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首张大陆海员证 折射出两岸海运哪些问题

撰寫:
撰寫:

根据陆媒“中国新闻网”报道,大陆厦门海事局于北京时间2月5日成功签发辖区首本台湾船员新版海员证,这也是中国大陆签发的第一本台湾船员海员证。台湾船员手上这本大陆海员证,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两岸海运业的现实景况。

综合媒体报道,新版《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员证》于2019年12月20日正式启用。厦门海事局表示,自新版海员证签发工作启动以来,多次接到辖区海员外派机构和台湾船员办理《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员证》的相关咨询事宜。

新版《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员证》于2019年12月20日正式启用,图为中国大陆交通运输部海事局一级巡视员孙有恒(右)于北京时间2019年12月19日公开说明新版海员证相关事宜。(中共海事局)

由于此前中国大陆尚未有台湾船员申办海员证的签发前例,加上在“惠台26条措施”等友台政策推波助澜之下,厦门海事局表示格外重视台湾船员申请的案例,不过,目前有多少台湾船员申请大陆海员证外界仍不得而知。

厦门海事局强调,日后将以本次签发台湾船员海员证为契机,全面落实大陆惠台各项相关政策与措施,提升台湾船员的福祉和权益。

中国大陆“海员证”由中国大陆海事局或其授权的海事机关颁发,有了海员证,可以使航行国际航线的中国大陆籍船舶上的中国海员,或者由中国大陆内部有关部门派往外国籍船舶上工作的陆籍海员得到通行的便利。

与之类似的是,台湾有“船员证”,其分为商船船员与渔业船员。而会需要海员证的主要又是商船船员,因其大多牵涉到国际性航运。台湾航港局也规定,在台湾,担任商船船员需取得国际航线的商船船员工作资格,且须依据《航海人员训练、发证及航行当值标准国际公约》(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on Standards of Training, Certification and Watchkeeping for Seafarers, STCW)完成各项专业训练。

因商船多牵涉国际航线,在台湾的商船船员需取得国际航线的商船船员工作资格,但台湾商船船员证件是否能获得认可得仰赖台湾与其他国家或地区签订海运协议。图为中远海运集装箱船经过旧金山的金门大桥。(AP)

虽然台湾在商船船员上会按照国际规定来实行,但因为航运是国际性的事业,加上很多航运公司拥有的是外籍船,要能成为外籍船的合法船员也需要该国认可的海员证。比如在英国籍的船上工作,船员海员证的申请,包括海员健康体检证书等就必须符合英籍船舶的规定。

惟台湾并非“国际海事组织”(International Maritime Organization, IMO)成员,持台湾船员证件的船员要在国际航线畅行无阻,需透过台湾政府与会员国个别签订协议,或以授权方式取得认可,方才可于各国籍船舶任职。

目前已认可台湾船员相关证明的国家仅有马绍尔、巴拿马、利比里亚与图瓦卢等。是故,在国际船运通关上,台湾的商船船员证有效性充满考验。反观中国大陆的海员证,则有许多国家承认;同时中国大陆也与多国签订海运协议,如英籍船舶便承认大陆海员的健康体健证书,因此大陆海员证实用性高。在这样的景况下,台湾船员可能会倾向双向领证。

因此,外籍船舶的台湾船员在海员证的实用性问题困扰多时,亦给大陆提供惠台措施的一个途径。事实上,大陆海事局于2018年9月便公布《台湾同胞参加大陆船员培训、考试和申请船员证书管理办法》,持有台胞证或居住证便能向海事局申请培训与考试领证。当时也引发台湾内部讨论自身海运教育与海运政策的危机。

这次厦门首度核发台湾船员海员证,或可看是“惠台26条措施”中关于领事权和旅行证件的延伸,又提供台湾船员一个“双重保险”的管道,帮助他们在工作上更加便利。对中共而言,其推出近两年的惠台政策影响力也逐渐产生作用。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若申领人数增加,惠台政策的影响扩大,也会引发台湾官方注意,并有可能会采取行动管制。届时在权益上受到影响的仍只会是台湾的船员,而这对船员来说,也是不得不注意的风险。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