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际宗教自由联盟排除台湾 美台关系见微知著

撰写:
撰写:

正当台湾确定以“台北”(Taipei)名义推派两位专家在线参与世界卫生组织(WHO)针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俗称“武汉肺炎”)召开的论坛时,台湾却反而被民主自由的伙伴美国,排除在“国际宗教自由联盟”之外。

对此,美媒《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的专栏作家罗金(Josh Rogin)于2月11日发表评论指出,台湾在过去2年努力参与美国国务院促进国际宗教自由的行动,但当蓬佩奥(Mike Pompeo)于2月5日宣布27国成立国际宗教自由联盟时,台湾却被排除在名单之外。

台湾副总统当选人赖清德日前访美期间,美国务院官员试图为赖争取参加国务卿蓬佩奥主持的国际宗教自由联盟晚餐会,但遭到蓬佩奥办公室拒绝。图为赖清德于2月6日出席美国国家早餐祈祷会。(中央社)

罗金也提到,其实台湾副总统当选人赖清德日前访美期间,美国务院官员试图为赖争取参加国务卿蓬佩奥主持的国际宗教自由联盟晚餐会,但蓬佩奥办公室拒绝向赖清德提出邀请。

罗金进一步质疑,当北京企图孤立台湾之际,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声称支持台湾扩大参与WHO等国际组织,但若连美国国务院自己发起的联盟都将台湾拒于门外,又要如何说服其他国家纳入台湾?

文章并指出,国务院至今未说明为何台湾未纳入国际宗教自由联盟,以及为何赖清德未获邀参加晚餐会;但罗金表示,北京对数个国家施压,确保名单未纳入台湾,也有其他消息人士表示,国务院提出台湾可以“观察员身分"参加,然而最终并未公开宣布台湾具观察员身分。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于2月5日宣布27国成立国际宗教自由联盟,但联盟名单没有台湾。(Reuters)

国际宗教自由联盟是由美国国务院发起,并邀集26个国家共同参与,其表面目的在于反对对宗教自由的打压,实际上则是对大陆新疆与西藏等具相对复杂的宗教议题与地区形势进行介入。

而美国在推动国际宗教自由联盟的过程中,台湾一直是最积极的参与者之一。从政府到民间皆举办活动来支持这一宗教自由的想法。

2018年7月,蓬佩奥主持首次“推动宗教自由部长级会议”,台湾官方派员参与;2019年3月,台湾为了纪念《与台湾关系法》40年,台湾外交部更与美国合办“印太区域保卫宗教自由公民社会对话”会议,美国国际宗教自由无任所大使布朗贝克(Sam Brownback)也赴台与会,台湾外交部次长徐斯俭更在该会中表明,台湾将捐助100万美元给美国的“国际宗教自由基金”。

2019年5月,台湾民间组织台湾长老教会与其他人权团体发起“国际宗教自由论坛”,蔡英文与美国在台协会(AIT)处长郦英杰(William Brent Christensen)皆出席了会议。从上述动作可知,台湾官方对于参与国际宗教自由联盟很是积极。

2019年3月,台湾外交部与美国合办“印太区域保卫宗教自由公民社会对话”会议,美国在台协会(AIT)处长郦英杰(左二)、美国国际宗教自由无任所大使布朗贝克(左三)、蔡英文(左四)、时任台湾立法院院长苏嘉全(左五)与台湾外交部次长徐斯俭(左六)与会。(台湾民主基金会)

也于是,近日当蓬佩奥一手敦促美国各州州长,要他们抗拒中国大陆对台湾的打压,并说明台湾是美国忠实的伙伴与好友;但另一方面却在美国国务院带头的联盟中把台湾排除。这种两面手法,除了《华盛顿邮报》作家罗金认为美国应该跟台湾道歉之外,台湾目前仍未有太多回应。

由此来看,这件消息可能让相信美台是忠实伙伴的台湾吃了一记闷棍。美国如果确实支持挺台,对台湾加入不了其他国际组织可说是北京打压,但这次连美国自己带头组织都排除台湾?个中纠葛着实令人玩味。

这是否意味美国事实上仍会注意两岸之间的敏感氛围,关注北京的态度,在某些可操作的事项上选择“排除”台湾? 然而,美国对台的两手策略,除了无法取信于其他国家之外,对台湾而言,当台湾选择无保留地站队美国时,可能得再思考一下美国这种“口惠实不至”的手法,是否真的对台湾有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