罢免韩国瑜扯上武汉肺炎 谁才是台湾的病毒

撰写:
撰写:

2020总统大选挫败后,韩国瑜重新回到高雄市长的职务,但罢韩团体对韩国瑜所提出的高雄市长罢免案仍在持续联署中,尽管韩国瑜近来的言行已渐趋低调,但第二阶段的联署人数仍在一周内突破10万份。对于罢免能否成功,罢韩团体预估在30天内就能突破23万份联署门坎,甚至喊出有机会在60天内完成60万份联署。

罢免是台湾法制下赋予人民的公民权,只要一切程序合法合理,罢韩团体对罢免联署与结果有信心,不论是挺韩、罢韩人士都应予以尊重。但罢韩团体最近诸多的民粹操弄,甚至不惜以武汉肺炎作为反韩宣传的做法,不禁让人怀疑,究竟谁才是真正让台湾生病的病毒?

罢韩团体曾在高雄举办游行,并声称有50万人参与活动。(Wecare台湾大游行提供)

罢免不论市政扯病毒

罢韩行动领头人、号称“罢韩四君子”之一的陈冠荣在受访时曾指称,高雄市现在已经染病,韩国瑜就是病毒,一定要一鼓作气将韩国瑜罢免,才能将病毒一举击溃;“罢韩四君子”中的另一人李医师Leo也说,韩国瑜就像大家最担心的武汉病毒一样,面对这样的病毒最好的方式就是消灭他,不能让这样的风气继续蔓延。而在本次罢免行动着力甚深的台湾基进党也在脸书发文,表示联署能如此顺利,除了要感谢参与的高雄市民及志工外,还要感谢“激情韩粉们”的攻势,让高雄市民看到韩国瑜的本性难移。

除此之外,民进党立委赵天麟也将选举期间,作为竞选文宣的剩余口罩提供给罢韩团体,并印上“防堵武汉肺炎、罢免高雄病毒”的字样,发放给前来签署罢韩的民众索取,引发国民党民代的大力抨击,认为罢韩团体借由市民的健康来进行政治操作,诱使“一罩难求”的市民因此签名联署。

罢免权虽然是公民权利的行使,但考虑罢免与否的标准,自然应该放在地方首长施政上的表现。罢韩团体可以提出各种左证,去证明韩国瑜与前几任高雄市长就任一年的成绩相比有明显落差,也可以就韩国瑜与其他地方首长的表现比较优劣,这才是与罢免权有正相关的论述,才有助于高雄市民判断是否要对韩国瑜投下不信任票。

本次总统大选,韩国瑜仍在高雄获得61万票的支持。(陈炯廷/多维新闻网) (美联社照片/傅Ting)

但罢韩团体不愿就施政表现与罢免间做出正当连结,反而是诉诸政治仇恨语言,将韩国瑜比喻为现在人人惶恐的武汉肺炎病毒,这样的论述对民众判断罢免与否毫无帮助,还加深了选举所造成的撕裂与隔阂、也对政治人物做出毫无意义的人身攻击。

况且韩国瑜的表现再怎么不济,在2018的高雄市长选举中也获得了89万票,总统大选也在高雄市也有61万票的支持,全台更囊括了共552万张选票,如果韩国瑜是病毒,那他的支持者们在罢韩团体眼中,岂不成了携带病毒还不愿就医、甚至想传染疾病给别人的带原者吗?罢韩团体口口声声说罢免是民主体制下的公民权利,却将不同政治立场的人形容为普罗大众避之唯恐不及的病毒、祸害,这究竟是民主自由的展现、还是台湾人最喜欢嘲讽对岸昔日的“红卫兵”作为呢?

一罩难求 却有蓝绿之分

而针对发放口罩给参与联署的市民,民进党与罢韩团体都不断强调,口罩是选举所剩,且是2020年1月29日就开始发放,与民进党政府的“征用国内口罩生产”的措施毫无关联,甚至扬言提告有心的“造谣人士”。

一罩难求之下,反韩人士更有资格优先取得口罩吗。(美联社照片/傅Ting)

如此回应实在让人摇头,问题根本不在于口罩来源是否与政府政策相背,而是身为民意代表以及自诩为“公民团体”的几位罢韩人士,竟以政治立场来决定只有“反韩人士”才能拿到口罩,这是否代表在防疫问题上也有蓝绿之分,与自己政治立场相近的民众,其生命与健康才有更高的价值、更有资格得到保障?况且在口罩如此稀缺,人人“一罩难求”的情况下,真的不会对没有强烈政治立场,却因苦无口罩而心急如焚的市民产生影响吗?

罢免绝对是人民能正当行使的权利,但也绝不该在有心人士的操弄下沦为民粹。蔡英文在选前的造势场合曾说过,“台湾的未来不只跟蔡英文的支持者有关,也跟韩国瑜的支持者有关”,不论输赢都要张开双手拥抱他们。如果选举都已结束一段时日,某些政治人物或团体却仍沉溺于政治红利,借由继续撕裂社会与激化对立的方式发政治财,那究竟谁才是真正危害台湾的政治病毒?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