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两岸 生物战已经展开?

撰写:
撰写:

两岸之间近日因为包机名单偷渡问题,关系紧张局势升高,蔡英文政府不满中方擅自筛选无台湾籍且有感染武汉肺炎者上机,而火速采取报复手段,全面禁止中港澳全境旅客随意入台,入台者都必须接受分为五种等级、执行复杂的检疫隔离程序,且未来入出境的政策也随着两岸敌意升高,而一日数变。就战争学理上来说,事实上,两岸之间已经从以往的“冷战”升级至“暗战”,而生物战学理上的“暗战”,完全包括了两岸目前的所有政治敌对与封锁状态,持续下去,“热战”临界点何在?如何开打?非常耐人寻味。

疏散台商的包机事件,使得两岸间的生物战从冷战升级为暗战,未来如何止息还未分晓。(中央社)

生物战在人类战争史中,是相当罕见的战役。最早有典籍描述生物战面貌者,是《旧约圣经》内,摩西利用上帝耶和华之力,以瘟疫迫使埃及放弃政治封锁、释放以色列奴隶于自由。虽然是圣经神话故事,但是个中描述的生物战,详尽且细致。包括在生物战(瘟疫病毒)影响下,埃及如何经济崩溃、统治失控、终至死伤惨重,此种战略压力的威逼,是后世体认所谓“生物战”的标准手法。

就定义来说,生物战是一种战争型态,但是有别于传统型态(包括化学战)的战争,在外观上是处于“暗战”状态的形式。没有机舰飞弹漫天飞舞、电光火石,反而是在恐怖的寂静中,迅速且不见痕迹地毁坏一切制度、共识与建设。而高阶段的生物战,其实包含在“超限战”的一环,利用讯息战、交通战、政治宣传战、破坏战和经济战,来动摇敌方的所有一切软硬件设施,这种破坏力之强大,不亚于核弹攻击,故人类即使已经经历过核弹轰炸的震撼,但是近代人类还未大规模尝试生物战的使用。即使1932年,日本军第一次在中国境内施放“鼠疫弹”攻击中国军人,也系属于实验性质,并未将生物武器作为终极武器来使用。

人类史至今,还未有真正的生物战恐惧,最频繁的仅是大自然产生的传染疾病所带来的人类生存危机。但是,一旦传染病被政治利用、影响到了经济产业与民生,就与生物战的战术几乎没有差别。严重疫病的传染,以往都局限在一小处,类似二十世纪初期的全球性流感之大规模死亡,已经不再复见。可是,此次的武汉肺炎,由于信息不公开、世界各国互相不信任以及世卫组织公信力垮台,造成的政经影响,已经是准生物战的规模,破坏力还在持续急速上升,未来几个月一旦疫情升高,对于目前人类世界的经济、产业与民生物资生活,都会造成战争性灾难。

以目前两岸之间,因为疫病往来的沟通,充满了各种政治算计,中方算计台湾的国际地位见光,台湾则算计中方整天欺负台湾,双方抱持着不信任感与恨意,加上才刚刚结束的台湾总统大选所带来的仇恨动员余温,使得海峡两岸之间的生物战临界点,已经到了几乎不可收拾的局面。蔡政府咬定中方派遣“生物炸弹”入侵台湾、刻意破坏台湾的防疫网,而中方则因为内部疫情庞杂,也无暇过于顾及台湾方面的感受,或者是有其他精力对台湾进行全面沟通?台湾已经跟随美国脚步,以锁国方式来应对,未来此死结如何打开?依照疫情政治不断发烧下去,双方在生物“热战”的开打,只是时间问题。而历史告诉我们,这样的战争,人类没有赢家,唯一赢家是病毒本身。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