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独监委撕破台湾司法正义的假面具

撰写:
撰写:

台湾监察委员陈师孟由于政治色彩鲜明,自2018年上任以来争议不断,不仅直言将专打“办绿不办蓝”的法官,近期更因要约询判决马英九泄密案无罪的法官,引发逾8成法官联署反对,不少检察官及律师团体亦参与声援,表明“捍卫审判独立、司法尊严”的决心。但台湾司法圈此举,究竟是在捍卫司法独立与尊严,还是在捍卫那一丁点自欺欺人的自尊心?

独派色彩鲜明的陈师孟多次表明要针对司法院法官开铡,台湾司法院院长许宗力在大选过后终于出面力挺法官,表示司法的衰败往往始于卷入政治性案件,若仅因不满意判决就要追究法官责任,将使法官动辄得咎,终日蒙受被弹劾、惩戒的压力。他更强调这不代表司法不受制衡,不具备自省能力,法官若有违法失职情事,司法院内也有现行机制监督淘汰。

陈师孟政治立场鲜明,经常扬言针对“办蓝不办绿”的法官进行调查。(杜晋轩/多维新闻)

宗力的话说对了一半,却也错了一半。对的地方在于陈师孟身为监察委员,确实不该毫不遮掩的将政治立场带入工作,诸如“专打办绿不办蓝的法官”、“平反扁案”、“约谈判决马英九泄密无罪的法官”等言行,都会让外界产生监察委员沦为国家机器、政府鹰爪的印象,也不会相信监察委员是秉公处理司法与监察间的监督制衡。在这点上,陈师孟无疑失去应有的分际。

但许宗力把司法独立、司法尊严当成至高无上的护身符,甚至说司法院有自我反省与淘汰的能力,不容外界多加置喙,否则就是破坏司法最后一道防线,将使台湾法治彻底崩溃的说法,才是法界当权者逃避自身问题,将自己保护在“司法巨塔”中的虚伪面具。

如果台湾司法真如许宗力所言有如此良好的调节能力,何以蔡英文在2016年就职演说时提到司法改革会获得如雷掌声?而当司法改革成为全民最关切的议题之一,司法院自己在2019年公布的“司法舆情现况调查”却显示,有五成六的民众不信任法官,且教育程度越高、年纪越轻的受访者对法官能公平审判的信任度越低。就连媒体所做的社会信任度调查,法官都在各职业类别中频频垫底,这样的社会观感与成绩,法界好意思说监察院的介入致使司法衰败吗?

民间团体多次就司法改革议题提出倡议,但法院内有多少人认同自身也是需要改变的一员。(谭英瑛/多维新闻)

某程度上,民众对于司法的不信任并不能全然怪罪于法界人士,法律专业对于普罗大众而言确实门坎太高,尤其法律字眼大多艰涩难懂,就算法官或检察官依据法条做出适当判决,民众也未必能理解法律的原则与规定,再加上“恐龙法官”等字眼的传播渲染下,常使人民感觉法院判决与其情感相违背。

但当民间团体倡议推动参审制或陪审制,让民众亲身参与判决、了解法院的运作方式,并将法律字眼转换为人人都能理解的语言文字时,法院内的“精英”又是如何排斥抗拒?他们是真的担忧人民参与审判将造成诉讼程序冗长、判决质量与专业程度下滑等问题,抑或打从心里认为,这座司法巨塔只有他们这些菁英阶层才有能力掌控,而不愿普罗大众参与其中削弱其权威?毕竟尽管民意支持度只有28%,在司法体系中他们依然是上帝般的存在。

法官在判决中独立形成的心证自然应该受到保障,但在台湾的宪政体制中,不应有任何一个公权力能不受监督制衡,“司法独立”这块招牌更没有神圣到能成为司法的遮羞布。许力宗说法院有能力自省、调节,《法官法》也有相关评鉴淘汰机制,但律师因担忧下次开庭遇到同一法官会受到不利判决,通常不愿在评鉴上给予法官负面评价,而哪些司法官有问题,法院内的人士彼此间也一清二楚,但在高塔内官官相护的文化下,这些战友愿不愿意出手开铡,都是法界心照不宣的公开秘密。

陈师孟的言行失当有其值得批判之处,但台湾司法史上有多少冤错假案是经由监察院重新调查后才得以沉冤昭雪?况且,监察院的权限本来就仅只于调查后的弹劾权,最后的惩处判决依然要回到司法院公务员惩戒委员会,司法院与其跟监察院这只“拔了牙的老虎”斗气,并借由陈师孟的失言来高举“司法不可侵犯的神主牌”,还不如想办法强化内部的究责淘汰机制,别总想着维持法院“高不可攀”的威权形象,让法律更贴近人民,才是让司法不至衰亡的关键所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