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扩大 传台军预医所启动

撰写:
撰写:

随着武汉肺炎疫情扩大,台湾方面确诊病例不断升高,蔡英文已经在当地时间1月30日召开国安高层会议,以“国家安全层级”的方式来对抗疫情扩散。据悉,会中已经纳入台军最神秘的国防部所属预防医学研究中心(俗称:预医所),如同2003年SARS期间,预医所负担着台湾社会对抗病毒的最后一条防线角色一般,此次预医所是否再度出马研究病毒与药剂,令人注目。

对于武汉出现新型冠状病毒所产生的严重肺炎感染事件,宛若是当年SARS疫情的翻版,甚至是晋级版,外界对于此病毒与生物战剂之间的关系,各种传言不断出现。包括武汉地区刚刚在法国帮忙亚,于2017年完成一所新的第4级(P4)病毒实验室等是由,都引起外界高度关注。而不论疫情来源为何、各式阴谋论如何散发,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肆虐全球,已经是不争事实,且其传播之广、速度之快,世所仅见,即使是最新的生物战剂,效果也不过如此。

台军是否介入疫情管制,或者在病毒防治方面提供高科技协助,目前引人注意。(陈宗逸/多维新闻)

所谓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是完全不同领域的武器。一般人会把“生化武器”混用,事实上是对此二种严重差异的武器有过于模糊的概念。比较二种武器运用,一位美军将领曾解释:“化学战剂只能涵盖数10平方公里的范围,生物作用剂却可席卷数10万公里之远!”

根据台湾疾病管制局发表的《生物武器及其因应对策》,目前全世界生物武器,共分三大类:微生物型;以天然毒素为主要组成成份的“毒素型”;以及用人工手法改造,或制成新型毒素的“人工毒素型”。此次武汉新式冠状病毒,应该属于微生物型或者天然毒素型混合,故是新的分类。

生物武器的优势,在于它们拥有一些不可取代的优点:包括对人、动物或植物具备“病原性”;在自然环境中具“安定性”;只要极少量布放,就可以造成大规模杀伤;可以气态传布;方便装入载具中发射;罹病及致死率高;诊断、治疗及清除困难;容易自研究机关取得;研发成本低(故又昵称“穷人的核弹”);可藉基因操作的方式,提高武器的毒性;对抗生素具备高度抵抗力;以及接触后的潜伏期长,病原与病因难被察觉。

近数十年来,被用于研究、开发与制造生物武器的微生物,包括病毒性的黄热病毒、登革病毒、曲公病毒、Mayaro病毒、Ross河病毒、阿根廷出血热病毒、汉他病毒、拉萨热病毒、伊波拉病毒、马堡病毒、痘病毒;细菌性的霍乱弧菌、伤寒杆菌、痢疾杆菌、兔热菌、布氏杆菌、破伤风杆菌、鼠疫杆菌、炭疽杆菌、鼻疽杆菌;立克次体的斑疹伤寒立克次体、斑点热。当然,这些都是目前人类已知的病菌,未知或者新开发的,数量恐怕难以估算。

专家解释,近年来生物科技发展突飞猛进,有一些生物武器的研发,甚至可以用人工技术合成病毒的一段基因,然后用另外的菌体当作武器的载体,这种多样化的面貌,让生物武器的侦测、防范与治疗,更加困难。

随着基因工程科学的突飞猛进,病毒的变异体也异常更具攻击性,并且具有不可思议的突变适应性。(资料照片)

2001年911事件爆发之后,很少人注意到接踵而来的炭疽热恐慌。这也是事件发生后,英美联军“预防攻击”伊拉克的原因。虽然伊拉克缺少需要高价获得的化学武器,但英美联军究竟在伊拉克境内抄获多少生物武器?目前对外界依旧是一个谜团。

伊拉克会拥有大量生物战剂,源于前苏联的崩溃。前苏联军方层将多种细菌和病毒基因再造,让这些生物战剂散布,患者在初期感染的症状消失一段时间之后,还会并发神经脱髓鞘(demyelinating)病症,病毒基因的改造,让寻找原始病原的任务,根本不可能成功。

随着苏联的解体,针对多种新型生物战剂的管制作业,早已经形同具文。大批由苏军培养的生物武器专家,纷纷四散到世界各地,收纳这批专家的国家,包括美国、伊拉克、伊朗、叙利亚、北韩,以及中国大陆。

例如伊拉克,光是在1995年,就从前苏联这个管道,取得数千加仑的病菌战剂材料,联合国的禁运与检查,并没有显著效果。1992年,前苏联生物武器机构向美国投诚的科学家肯‧阿里贝克(Ken Alibek),曾为美国军方的生物武器研发提供重要协助。

他曾指出,美国政府一直以来都密切监控全世界拥有生物武器的国家。除了美、俄外,美国怀疑或者确认有15个以上的国家目前拥有生物武器,其中包括中国大陆、伊拉克、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英国、北韩、伊朗、叙利亚、南非,以及台湾等地。

而对于中国大陆、印度、巴基斯坦与台湾的生物武器,由于色彩更加神秘,美军更抱持着高度兴趣。尤其是中国大陆的生物武器发展,美国认为在这些国家中更具备极为领先的地位。

许多人不知道,中国是人类史上第一个被人为生物武器迫害的国家。据信,从1932年开始,日本关东军的731部队,就已经开始在中国东北从事生物武器的研究,例如用细菌污染饮用水、用鼠疫炸弹攻击中国军队、用活人进行生化武器的实验。终战之后,这些研究成果除了被率先进击东三省的苏联红军取得之外,也被接收关东军武装的中国共产党军队占为己用。经过多年研发以及前苏联的协助,中国大陆的生物武器研发与储存能量,规模令人难以想象。

美国农业部,曾经在SARS疫情爆发不久,秘密举办一次反生物武器袭击演习,假设美国有三个州,同时受到口蹄疫生物武器攻击。演习结果显示,要花二周时间,当局才能有效控制口蹄疫疫情,而这段时间,美国已有30多个州的牲畜受到口蹄疫感染,可见生物武器的隐忧。

而台湾的生物武器能力,被美国评价为全球五强之一,事实上也是因为历史因素。台湾国府在二次大战后,获得不少日本方面人体实验的资料,而台湾政府在研发核弹遭到美国抵制的同时,更加用力研发生物战剂,保证在国防上有与敌方共同毁灭的能力。位处于新北市三峡市郊的预医所,是台湾国防上,远比各式远程巡弋飞弹研发还要神秘的基地。

2003年间,拜SARS风波所赐,当年陈水扁政府破天荒开放预医所大门,让媒体公开拍摄,而陈水扁象征性地进入大门,之后拍胸脯保证,即使动用军方预医所力量,也要扑灭SARS,这是预医所第一次曝光在台湾舆论眼光下。

台军的预医所,在30年前,就已经拥有在东亚极端顶尖的第四级(P4)实验室,专门研发、制造以及解析新式的各种病毒,并且找到预防以及解除方法,美、俄、欧等国卫星,每天定时定点观察台湾预医所的动态,因为此地神秘到连美方都无法一窥其貌。

此次适逢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台湾军方已经暗示,预医所将扮演某些角色,至于是何种层次的角色,目前还端赖政治局势的发展,以及疫病防治是否得法,不论如何,到2月10日之前,台军方认为,将是台湾是否能够有效控制疫情的关键10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