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两岸官方与民间合力“千里送药”的启示

撰写:
撰写:

围绕在滞留湖北的台湾血友病男童急需救命药物一事,两岸官方与当地台商合作展开一场“千里送药”的抢救行动。然而,受限于各自立场,行动成功后,两岸双方也展开话语权的争夺战。

经过多方努力,血友病药物于北京时间2月10日凌晨送至湖北荆门的病童母亲手中。(Facebook@姚人多)

据悉,家住高雄的15岁男孩小宇,今(2020)年春节随着母亲赴湖北荆门省亲,原本预计于北京时间2月11日搭机返台,却因新冠肺炎(NCP)疫情被迫滞留当地。患有血友病的他每周需打一次凝血针剂,此次行前只准备三支,且针剂尚未进入大陆市场,当地无法取得。小宇与母亲两人原欲搭乘2月3日第一批滞留武汉台人包机返台。

不过,第一批包机抵台后,先是发现回台的247人中,有1人是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更牵扯出名单争议。有媒体引述消息人士披露,称名单有数十名陆配搭机,是“非台籍人士”,没有依照老弱病优先的原则。尤其患有血友病的小宇没有搭上飞机,更被舆论批评拟定名单过程有问题,甚至质疑包机的必要性。

这让原本就缺乏互信的两岸官方再次打起“口水战”,也让陆方原本预计2月5日起飞的第二批包机,至今遥遥无期。

台行政院长苏贞昌借此提出四点要求,包括弱势优先、检疫优先、名单提前确认、拒绝中间人处理。其中强调要政府对政府磋商、需由台方飞机与检疫人员赴陆接返,在两岸官方互动冰封的当下,不但事件的政治味难以消散,民众最基本的人道需求也被忽略。

另一方面,有媒体去访问小宇的母亲,才发现两人之所以没有搭上第一批包机,是因为从荆门前往武汉要开立“身体检测证明”、“小区证明”,以及沿路所需的交通“通行证”,两人因未取得相关证明,所以才赶不上飞机。

同时,家属原以为第二班包机将于2月5日起飞,就不急着求助药物递送,不料第二班包机落空,又迟迟无法确定时间,才有这次千里送药的故事发生。

救命药物最终在2月10日凌晨送抵小宇在荆门的住处,但两岸也开始抢夺这次行动的诠释权。台湾海基会秘书长姚人多在个人脸书(Facebook)发文指,海基会得到荆门台协会长能协助递送药物的允诺后,“启动了这个千里送药的计划”,并派员至小宇高雄家中取药,随后交由华信航空送至河南郑州。

然而,湖北省台办的说法却有所不同,称“荆门市台办与荆门台协会长简俊男联系,让他委托台湾的朋友设法拿到针剂并送到台湾桃园机场,请其转交于2月9日飞河南郑州的班机。”湖北省台办并称协调当地疫情防控指挥中心,让台商能够在交通封锁的情况下,接力送药到荆门。

双方各自强调自身在送药过程中的重要性,但共同点是正面评价台协与台商、不点出彼此官方的贡献。两相对照,可以看出目前两岸关系的紧张,以及台商身为中间人的重要性。但如果没有两岸官方的实质合作与台商的奔走,救命药物也到不了患者手中。

第一批滞留武汉台人包机于当地时间2月3日抵台,然因有人确诊与名单等问题,两岸双方迟迟无法确认后续包机时间。图为第一批包机抵台后直接进入维修厂棚进行检疫。(中央社)

平心而论,第一次包机变成一场政治批斗剧,努力促成的官方和台商都很受伤,但要让台人顺利返家、紧急事件得到应有处置,以目前两岸敏感性,三方要素缺一不可。

固然两岸都怕对方在政治上“吃自己的豆腐”,但疫情当前,双方其实都不必急着去否定对方。从此次成功接力千里送药来看,双方若少一些政治揣测,多一些急人所急的人道精神,将能真正有利两岸民众福祉,也才能降低现今两岸社会不断累积的敌意与戾气。查看最新疫情点击【武汉肺炎实时动态】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