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复盘台湾大选:另类自我催眠 蓝绿都在“含泪投票”

撰写:
撰写:

在前不久结束的台湾大选中,蔡英文连任总统并不算意外,但她在选票上的大胜还是令外界有些惊讶。而现任高雄市长、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韩国瑜尽管在最近一年多的时间里“韩流汹涌”,选前现场造势火爆,但仍没能创造奇迹。一年多前还“拿着一手好牌”的国民党,是如何一步步走向溃败的?民进党真的是用一招“芒果干”(亡国感)就在岛内所向披靡了吗?国民党是否还有可能摆脱“扶不起的阿斗”的命运?多维新闻记者采访了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讲师、台湾研究中心研究员黄宗昊。作为在大陆任教的台湾学者,黄宗昊不仅对台湾大选有细致的观察,还多了一分“跳出庐山”的视角。以下为采访实录第一篇(共两篇)。

多维:四年前的那次台湾大选,多维曾有一个判断:这不是民进党的胜利,而是国民党的溃败。此次台湾大选,这一评论似乎依然适用。

黄宗昊:不是民进党的胜利、而是国民党的失败,在一定程度上我是同意的。但我觉得,很多人分析此次大选的时候会过于突出某些特定因素的作用,而没有放在(台湾政治)整体的演进脉络中观察,所以我想谈谈对2020大选整个过程的认识。

这场大戏的序幕,我要回到2018年底的那场“九合一”县市长选举开始说起,特别是韩国瑜为什么会胜选高雄市长。其实那次韩国瑜在高雄胜选,比这次蔡英文在总统得票上赢260万票还要更“惊悚”,因为这次大部分台湾人都预计到了蔡英文会赢,只是没想到会赢这么多,韩国瑜那次可是在结果上出现了大翻转。

为什么韩国瑜当时会赢?我觉得有两个因素很重要。第一,不可否认的是,民进党当时太大意了,他们认为“九合一”高雄躺着选都能赢,所以并没有使出吃奶的力气来打那场战役。这一点值得反复强调:韩国瑜能赢,是一种偷袭式的胜利,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对手“大意失荆州”。

第二点同样很重要。在那场“九合一”选战中,韩国瑜在一开始的时候声望是很低的;转折点出现在一支宣传片,那个宣传片里韩国瑜打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口号,叫“高雄又老又穷”。很多外地的高雄人本来是不准备回乡投票的,但被那支广告打动了,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必须要做些什么来改变。所以那支宣传片,包括后面的“三山造势”,是韩国瑜在“九合一”选情由低到高的一个关键转折点。

从“高雄又老又穷”这个口号中又可以解析出一些很重要的成分:

第一个成分就是庶民,韩国瑜也最喜欢讲庶民。为什么会选择“庶民”?你想想看,当你在描述“高雄又老又穷”的时候,你是不是一个从弱势群体出发的庶民视角,让人内心觉得很可怜,高雄怎么变成这副德行?往往打动人心的就是同情弱势的视角。

第二个成分是世代。“又老又穷”这个看法容易赢得父母辈的支持,为什么?我自己就是高雄人,生于上世纪70年代中期,从我的观感和体验来讲,现在的高雄真的不比当年。高雄曾是台湾唯二的直辖市之一,北边数台北,南边看高雄,曾经非常辉煌。可是现在人口增长缓慢,连台中市的人口都超过高雄了,高雄也从曾经的唯二变成了现在的“六都”之一,与当年辉煌的光景相比真的不成比例。所以“又老又穷”这一点对那些比较资深的高雄人来讲,确实听到后会为之一震。

第三个很重要的成分在于,因为是地方选举,所以蓝绿其实没那么重要,更多是就事论事。你竞选一个市长,“亡国感”之类的东西是很难操作的,这是地方选举的特征。

所以“高雄又老又穷”这个诉求打出来之后,包括庶民,包括世代,包括很多温和派的中间选民都受到了影响,让韩国瑜在那场选战中击败了盘踞高雄20年的民进党。

这里需要区分清楚的是,韩国瑜的支持者与“韩粉”不见得是同一件事;我支持你,但是我未必是你的粉丝。我们讲“粉”,多半已经是那种比较狂热的支持者,甚至是非理性的,才叫“粉”,而支持者未必已经晋升到“粉”的地步。所以早期的韩国瑜支持者,或者说初期的韩粉,其实并不排斥年轻群体,也没有让年轻人讨厌。虽然“又老又穷”在世代因素层面争取了爸妈辈的心,但小朋友也认同自己的家乡,希望自己的家乡能够辉煌,这很正常。韩国瑜因此争取到了大多数高雄人的支持,否则他怎么赢?

韩粉的热情延续到了大选周期中,但仅靠韩粉无法让韩国瑜赢下大选。(多维新闻)

黄宗昊:然后整个故事来到了第二部分。很多人没有注意到,从2019年上半年开始,情势发生了重要变迁,就是国民党在提名侯选人的过程中发生了“质变”。

国民党内的提名之战,最早是朱立伦与吴敦义之间的竞争,其实朱立伦早就表态要出来选了,而吴敦义也跃跃欲试。可吴敦义的社会形象真的是太差了,所以在争议怎么样推提名候选人的时候,朱立伦说要全民调,吴敦义竟然讲出要“全党员”。你想想看怎么可能“全党员”?这是选台湾领导人,又不是选国民党党主席。只不过吴敦义明白,如果借助党机器的操作他还有机会,可是一旦加入了民调(国民党的党章规定提名总统候选人要三七开,三成党员表决,七成看民调),吴敦义是赢不了的。

所以吴敦义就退而求其次,把郭台铭给拉出来了。当然,想请郭台铭出山的人不只是吴敦义,但吴敦义是其中关键,特别是承认了郭台铭的国民党党员身份。

吴敦义的计算是,让郭台铭当上总统会比朱立伦好,因为郭台铭毕竟是政治素人,没有班底、没有成员;而他身为党主席,可以在中间“上下其手”,虽然坐不上大位,但很可能可以成为实际的大BOSS。如果是朱立伦上台,吴敦义就可能没什么操弄机会了。与郭台铭结盟、把郭推上大位,好歹吴敦义可以多分点东西,譬如说将来当个立法院院长,这还是很有可能的。再加上像马英九这些国民党大佬也都支持郭台铭,局面一下就从朱吴对决变成了朱郭对决。

如果是郭台铭代表国民党出来选总统,选不选的上呢?我之前专门写过评论,我觉得郭台铭出来的下场,不会比韩国瑜好,甚至比韩国瑜更差,为什么?想想看,郭台铭的财产哪里来的?

多维:最先让人想到的一定是大陆的富士康工厂。

黄宗昊:所以他怎么可能跟大陆撇清关系?这在台湾是极重的“原罪”。韩国瑜跟大陆其实没有什么瓜葛,都被民进党整成这样,何况是坐拥鸿海集团的郭台铭,他能跟北京划清界线吗?所以郭台铭怎么可能有选举前景,只不过郭台铭大老板的身份满足了很多“精英蓝”的习惯性胃口罢了,这一点暂且按下不表。

朱郭对决,朱立伦可能也会赢,但不会像面对吴敦义的时候那么十拿九稳。朱立伦此时本来已经做了很好的布局,他之前“九合一”的时候曾卖力帮韩国瑜、卢秀燕辅选,包括他一手扶起来的侯友谊,这些国民党内的实力派人物都有支持朱立伦的共识。如果朱立伦上台,这些实力派人物未来也都容易有进一步发展的空间。

这里我必须要说明,韩国瑜不是一开始就想出来选总统的,很多人都觉得他是,但其实你观察韩此前的行动,他并没有这个打算。听其言、观其行,嘴巴上他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不选,但行动上确实没有朝向叁选作准备。

但是郭台铭跳出来后,韩国瑜发觉状况有点不对劲,如果朱吴对决基本上一定是朱赢,现在是朱郭对决,朱没有那样的把握了。这个时候韩国瑜开始急了,最后干脆直接跳上来越俎代庖。

关键点在于,为什么韩国瑜会急?我认为源于他的不自信。其实2018年的“九合一”选战,讲的难听点,韩国瑜赢的有点莫名其妙;所以当总统大选来临的时候,多半人都会建议他“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你之前就是个台北农产运销公司总经理,现在竟然天上掉馅饼让你当上了高雄市长,那你就应该好好经营高雄。即便将来那些狂热韩粉慢慢的没了,只要你扎扎实实做出政绩,就像陈菊在高雄被称为“南霸天”一样,还怕未来登不上大位吗?

但是对韩国瑜来讲,面前存在一个很大的诱惑,就是“人气可用”。尤其是当你拥有一群狂热支持者,但你其实并不清楚为什么他们会这样紧紧追随在你身后的时候,你很难拒绝的想法是:趁着“人气可用”赶紧用,“天命在我”,可能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我相信韩国瑜的内心有经过很长时间的“天人交战”,他身边可能也有一些人觉得“九合一”赢得太容易,有种侥幸心理,所以拱着他往前走。

从理性出发,韩国瑜(右)当然应该留在高雄,但在政治大势的裹挟下,在个人政治野心的催动下,韩国瑜还是跳进了总统大选的“染缸”里。(Reuters)

黄宗昊:很多人认为韩国瑜一开始就想要出来参选,理由是他的发言一直都没讲他绝对不选。但在我看来这很正常,干嘛早早把话说死呢?多留点弹性当然是好的。即使韩国瑜与朱立伦结盟,但如果能一直保持“暧昧”的状态,韩国瑜就可以抬高自己的身价,等朱立伦选上了也可以多要些筹码。这都很正常,有什么政治人物会轻易把话说死?

就韩国瑜的意向来讲,你分析整个新闻的脉络就会发觉,他一开始是真没有打算参选。但因为从朱吴对决到朱郭对决这个关键变化,让韩国瑜跳上了台,最后变成韩郭对决,并通过民调赢了郭。

但是韩国瑜跳出来后,有三个因素对他这次败选造成了核心影响。很多人说民进党操弄“亡国感”赢了大选,我认为那只是结果、是表象,不是原因。

哪三个因素是他败选的真正原因?

第一个因素,就是“逃跑市长”这顶帽子。人家选上你,结果你没干多久就跑了,这会导致普遍的反感,特别是高雄人的反感。绿营在这边执政了20年,高雄人既然给你韩国瑜一个机会,可以说是天大的恩情,但是你屁股还没坐热居然就跳出去参选总统,你想想看,是不是会让高雄人感到有很深的背叛感?

这也是选民的普遍心情,包括蓝营都觉得怪怪的。所以从2019年年底开始,绿营就开始搞“罢韩风潮”,大家都在猜,韩国瑜下一关会不会连市长都干不下去,直接被拔掉。这很难说,这次高雄的八席区域立委全被民进党占据,多么凶猛的卷土重来。这也是为什么我前面提到韩国瑜在“九合一”赢的有点侥幸,当时真的是民进党大意了。

第二个因素,是韩国瑜在大选中主打“庶民”牌。他继续将庶民当成他的选举主轴,其实有一点不得已的成分,因为他手边的资源真的是蛮有限的,包括来自国民党党中央的支持,包括来自企业的捐款,都很有限。就跟他竞选高雄市长时一样,你没钱,很多竞选中需要砸钱的东西当然做不了,而又很难实话实说“不好意思,我没钱”,话还要讲的漂亮点,那自然只能诉求“庶民”了。

但问题也在于“庶民”。“庶民”同蓝营的传统立场是有区别的,特别是一般来讲,蓝营群体中很多是“精英蓝”,比较偏社会的中高阶层,本身不见得会自我认同为“庶民”。与此同时,当“庶民”与“逃跑市长”发生了交互作用,很容易形成一种可怕的形象:“热衷权势的贪婪小人”

想想看,如果韩国瑜不是主打庶民牌,就像很多候选人一样,强调:我就是个菁英,或者我就是很有背景,那民众会觉得说,你含着金汤匙出生,所以你看不上市长想选总统,也OK吧。就像蔡英文,她最一开始跳出来就是选总统,大家会觉得你行政经历完整,又顶着教授的光环,OK,那你就去选吧。

但韩国瑜主打的是庶民,庶民一步登天,当然很励志,可更多的人,特别是那些“非庶民”会怎么看?很可能就会觉得“这是个贪心不足、贪恋权势的恶心小人”。

因为庶民牌给韩国瑜在选战中带来的负面形象,导致他在“精英蓝”和年轻人两个群体中间特别容易招致反感。“精英蓝”普遍是社会中高阶层,其实韩国瑜本人也绝对不是低阶层(并不是无产阶级出身的人才能代表无产阶级的利益,只要有决心就可以了),但是他的形象很容易跟他的选举诉求捆绑在一起,所以“精英蓝”不喜欢他。而年轻人,相对来说其实是弱势群体,他们的心理是“天哪,当上高雄市长,已经是你家祖坟冒青烟了,竟然还想选总统?而且还在一年之间?这算什么?我们这些人算什么?”

多维:庶民牌本就是双刃剑,与“逃跑市长”挂钩后,更是把韩国瑜的负面形象无限放大了。

黄宗昊:对。第三个导致韩国瑜败选的核心因素,是台湾世代政治的激化。前面我说到过,韩国瑜在选市长的时候,与年轻群体并不互斥,可是在上纲到选总统的时候,世代政治激化的问题就出来了。

世代政治的因素在此次台湾大选中体现的非常明显。(多维新闻)

黄宗昊:世代政治在台湾是怎么开始激化的?

很多人会说,台湾年轻人是“天然独”,我觉得先不要用这么激烈的术语;但至少在2020年的这场大选中,可以发现大多数年轻人普遍支持绿营,或者说支持蔡英文。为什么?我觉得有两方面的原因很重要,一个是认同,这种认同来自于年轻人的生命体验。我们这些70后经历过两蒋时代,还记得威权统治是什么样的画面,但偏偏那又是台湾高速发展、充满奋斗激情的岁月,所以对我们这样稍微年长的人来说,情感是比较复杂的。可是年轻人的生命经验相对简单,他们一生下来台湾就已经是很不错的局面了,经济基础好,又是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所以他们很容易受那些课纲的影响。而课纲能影响他们也是因为课纲里讲的那些东西与他们的生活体验是结合在一起的。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包括2019年年初习近平的“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的讲话,包括香港的反修例示威,这些让蔡英文“捡到枪、捡到炮”、到处贩售“亡国感”的东西都是结果,而不是根源。如果不是年轻人的生活经验与课纲对他们的调教,“芒果干”(亡国感)不是你说卖就卖的出去的。年轻人的生命历程让他们本身带有“绿”的倾向性,用“亡国感”调动他们就很顺,事半功倍。为什么在老人家身上“亡国感”就卖不出去?因为生命历程的体验不一样,我们小时候念的课本不是像今天这样写的,年长者身上经历的事情更加复杂,“亡国感”在他们那里就事倍功半了。所以“亡国感”在年轻人身上发酵很多,这不只是年轻人的问题。

另一个让年轻人大多支持绿营的原因,属于政策的价值问题。按照政治学的术语,年轻人的普遍倾向是“后物质主义”的价值观。什么意思?就是很多人生下来已经衣食无缺,对他们来讲关注的不只是经济问题,而是更为多元的价值问题。“后物质主义”的价值观非常明显的反映在两个面向上:一个是性别议题,所以民进党通过同婚法案这件事在年轻人中间是普遍获得支持的;另一个议题是环保,所以反核四这个问题影响很大,很多年轻人会支持反核四的环保诉求(事实上这种观点有点“顾头不顾尾”了,不用核能,台湾的电力缺口等诸多问题会带来更多受害者,但这是另一个话题了)。

年轻人自身的认同特征,加上他们的政策价值观,很容易会支持转型正义、军公教年金改革等议题。在他们的“后物质主义”认同里,公平正义很重要,会觉得那些坐领年金的军公教群体就是“邪恶”的,民进党不断“清算”国民党也是应当的。

但我想说的是,年轻人普遍会有这样的想法,是可以被解构与分析的,并非铁板一块。韩国瑜一开始在选市长的时候,年轻人不反对,为什么到后来选总统,“韩粉”与年轻人越来越分道扬镳,世代之间的对立倾向越来越明显?世代鸿沟当然是一个方面,很多时候父母支持的年轻人常会反对,而年轻人喜欢的父母也未必赞同。而我更想强调的一点是,结合刚刚讲的韩国瑜在大选中主打的庶民牌——年轻人会喜欢自我定位为“庶民”吗?

多维:恐怕没有哪个年轻人会将自己的未来定位为“庶民”。

黄宗昊:年轻人多半在经济地位上是弱势,但不要忘了一点,台湾现在的年轻人学历普遍很高,这是台湾“滥设高校”的教育政策导致的。在一些极端的案例中,虽然高考分数只有个位数字,却仍然有高校可以念(记者注:台湾高考最常见的考试方式为“凭借学科能力测验”,采取级分制,满分75分)。讲白了,现在的台湾社会,年轻人如果不是大学毕业似乎都不寻常了。当然,大学毕业不见得有真正的能力,但拿着本科文凭,你会认为自己是“庶民”吗?或者是那种草根阶层吗?

即使经济地位上确实是弱势,但年轻人不会这么看自己。一开始讲“高雄又老又穷”,可以带动同情弱者的共情,但是当韩国瑜在大选中不断的争取庶民认同,而年轻人又认为“我不是庶民”的时候,自然就会产生一种逆反或者抵触的心理,世代的对立就会越来越明显:爸妈们喜欢自居庶民,那不好意思,咱们不是一类人。结果就是,年轻人会越来越觉得韩粉“非我族类”,我不要当韩国瑜的支持者。

这就是为什么早期韩国瑜的支持者并不缺乏年轻人,甚至那支“高雄又老又穷”的宣传片就是年轻团队帮韩国瑜作的。但是到了总统选战中后期,“韩粉”的形象越来越定型化:第一,年纪上是父母辈;第二,很多是退休的军公教群体,他们自我认定是弱势的庶民,特别是年金被砍后。但是在年轻人眼里,会觉得你们就算退休金减少,能拿到手的还是有不少,凭什么你要拿更多(这个争论各有道理,我只是说年轻人普遍这么想)。第三,是狂热。这三个特点里,至少前两个特点很容易让年轻人反感,年轻人自然也就离韩国瑜越来越远。

而狂热这个特点,会让温和理性的中间派很不喜欢,特别是那些“精英蓝”。所以韩粉既不受年轻人待见,也不受“精英蓝”待见,韩粉越挺韩,越会让这些不喜欢韩粉的人增加反感。

眼见到了最后(投票)的时候,你会发觉蓝绿两大群体全部都是“含泪投票”,两边都在用“大局为重”说服支持者。很多人以为年轻人天然支持蔡英文,其实我觉得未必,应该说很多年轻人也会明辩是非,他们也知道蔡在很多治理政策上有失误,弄出一大堆bugs。但是毕竟已经上纲到“亡国感”的地步,这时候对蔡英文的不满与“亡国感”比起来,哪个是大局,顺着年轻人的思维去想,就很容易判断他们最终的“含泪选择”。

同样的情绪在蓝营中也在发酵,很多“精英蓝”都投了韩国瑜。如果你问这个群体喜不喜欢他?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但是很多“精英蓝”仍然票投韩国瑜,为什么?其实与年轻人的理由一样,“大局为重”!治理政策是否失误还在其次,关键是两岸关系在蔡英文那里好不了,台湾会毁掉。

蓝绿两边其实都在操作“含泪投票”,只不过玩到最后绿营迸发的能量更大,毕竟“亡国感”这个东西是很生动的。“蔡英文会把台湾玩垮”需要很多论述,或者说需要比较复杂的思考与论证,而“亡国感”是一种非常直接的情感诉求,生动又形象。

蓝绿选民都用“大局为重”说服自己的场面,某种程度上像是一种自我催眠。(多维新闻)

黄宗昊:大选结束后,很多媒体主打一件事,就是蔡英文的得票数达到了历史新高。但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大选的投票率并没有特别高,只不过回到了2012年的水平,蔡英文的得票率也只是和2016年相当而已。2016年那次大选的投票率特别低,绿营胜选所拿的票数也没有特别高,因为很多蓝营的支持者都放弃投票了,他们宁可不投,也不投蔡英文,还有部分支持了宋楚瑜。

多维:所以你认为这次大选蓝营基本归队?

黄宗昊:基本盘差不多回来了,但是还不足以形成撼动蔡英文的格局。韩国瑜真的是有点“成也韩粉,败也韩粉”。特别是这些韩粉的支持力度越强,反而把广大的非韩粉群众给排挤掉了;好像支持韩国瑜或者投票给他就会变成韩粉的那个样子,如果不想成为那个样子、甚至讨厌那个样子,很多群体就不想支持他了。这是一个心态上很重要的变化。

所以整个故事这样说下来,其实国民党和韩国瑜在很大程度上是有操作空间的,并不像很多评论者说的那样民进党“统独问题一抓就灵”,蔡英文也不可能光靠“亡国感”就一招制胜。

韩国瑜这次大选输的很惨,但我觉得韩国瑜并不见得无法东山再起,因为他是蓝营难得出现的一个民粹型领袖。从李登辉、宋楚瑜之后,蓝营再也没有出现过民粹型领袖,而韩国瑜竟然此时横空出世,所以我认为他其实有另类的潜能。

在国民党内,我觉得这次胜选机会最大的人选是朱立伦。朱立伦一开始主打的口号非常好,就三个字:“正常伦”。其实台湾就需要一个正常人(执政),就这么简单,不需要有什么了不起的特色,只要是一个成熟的政客,真的就够了。朱立伦如果去和蔡英文竞选,在选战中按部就班、正常推进就行了。他是博士学位,行政经验丰富,符合“精英蓝”的所有人设;尽管年纪不小了,但台湾年轻人并不反感他,至少不会特别讨厌他。按照当初的态势,朱立伦出来选总统,包括韩国瑜在内的国民党各路人马多会帮他,这会是一个很棒的局面。尤其是有了韩国瑜的韩粉帮他,可以把庶民的票吸引在朱身上,而朱又不用自己变成庶民。所以我觉得这个局按照当初的设想发展会很漂亮,国民党真的有机会赢。

民进党大肆操弄“亡国感”成功,讲白了是因为韩粉助攻,特别是那些退休军公教的深蓝色彩很强,这部分人又与韩国瑜绑的太紧,所以操作“亡国感”会有用。如果是朱立伦出来选,与这些深蓝保持一定距离的话,“亡国感”打到他身上的杀伤力就会很有限。所以我不觉得国民党这次是必败的。

当然,2019前半年国民党内上演了一堆权斗游戏,再加上后来吴敦义的“机关算尽”,让国民党一再被选民扣分,把2018“九合一”积攒的人气很快就挥霍掉了。从这一点上来说,蓝绿两党真的是“一丘之貉”,蔡英文执政不到四年就可以把县市长输掉一大半,国民党就更扯了,只过了不到一年就把人气挥霍殆尽,硬生生把一手好牌打烂了。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说,整个过程在某种程度上并不由人的意志而转移。假设你是吴敦义或者国民党内的哪位大佬,为了你自己的政治利益,你会怎么做?政客就是政客,为了他自己的利益去算计,你不能说他错;但也就是这些个人政治利益的算计,硬生生把一个好的局面给玩掉了。

多维:你说台湾需要一位像朱立伦那样的正常的政客,但是从一般的政治学意义出发,一个理想的领导人不仅是政客,更应该是一位政治家(statesman)。目前在台湾蓝绿两党或者第三势力中来说,有希望出现政治家式的人物吗?

黄宗昊:没有,当然没有。正因为我是研究政治的学者,我才更知道伟大的政治家都是不世出的人物,同时还有“时势造英雄”的因素。很多人一听到朱立伦主打的是“正常伦”(正常人),会觉得很好笑,但事实上我觉得这个口号很对,蔡英文和韩国瑜都太不正常了,这是实话。在这个意义上,回到你最初的问题,这次大选是不是国民党的失败?可以说是,但国民党真的不见得必输,而且一开始的气势是不错的。把一手好牌给打烂,这一点是国民党无可争辩的失败。

反观蔡英文,从她的施政作为和策略来看,政治学界对她的评价是非常低的。通用的施政技巧是什么?是各个击破!你要分出先来后到,大问题、难的问题先缓一缓,从容易的入手,然后分化对手,给自己建立统一战线等等。所以时间顺序很重要。可是蔡英文竟然在同一时间内把所有“硬果子”全部磕了个遍,非但没建立起统一战线,反而是所有人都讨厌她,她真的在政策技巧上很拙劣。

2018年“九合一”的时候都说台湾最大党是“讨厌民进党”,本来以为2020年她就玩完了,现在只能说“形势比人强”。蔡英文虽然不高明,但国民党这边更糟,反而显得蔡英文没那么差。民进党确实是在大选期间“捡到了枪”,但如果不是国民党“全身脱光没有武装”,捡到枪又怎么样?本来你也有刀有枪,你也有护甲的。“亡国感”这个议题并不见得天生致命,只是情势演变到后来,对国民党和韩国瑜变成致命杀招了。

就这点而言,蓝绿有没有真正的“台湾共识”?必须承认:有,共识就是不接受“一国两制”。正常台湾人没有人愿意接受一国两制。从台湾人的角度来说,好好一个“国家”不要,要当一个特区?换作是你,你愿意吗?当然,如果是兵临城下非逼着台湾当特区不可,迫于生计,台湾人民也只好认命。可是如果没到这种局面,干嘛要主动低头?这不是很奇怪吗?所以正常台湾人都不会支持。

当然,会有大陆民众听到台湾有人支持“一国两制”,我只能说那些台湾人是非常非常小众的群体,绝对不是主流。

很多大陆人对韩国瑜在竞选期间说出“谁要一国两制,除非over my dead body”的话感到震惊,实际上台湾无论蓝绿,拒斥一国两制都是最大的政治正确之一。(多维新闻)

多维:这次大选国民党又犯了“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等一系列老毛病,近日也有国民党的内青壮派冲击国民党总部的新闻,要求严惩大选失利的“战犯”,国民党的改革问题也再次进入舆论的视野。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想要改革国民党那些不好的党内文化,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久前有大陆学者在接受多维新闻采访时表示,假如这次真的是韩国瑜当选总统,有可能会给国民党内带来结构性、根本性的改变,但是国民党没有等来这样的契机。你认为未来国民党还有机会改写目前台湾社会绿大蓝小的格局吗?

黄宗昊:我认为还是有可能的。在整个上世纪90年代,即台湾民主化的初期,基本上是以蓝为主,蓝营做的不好,绿营才有空间。从李登辉后期以来,特别是陈水扁主政以来,形势慢慢变了,变成以绿为主,也就是如果绿营做的不好,蓝营才有空间。

一个非常明显的例子就是2008年马英九在大选中获胜。马英九是个民粹型领袖吗?显然不是。但为什么他在那次以那么大的优势赢下选战?因为陈水扁做的太差了,所以他(马英九)才能赢的漂亮。

这一次说国民党输的很惨,我觉得要看是从哪个视角来看。相对2016那次大选,你不能说这次(国民党)惨,因为方方面面的得票数国民党都比上一次要好很多。

民进党看似在总统和立法院的选举中都获得大胜,但是我刚刚说了,很多年轻人是“大局为重,含泪投票”。现在大局OK了,连任的蔡英文政府又要回到日常的治理中去,过去四年中在政策上累积的bugs又会一个一个被人家揪出来。之前是因为“大局为重”,大家压着、忍着,现在可不用忍了。

可以预见,在大选之后,民众对于蔡政府、民进党的不满,很快会像火山喷发一样更加猛烈。历史上不乏这样的先例,2004年陈水扁连任,2006年“倒扁运动”就爆发了,当时台湾的“红衫军”、“天下围攻”等抗议活动都闹的非常激烈。还有马英九,2012年连任,2014年就出现了“太阳花学运”,整个气势就萎靡掉了。

就这点来看,2022年的下一次“九合一”地方选举会怎么样,甚至2024年谁有机会,真的还很难说。

而且绿营还有一个心腹大患,就是柯文哲。很多人说以柯文哲为党首的民众党在这次大选中拿下不错的成绩,但我认为那都是昙花一现。你看看“时代力量”就知道,这次立委选举声势已大不如前,你再看宋楚瑜的亲民党,什么都没了,未来民众党也不会例外。

对柯文哲来讲,他未来要发展,只有两条路可以走。第一条路,就是让民众党直接并入民进党,这也是他的正道。但问题是现在已经过了黄金期,他就算想加入,恐怕民进党内也没有人会欢迎。第二条路,就是真的靠“第三势力”出来选总统。但问题是,宋楚瑜在2000年大选中的发挥已经算是非常了不起了,从此之后台湾政坛再也没有这样的情势,在柯文哲身上也看不到他有机会能超越当年的宋楚瑜。

而且柯文哲要并入民进党还算比较对味,他不可能(为了选总统)并入国民党,因为深蓝群体认为他是深绿的,不会接纳他,对他本身来讲也不合适。他的存在,会瓜分绿营的票源,所以是民进党的大问题,而不是国民党的。

多维:说到这里要插一句,因为民众党在这次大选的立委选举中获得了超过10%的选票(11%),柯文哲获得了2024年总统大选直接提名的资格,不需要再通过连署的方式参选。在此次大选结束后的第二天,柯文哲面对媒体表示,民众党进军立法机构有两大目标,其中之一是要“组成影子内阁,熟悉中央运作方式并学习,替未来执政建立基础”。不过从你刚才的表述来看,显然你认为柯文哲未来没有机会实践他的政治雄心。

黄宗昊:他就是信口开河而已,还提什么“影子内阁”!民众党当选“立委”的那五个人是什么重量级人物吗?显然不是。

而且讲白了,在政治立场上要想有存在感,就必须明确表态支持什么,为民众党来讲就是不能对民进党百依百顺。但问题是,如果不跟着民进党,难道要跟国民党合作吗?民众党的立场很尴尬,所有“第三势力”都面临这个尴尬。“时代力量”现在为什么气势低迷,就是先前内部出现了路线之争。像借助这次大选再度“复活”的邱显智(他之前本已经淡出时力了),他的主张就是要跟民进党分庭抗礼,即“台独”的理念可以一致,但是政策作为上“时代力量”需要清晰的、与民进党不同的做法。可是“时代力量”其他的主要人物基本上都会觉得应该配合民进党。

一旦事事配合民进党也就没有了自身的特色,选民投民进党就好了,干嘛投你?民众党面对的问题也是如此。“时代力量”之前的那些立委好歹还有一些较为强烈的个人色彩,可是民众党这次推出的几个立委根本就没有存在感,大家甚至会觉得只是因为柯文哲的加持才让他们当选。所以还可能指望这几个人充当“影子内阁”?根本不可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