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人应该唤醒的两段历史记忆:北洋与李登辉时期

撰写:
撰写:

吴敦义请辞后,国民党主席补选充满平淡与“不意外”,就连谁赢谁输,也不是台湾社会的关注焦点,唯二取得参选资格的江启臣跟郝龙斌,在当地时间2月12日举办的政见发表会申论竞选主轴,却都没让人看到太多亮点,反而在史观论述的连续性上,不约而同割断了两组影响国民党发展最为关键的历史。

先来看看江启臣跟郝龙斌是如何诉说参选理念的。江启臣提到,“回顾百余年前,本党创党建国的初心,是建立起一个‘自由、民主,均富而能保障弱势人权’的共和国”、“经过百余年,孙中山当年构思的许多作法,或许需要调整更新;但其背后的价值关怀—不管是自由民主、开放社会、经济民生、人权保障,直到今天都是台湾共识”。郝龙斌则提到,“国民党是革命党起家,不是只靠动动嘴巴,就推翻了腐败的满清政府”、“国民党靠着智慧及黄埔精神完成北伐,全国统一”、“国民党对日抗战,领导全国各党派,八年抗战胜利,光复台湾”、“国民党转进台湾后,挹注所有人力、物力、财力建设台湾”、“国民党在台湾推行民主政治,让各党有参政机会”。

郝龙斌跟江启臣谈到的国民党过往,都没有触及影响最深刻的两段时期。(杨腾凯/多维新闻)

该党两位候选人都提到国民党早年的功勋,也着重谈论了自由民主理念并非民进党专享,而是由国民党所推广。但是,他们对国民党历史的撷取,其实是将片段的认知放大成全部,似乎“北伐统一”、“抗战胜利”、“建设台湾”或者蒋经国推展的“民主”,就是国民党史的所有。殊不知,作为一个政党,相较于做过什么的“硬实力”,更有关键影响力的其实是理念、思想、政策等“软实力”。国民党被唾弃的,不是它曾有的功勋,而是它的理念思想政策都语焉不详。

而形塑国民党“软实力”最关键的两段历史过程,却在这次主席补选中,得不到任何候选人关爱的眼神。翻开该党历史,型塑理念思想政策最重要的两段时期,其实根本不在打仗或经济建设期,而是“北伐前”与“李登辉主席时期”,前者塑造国民党创始者对革命的社会需求以及党目标的判断;后者塑造国民党对身份认同跟两岸统一立场的巨幅转变。

首先是“北伐前”。国民党自清末以来都聚焦在判断中国社会的性质(半封建半殖民)以及革命需要,从中找出该党自身引领社会发展的“革命”方向,该党重要人物之一的孙中山据此著述的《三民主义》、《建国方略》与《建国大纲》,成为国民党此后政治行动最重要的思想泉源。但是如今,国民党人早已不对现在的台湾社会性质进行诊断,也无从提出政治行动的原则,该党《政策纲领》耗费极大篇幅在“打高空”,形同一只空文。社会性质判断与政策思想空泛,是该党策思想与社会性质判断的极大短板。

其次则是“李登辉主席时期”。1988年1月13日蒋经国逝世,李登辉代理主席后真除,直到2000年3月才卸任主席职务。在他领导的12年内,国民党内的身分认同与两岸关系立场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该党也面临过数次政争以及分裂,最后虽然国民党仍是大党、大部分党员都未出走,但几乎所有国民党台面上人物,都无法自李登辉的改造中跳脱。

例如1998年台北市长选举,选前李登辉在造势场合公开询问马英九,“你是什么人”,随后牵着马英九的手、以闽南语说道,“不分本省外省,都是新台湾人”,即使马英九胜选,对李登辉而言,也不是原本的国民党胜选,2011年马英九执政时期,甚至表示“血统上,我是中华民族炎黄子孙”;“身分上,我认同台湾,为台湾打拚,我是台湾人”;“国籍上,我是中华民国国民。而我也是中华民国总统”,三种身分定位十份错乱。

1916年袁世凯死后,北洋军阀接连上台统治,国民党持续针对当时社会情况提出更细致的论断与政策立场,最终于十二年后取得政权,图为袁世凯葬礼。(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上面这两段历史,对国民党的“软实力”影响之深,远远盖过目前台面上国民党人所称许颂扬的其他时期。目前咸认极为缺乏软实力的国民党,反而应该好好面对这两段历史,并记取教训运用于当代,例如从第一段历史学习如何判断当前社会形势以及提出该党目标、从第二段历史学习如何锚定认同与两岸立场,如果把这两段历史贬作“黑暗时期”而不愿正视,那这次选举就只会是镜中花、水中月,对于重建国民党的软实力,难有太大的帮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