的人士,据其表示,缅甸语版本的《联合声明》,“台湾是中国一部份”的“中国”(တရုတ်)定义并不精确,其同时可以描述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大陆或中国。

而张登及认为,此举模糊性比英文更高,缅文明明就能用全称的方式直述中华人民共和国,但是缅方却采三者都可以混用的一个代名词。“我觉得这个是缅方的避险的行为”,意即虽然现在缅中关系很好,西方国家抵制缅甸,但是缅方不希望在这件事情上表态到太过,所以用了比较模糊的用语,“但是只要缅方不出来否定中方的表述,那就没什么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